林央敏《典論台語文學》:跨越千禧年後的台語文學,應屬小說的成就最顯著

林央敏《典論台語文學》:跨越千禧年後的台語文學,應屬小說的成就最顯著
Photo Credit: Mikołaj @Unsplash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共收錄林央敏重要評論共16篇,並分三輯。輯一「文學小史」是關於台語文學發展的簡介,陳述台語文學四百年簡史及2000年後至今的台語文學發展概況,另為構寫台語文學史提出方法論。

文:林央敏

跨越千禧年後的台語文學

二戰後的台灣文壇,於上個世紀的六○年代後期,有人開始在他們的中文創作中運用台語詞彙,進入七○年代後,這種「台語入詩」、「方言入小說」的現象更大量出現在所謂「鄉土文學」的作品中,甚至有人嘗試以全台語的方式寫作「方言詩」,但真正有意識的認為應以台語寫作台灣文學或台灣文學也應有台語文學的言論要到八○年代才出現,漸漸地台語寫作的主張形成一股力量,大約在1987年正式發展成台語文學運動,開始引起文壇及文化單位的關注,而於1989到1991年間兩度發生台語文學論戰,論戰之後,台灣文學界對台語文學的態度由排斥轉為接受,主流媒體也不再那麼反對母語寫作。

於是台語文學開始蓬勃發展,倡導台語文學的先驅作家最遲也在九○年代後期完成台語文學理論的建構,支持者、寫作者及發表園地相較於八○年代可說擴增了數倍,作品的類型及題材也多元起來,在文壇也就自然而然的出現所謂「台語界」或「台語文界」的群體。

上述是戰後台語文學運動在2000年之前的發展概要,作品總成績可參看筆者主編的三冊台語文學的精選集。這時期的發展已有專書詳論,這裡不再贅言。本文旨在針對2000年之後的發展與成果做一重點式的介紹。

筆者以為1990年前後的論戰是台語文學運動的第一道分水嶺,是此一「文學革命」或「台灣文藝復興」過程中最重要的關卡,因為支持台語文學的聲音要是落敗,台語文學不只不會成為台灣文學的一支,也不會啟發後來的客語、原住民語的寫作。而就台語界本身,更不會有後來的台語書寫符號的爭論和出現台語教學重回校園且被稱為一種當代「顯學」的結果。

如果說台語文學的發展有第二道分水嶺的話,2000至2009年的教育部開始介入台語文書寫符號的紛爭以迄有了底定可以算是。論戰後,學術界和社會大眾中許多愛好台語的人士進入台語文界,這些人當中有很大部分並非基於對台語文學的愛好,而是想推廣台語文,甚至只興趣於文字或注音等書寫符號的推行,造成台語文學運動漸漸質變為「台語文紛爭」,最慢在1994年起,台語文界開始陷入如何表記台語的符號之爭。

往後數年,不少人紛紛提出主張或發明記音系統,而在文字方面,大略可歸為四種書寫方式,即:1. 全按傳統寫漢字、2. 棄漢字全以羅馬拼音當字、3. 漢字為主夾用少量羅馬拼音為輔、4. 羅馬拼音為主夾用少量漢字為輔,當中又有哪個字為正、哪個音應以哪個字母為代表的爭執。這些紛爭越來越烈,不僅直接弱化台語文界,也間接傷害台語文學的發展。期間雖有人和團體認為「台語人」應以爭取提高台語地位、推行母語教育、創造優美的台語文學為重,曾不忍台語文界陷入符號紛爭而出來呼籲整合,可惜都無濟於事。

這種混亂與內鬥的現象於2000年開始從民間「傳染」到教育部,於是「官內官外」都有台語文的春秋戰國,紛爭持續到2006年教育部公告推薦「台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簡稱「台羅」)及2009年公布「台灣閩南語推薦用字700字表」的漢字後才漸趨平息。往後官方陸續推出完整的台語線上詞典及台語電腦輸入法,才使原本就會講台語的人要學習和書寫台語文變得較容易也較有意願。

所幸在這段書寫符號百家爭鳴的十年間,多數在八○年代、九○年代就已投入台語文學創作的人,他們並未把對台語文的關心侷限於文字符號,或等待問題解決才重新提筆,即使在爭議最激烈的時候,仍一本初衷的寫詩、寫散文、寫小說、寫劇本、寫評論,以充實台語文學。特別是2010年有了較為一致性的文字標準之後,學校的「鄉土語言」教學得以更落實,也使台語寫作變得更興旺,加上2001年起,陸續有民間團體及多個縣市、教育部、文學館等官方單位開始設立台語文學獎來鼓勵寫作,因而促進更多人投入台語文學的創作。比之2000年之前的20年,不只創作者成長數倍,質與量也進步許多,作者的觸角、寫作題材、內容也比1990 年代更廣泛。

台語文界在九○年代下半葉曾經出現許多篇幅小的刊物,供台語人發表文學創作和非文學的文章,它們大多是民間社團所編輯發行的,通常印刷簡陋,壽命也不長,大多在2000 年之後就相繼解散或停刊。但這只是台語刊物少了,實際上,可發表台語文學的園地面積反而增加,因為過去排斥或殊少接納台語作品的中文報刊、雜誌也多少願意刊登台語作品了。

何況還有三種新創立的台語文學雜誌:台語教材出版商辦的《海翁台語文學》(2001年2月創刊~)、文學作家集資發行的《台文戰線》(2005年12月創刊~)和台南市政府全額出資的《台江台語文學季刊》(2012年3月創刊~),合計它們的篇幅比千禧年之前所有台語刊物的總合還多,而且編輯水準及內容都遠比過去豐富厚實。其他如媒體界、戲劇界、音樂界……選用台語作品加以「變形演出」的頻率也越來越多。

而在作品的出版方面,已有不少公私單位如文化部、縣市政府文化局、國家藝術文化基金會、火金姑台語文學基金及《台文戰線》都有補助台語寫作或出版作品集的作為,現在台語文學集的出版量之多,相較2000年之前已不可同日而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