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設立「十戶長」:原以為是一夜回到文革前,沒想到倒退到了秦朝

四川設立「十戶長」:原以為是一夜回到文革前,沒想到倒退到了秦朝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份「十戶長」徵集令引起人們關注。時評作家長平認為,今天的政治並非退回到秦朝,而是秦政治的更新版本。

文:長平(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總策展人,現居德國)

近日,來自四川省自貢市的一份「十戶長」徵集令引起人們關注。該徵集令稱,為推行「十戶長」做法,創新聯繫群眾、服務群眾、發動群眾的工作載體,在提升城市精細治理精準服務水準,促進城市社區從生人社會向熟人社會演進,面向全體居民公開徵集「十戶長」。

人們驚訝的與其說這種發動群眾的治理模式,不如說是對來自秦朝的這個制度稱謂的直接使用。與此同時,它又毫不違和地習近平2013年的講話內容:「社區建設要與鄰為善、以鄰為伴。」

有網友說,「原以為是倒退到文革,沒想到倒退到了秦朝」。習近平的「前後30年不能互相否定」似乎要演進為「上下2000年不能互相否定」了——儘管事實上一直都是如此。

「文革」就是「秦政法」

以「伍」(五戶)、「什」(十戶)為單位進行戶籍登記,可以追溯到春秋時期的齊國。但是,戰國時期秦國實行的「編戶齊民」制度,是一項重要的制度更新。學者秦暉認為,這是中國由血緣族群時代轉向大一統帝國的歷史轉折中的標誌性事件。

在此之前,儒家宗族制度要求「人各親其親,長其長」,其基礎是性善論。在此之後,是長達2000年的「儒表法裡」社會。基於性惡論的法家要求通過編制戶口,廢除原有的貴族、長老、族長等地方領袖,所有人都是國王均等的臣民,這就是「齊民」的意思。

「十戶」制度在宋朝發展成「保甲制」,在元朝演變為「千戶」制度,是法家治國的重要措施。它淡化甚至解散家庭關係,要求臣民「不得族居」,由「十戶」、「百戶」、「千戶」這樣的領導和組織進行基層管治;鼓勵「告親」,夫妻、父子互相揭發。這樣做的好處是皇帝可以暢通無阻地徵收稅賦和徭役,而且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比如修築長城。

中共建政以後,在意識形態上批判兩千年的「封建制度」。這個制度到底是什麼呢?毛澤東用一句詩總結道:「百代都行秦政法」。按照邏輯,就應該深揭猛批「秦政法」。然而,毛澤東卻公開仰慕、竭力讚美秦始皇。

在1959年4月上海會議上,毛澤東提出:要學習和借鑑秦始皇善於集中力量於主攻方向,同時要學會走群眾路線。1964年6月,毛澤東在接見外賓時說:「秦始皇比孔子偉大得多」,「中國過去的封建君主還沒有第二個超過他的。可是被人罵了幾千年,罵他就是兩條:殺了460個知識分子,燒了一些書。」他稱頌秦始皇最有名的是1973年寫給郭沫若的一首詩,其中再一次為焚書坑儒辯護說:「勸君少罵秦始皇,焚坑事業要商量。」

毛澤東不只是評論歷史,而且全力續寫法家權術。包括「文革」在內的中共統治,都是「秦政法」的2.0版。

毛澤東早就知道自己的管治和殘忍都超過了秦始皇。在1958年5月召開的中共八大二次會議上,毛澤東說,「秦始皇算什麼?他只坑了460個儒,我們坑了4萬6000個儒」;「我們超過了秦始皇100倍,罵我們是秦始皇,是獨裁者,我們一貫承認,他們說的不夠,往往要我們加以補充(大笑)」。

人人都是皇帝的奴才

今天的「十戶長」制度,結合了數位監控技術,是秦政法中「編戶齊民」的3.0版。前述徵集令稱,「十戶長」主要是由社區居民負責聯繫服務十戶鄰居,是連接社區黨組織、樓棟長和居民的橋樑和紐帶。它要求「十戶長」完成返鄉人員摸排、動員掃碼報備、居家隔離監測等疫情防控監視工作,並要求建立「十戶」群聊。它要求「十戶長」負責各級黨組織的指令向下傳達工作,並要求將各類情況向上反饋。

四川省自貢市並非這個更新版「十戶長」的首創者,此前在相鄰的內江市、浙江溫州市以及雲南省昆明市,官媒都對此進行了宣傳報導。《溫州日報》去(2021)年8月份的一篇報導稱,起源於2020年初的疫情防控的「十戶長」制度,通過一路「下沉」和不斷升級,在共建共治中構建起合縱連橫、通達上下、和諧左右的基層治理新模式。

有網友指出,這種制度在新疆地區早就施行了,名為「十戶聯防」。

在歷代「編戶」的基礎上,中共進一步分為農村戶口和城鎮戶口,如今又加上「健康碼」、「雪亮工程」、「職業培訓中心」和「方艙醫院」。

不少人把「文革」時期批鬥幹部、毆打教授視為民主自由、官民和階層平等,這是對「齊民」之術的誤解——它並非是以權利為基礎的公民平等,而是人人都同樣是皇帝的奴才。明白這個道理之後,我們就能理解為什麼要進行沒有必要的封城,讓每個人都像囚犯一樣關在家裡或者「方艙醫院」;以及為什麼孫力軍、傅政華等昔日鷹犬會「把牢底坐穿」。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