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北鋼琴家」金哲雄:為追逐自由的音樂,放棄北韓的家庭與戀人

「脫北鋼琴家」金哲雄:為追逐自由的音樂,放棄北韓的家庭與戀人
Photo Credit: 截圖自Arirang TV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假如你是個北韓人,就算厲害到國家提供留學的機會,回國後彈的曲子也只能是「國家」允許的。假設生活在這樣的北韓,卻有一顆真正熱愛音樂的自由之心又該怎麼辦呢?或許能借鑒脫北者鋼琴家金哲雄的人生故事。

文:音音有代誌|CYL

你知道嗎,假如你是個北韓人,就算厲害到國家提供留學的機會,回國後彈的曲子也只能是「國家」允許的。生活周圍的人們就像行走的「監視器」,任何人都無法相信,要是有人偷偷告訴政府,你就等著倒大楣了。

但是,假設生活在這樣的北韓,卻有一顆真正熱愛音樂的自由之心又該怎麼辦呢?也許,只能冒著生命危險,越過困難重重的「脫北之路」了。

生長在PR99的菁英家庭,但開過眼界就再也回不去了?

1974年,金哲雄(김철웅)出生於可說是在北韓首抽就SSR等級的平壤菁英家庭,爸爸是黨的幹部,而媽媽是大學教授。從小學習彈鋼琴,被視為音樂小天才,得到了政府的賞識而進入平壤金元均音樂大學(김원균명칭 음악종합대학)就讀音樂系。

成績優異的金哲雄在畢業後就獲准到俄羅斯的莫斯科音樂院繼續深造,而在那個與北韓比起來相對自由的國度,到處都能聽到像是搖滾、流行音樂與爵士樂等等象徵自由奔放、叛逆自主的音樂。

某天,當金哲雄踏入一個平凡的咖啡廳,意外聽到了這些在北韓根本沒機會聽到的音樂後,他就深深愛上這些除了「國家允許」之外的選擇。

在家彈求婚曲竟然惹禍上身...I AM WATCHING YOU

學成歸來的兩年後,也就是2001年,金哲雄在家中練習向女友求婚的曲子──理察.克萊德曼(Richard Clayderman)《秋日私語》(A Comme Amour)。

在自由的國度,這是一首優美又帶點傷感的曲子,但在金哲雄所處的北韓呢,這是一首不被允許的禁歌,路過家中的人聽到這首曲子,馬上往國家保衛部打小報告,此舉使得金哲雄被調查了好幾個小時。

「你是在哪聽到這首曲子?」

「是彈給誰聽?」

「我在俄羅斯留學時聽到的,多愁善感的旋律實在是太優美了,因此才記下來。回國時想彈給我那八歲時學琴而相識的青梅竹馬女友聽。」

最後,金哲雄被勒令繳交出一份長達10多頁的檢討書作為懲罰,而這樣的處分,其實十分「輕微」,都還得多虧了他爸媽屬於重要人物,多少算是有權有勢,也給了他不少庇護。

再見我的愛!為追逐自由的音樂,再見了北韓的一切

金哲雄回想起在俄國留學,每當聽到別人批評關於家鄉北韓極度不自由的閒言閒語時,他都覺得自己應該更加愛國,至於其他國家的人對北韓怎麼說,他根本不在乎。

然而,經過了一次無心冒犯國家的經驗後,金哲雄深深感受到——在北韓當鋼琴家,連音樂都必須受到掌控,是多麼的荒唐;正因如此,他逐漸萌發了「脫北」的心意。

不過,脫北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勢必會拖累家人,尤其他的老爸老媽都是國家的菁英人員,肯定會受到相當嚴重的責罰,但金哲雄卻深信,爸媽絕對會支持他,因此,在向家人道別後,他只留下一張寫著「不要等我了」的紙條給女友,甚至沒有跟原先想要求婚的摯愛當面道別。

脫北後的生活沒有想像中的容易?用音樂來打破南北韓的藩籬

金哲雄從此邁上困難的脫北之路:他先是被賣到了中國的小村莊做苦工,在那個體力至上的地方,根本沒有人會在乎他曾經是個鋼琴家。後來,有位同是脫北者的夥伴告訴他,教堂有台鋼琴可以彈,最後,金哲雄因此得到了南韓傳教士的幫助,終於得以輾轉來到南韓。

到達南韓後,金哲雄創建了一個名為「阿里郎青年樂隊」的樂團,其中的學生有南韓青年也有北韓青年;而之所以會用「阿里郎」來命名,是因為阿里郎是唯一一首「38度線」兩端都熟悉的民謠。

在樂團剛成立的階段,或許曾出現過一些尷尬與沉默的氛圍,但是當演奏起音樂時,大家都只是愛音樂的人罷了。金哲雄希望人們能通過音樂來了解彼此的文化,並讓南北兩端能和平相處,而不是剩下槍林彈雨,以武護國。

當然,金哲雄最最希望的是,或許便是有朝一日能回到北韓看看家鄉,並在北韓的土地上演奏美好的音樂。想更了解他的生命故事,不妨來看看這段影片喔。

參考資料

  1. 維基百科「金哲雄
  2. BBC “Interrogated for playing the wrong tune

本文經《音音有代誌》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