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女子圖鑑》說出北漂的疏離感?從數據來看,「林怡珊」們的痛苦來源未必是台北

《台北女子圖鑑》說出北漂的疏離感?從數據來看,「林怡珊」們的痛苦來源未必是台北
Photo Credit: 台北女子圖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人們的主觀感受上,不論是把台北描繪成疏離生冷的水泥叢林,還是描繪成自在翱翔的寬廣天空,或許都有些言過其實,或者是拿少數人的經驗以偏概全。在現實上,是否住在台北帶來的差異,其實並不明顯。

最近,影集《台北女子圖鑑》在網路上引發熱烈討論,喜歡的人直呼這部戲說出了「北漂」人們的心境,描繪出種種疏離的感受,直陳台北這座都市叢林的恐怖。但是,不喜歡這部戲的人們,也有許多批評這部戲對人物的刻劃,流於訴諸刻板印象,他們說:台北人並不是人人都如此生冷難親,而北漂的人們更是經常相當有韌性,終究會找到生命的出路。

而更進一步來看,「台北人」是不是「另一種生物」,「北漂」又是怎樣的心情,在台灣的流行文化中,本來就是經常受到討論的主題:陳芬蘭的老歌〈孤女的願望〉可以說是老一代「北漂」的心情,羅大佑〈鹿港小鎮〉中對比了「霓虹燈」的台北和「媽祖廟裡燒香」的故鄉人們,而網路上流傳已久的「天龍人」標籤,更暗示了台北人在習性上有諸多不同。

但真的如此嗎?我們可以實際上用數據檢驗,「原生大台北人」和「外地出生,搬到大台北」(所謂的「北漂族群」),與台灣其他人相比,在「人際交往」的各種面向上,到底是否有差異。我們可以回答:台北人真的比較孤僻嗎?北漂的人真的比較寂寞嗎?

在這裡,由於北北基地區在就學和就業上,同屬一個大的通勤圈(如果我們要探索「北漂人口」,從嘉義北上的人,是在新北永和還是台北西門租房,似乎不該分成兩群人),所以大台北地區與外地的區別,是以北北基來界定。

在這篇文章中,我就將利用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社會變遷基本調查」在2020年的問卷資料(細節詳後),進行統計分析。由於《台北女子圖鑑》和許多其他流行文化作品所關心的,都是來打拚的年輕一代,因此,我將探索50歲以下青壯年世代(排除上個世代多半已經成功安家立業,甚至已經當祖父母的人口),檢驗在這三群人之間,到底有沒有明顯的差異。從數據中我們發現:

  • 住在大台北地區的青壯一代,不論原生或北漂,確實比較少跟鄰居和親戚來往,但跟朋友交往方面,卻沒有差異。
  • 住在大台北地區的青壯一代,不論原生或北漂,在關於人際關係的主觀感受上,也不會感覺比較孤單。
  • 最後,可能也有些人認為,在台北這樣的都會,跟人相處起來比較「自由自在」,但實際上,關於與人交往是否自在,住在大台北地區的青壯一代,在感受上也跟其他人沒有差異。

換言之,至少在人們的主觀感受上,不論是把台北描繪成疏離生冷的水泥叢林,還是描繪成自在翱翔的寬廣天空,或許都有些言過其實,或者是拿少數人的經驗以偏概全。在現實上,是否住在台北帶來的差異,其實並不明顯。

實際上的人際交往:少跟鄰居、親戚來往,但是有好朋友!

關於這三群人實際上與其他人來往的情形,可以從下張圖表中看出來:

台北女子圖鑑v2

如同一般常識告訴我們的,現居北北基的人們,有熟識鄰居的比率確實比較低,低了約15%,在統計上也有達到顯著(用白話文來說,就是統計證據足以讓我們說「真的有差異」)。這很可能是因為北北基地區的居住型態,導致人們比較不容易跟「厝邊頭尾」熟識,而不是出生在大台北的人真的特別冷漠,畢竟「北漂」人口搬到北北基之後,與鄰居熟識的比率,與原生台北人並無差異。

而與親戚的聚會頻率,也呈現同樣的趨勢:住在台北的人,與親戚聚會一個月超過一次的比率,也比其他台灣人低了一成。這似乎同樣也不是個性與習慣的問題,因為原生大台北和北漂人口在這方面同樣沒有差異。從數據資料中我們無法直接推論出原因,我的猜測是,這一成的差異,或許反映了台灣人遷移的歷史:現居大台北的人,比較有可能離其他親戚比較遠(自己或上一代從大台北以外的地方搬來),所以「行踏」會比較困難;不住在北北基的人,則更可能與其他親戚住得更近,因此頻繁聚會的比率略高出一成。

但與鄰居和親戚來往較少,代表住在台北的人們,比較缺乏身邊其他人的支持嗎?這可未必,如果我們看兩個與朋友有關的問題,就會發現這三群人之間沒有明顯的差異:在台灣,有約一半的人,一個月與朋友聚會的頻率高過一次,也有約八成的人,在這一年內曾經聽朋友「訴苦」,而在這兩個方面,都不存在地區的差異:原生台北人和北漂人口,都與其他人比率相彷。就「和朋友來往」來說,台北人既沒有比較冷漠,也沒有比較熱絡,就跟其他區域的人並無差別。

對人際關係的感受:大台北的人沒有比較孤單

那麼,在主觀的感受上呢?大台北是一個讓人孤單、讓人覺得空虛寂寞的地方嗎?數據顯示,答案也是否定的:

台北女子圖鑑v2_2

當被問到「生活周遭的人」會不會關心自己時,全台灣通算回答傾向同意的人高達八成,而且在「原生大台北」、「北漂」和「其他」這三群人之間沒有差異;反過來,被問到是否覺得和自己「很親近的人不多」時,有約三分之一的人這麼說,而三群人這麼說的比率也沒有差異(在統計上沒有顯著,也就是證據不足以讓我們說有差別)。

綜合前面關於人際交往客觀情形的討論,我們可以說:住在大台北地區的人,雖然比較少跟鄰居和親戚來往,但跟朋友來往的情形並沒有差異;或許就是因為「在台北的人至少仍然有朋友」(甚至可能有其他問卷沒問到的支持來源),所以,人們還是覺得被關心,覺得孤單的比率並沒有這麼高。

那麼,在大台北地區有「比較難交到朋友」嗎?我們並沒有直接的數據,無法直接觀察人們交朋友的難易度,但是我們可以從人們的主觀評估下手,看看人們會不會同意「把常來往的人當作朋友」。統計結果也顯示,同意的比率並沒有明顯的區域差異——不管是原生台北人,或是北漂族群,都有和台灣其他人一樣「把常來往的人當朋友」的機會。

台北的天空更自由嗎:倒也未必

所以,刻板印象中台北比較「生冷」的形象,未必真的成立。那麼我們也可以反過來問,有些人認為台北有一個優點,是在都市中比較偏向「一人一家代」、大家各過各的,於是讓人們感到更自由自在,這個說法成立嗎?

台北女子圖鑑_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