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巴氏《娛樂我地》:ViuTV——神聖電視台?

月巴氏《娛樂我地》:ViuTV——神聖電視台?
Photo Credit: Wpcpey, CC BY-SA 4.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論神聖抑或乞人憎,其實都來自觀眾,是由觀眾的感受主宰決定。

2016年4月6日發生了甚麼事?ViuTV正式啟播。這個電視台,後來(在始料不及下)被人格化,這個「人」,再變成神。

①我有Follow魯庭暉IG。2022年4月6日那天,他IG這樣寫道:「6歲幼稚園畢業小學繼續努力」。

②我不知道他是否第一個有開IG的香港影視(或娛樂)公司高層,而他本身又明明不是幕前人,至少你不會突然見到他跟你「SUPER」,也不會見到由他主持名人訪談,但奇在,有看這個台的人,大都知道他的存在,講得出他名字,或暱稱。

③但這一篇要說的不是他。

④首先要感謝ViuTV——我不是貴台員工,而只是發現到:過去寫過的文以及在專頁出過的Po,但凡涉及你們的節目,反應都比較好;如果是讚,反應就更好;如果是具體地讚MIRROR或個別成員?Well,必定極之好,例不虛發,同時正在,個Po 不需要寫太多解釋太多,直情連字都慳返,就能獲取比所付出字數不成比例的正面Comment Like Share,連隨會多了人Follow,但心知肚明,他們Follow我,不因為我本人,而是因為(感謝、體恤)我在讚MIRROR任何一人。

問心,對於一個擁有社交媒體的平凡人來說,這樣就能賺到Engagement,實在太過不費吹灰之力,卻漸漸令我受之有愧,一台得道,雞犬升天。

⑤神聖。ViuTV對於支持者來說有份神聖味,以致他們的節目和藝人,都沾上一份神聖——睇電視,我們經常以為是睇節目,其實由始至終都是睇人,節目是由人去做,一個藝人乞人憎,節目諗得拍得再好,都只是一個乞人憎的節目。

⑥而不論神聖抑或乞人憎,其實都來自觀眾,是由觀眾的感受主宰決定;當然,「觀眾」只是一個概括的名詞,卻絕不是一個簡單的概念,這個群體,包含了太多不同成分,老人中年人青年人低下階層品味高人男人女人LGBT等等,一視台,每一日,就是去面對這一大班人。

⑦我是個普通低下階層,好早就放棄睇電視,但ViuTV有些節目,有看,甚至追看,像《打天下》《男排女將》《大叔的愛》——有看那些劇集,是因為有我想看的人,而這些人被安排去演的,又似乎不是過去睇慣睇熟的那一套,尤其《男排女將》,勵志故事香港不是未拍過,重點是在勵誰人的志,原來,是一個失意中年人和一班被忽視的年輕人,而言猶在耳,曾有人講過要放棄年輕人。到了表面純屬搞笑的《ERROR自肥企画》,更以一種作者論方式,連結年輕人和社會,又喊又笑,喊箇中的執著堅持,笑當中的年少癲狂。

⑧有人總是說,娛樂無關社會也不涉時代,其實,絕對關事:任何時代都存在一種氣氛,無色無相,濃罩社會,主導身處其中的人衍生甚麼的情緒,而情緒需要疏導、宣洩,需要找一個對應的出口,某程度上,ViuTV部分節目便(在有意或無意下)成為這個共同情緒的出口。這個出口,不是送百萬當係碎銀就能製造,更何況,根本就沒有送過百萬給你,連碎銀都冇。

⑨足六歲大的ViuTV,絕對是神童,「神」既指能力,還包括那祲神聖味。問題是,一旦神聖,就不容許被人批評冒犯,而只能參拜供奉。

⑩一個大台,可以被拉下來;一個細台,也有機會變大台(遺憾是我由細睇到大的亞視永遠只被看待為隔籬台)。能成為大台,大概總帶著某群人厚愛,事情本身沒有對錯,就只看,怎樣演繹那個「大」字。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娛樂我地》,蜂鳥出版

Screenshot_2022-09-28_at_6_17_33_PM
圖片來源:蜂鳥出版社

內容簡介:

我地,仲有佢哋。

娛樂界的大家,還在娛樂大家。
如果香港是一件作品,
這件作品有這群人在唱著,寫著,演著,說著,撐著。

螢光幕成為窗口,
投射你我的各種感情與情感。
在新時代的香港,
仍有一群人在娛樂我地,娛樂大家。
無論是愛還是責任,
這群人在用自己的參與來撐著,用作品說話著,用盡力娛樂著。

作者簡介:

月巴氏
人一個。

相關書摘: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