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巴氏《娛樂我地》:岑珈其——還是愛看這個屯門原居民

月巴氏《娛樂我地》:岑珈其——還是愛看這個屯門原居民
圖片來源:劇集《940920》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岑珈其由始至終都不只是一個搞笑藝人,這只是他其中一個身分、一項演出,他還是那一個善用不靚仔的臉去演繹塵世間各種角色的演員

2022年初,當屯門被宣判存在隱形傳播鏈,就像地圖炮,所有(進出)屯門(的)人都需要強制檢測。我突然想起在屯門成長的岑珈其。

①2020年3月,第一次寫岑珈其。

②兩年過後有甚麼分別?似乎沒有,我們還是生活在疫情之下,但其實,病毒已經變種了好幾次,連名都被世衛改了好幾次;不變是,口罩依然要長戴,但兩年前只能戴一個——畢竟太難買,我們不得不過著數算口罩的日子(於是有人教授把用過的口罩蒸蒸就可以循環再用),兩年後的今日,通街都是口罩舖,所以可以一次過戴兩個,好豪。

③而岑珈其依然是岑珈其,還是那一張(不靚仔的)臉,但已由二十尾,變成三十頭,結了婚,做埋老竇。

④跟兩年前所寫的一樣,我依然鍾意和享受看他做戲。

⑤只是已經沒有足夠時間看畢他所有演出。過去兩年來,他成功化身「地圖炮」(注意,這裡用這個Term絕對不含任何負面意思,只想表達岑珈其所影響的範圍是多麼廣闊),無論戲院電視抑或YouTube,都能夠見到他——除了繼續拍戲和拍劇,還參與「試當真」,還有做《膠戰》——他的演出,不只存在於電影和劇集所創造的世界,他的身分,不只是一個又一個由別人創作的角色,有時候,還需要動用他本人(長氣)的特質,投入一個遊戲節目,務求娛樂大家。事實是,對比電影和劇集,《膠戰》的確幫他成功入屋,過去未必有看他的戲和劇的人,會開始記得他,記得他(長氣)的特質,記得他「爺爺」這個朵,因為這群人記住了岑珈其那一份搞笑,慢慢喜歡了那一個「原來可以好搞笑的岑珈其」——可能有關,也或者無關,他剛剛接拍的那個外賣廣告,也在時刻突顯他的搞笑,Focus在他誇張的臉容。

⑥無論點,事實證明,岑珈其開始紅——不靚仔的岑珈其,真的開始紅。

⑦他不是MIRROR,他不可能成為偶像,沒有Fans千萬應援,沒有人會買廣告牌祝他生日快樂,(暫時)沒有Gucci讓他穿上品牌新一季服裝;他擁有的,就只是一張天生不靚仔的臉,因為不靚仔,自然不用拘泥自己演出時靚不靚仔,這樣反而幫助他演盡塵世間所有卑微、離奇、低下、兇險、平凡的人,也因為他努力(搲撈),他才能爭取到一個半個可能只容許出一兩場的角色,但這麼一個半個微小角色,卻因為他,被給予了一份壓倒性的存在感。成齣戲再不好看,岑珈其存在的那一Part,依然可以很好看。我好記得岑珈其做過哪一齣戲的哪一場,不因為好記性,是因為他有能力令人記住,而且是記住他在角色上的投入和專注。

⑧直到他玩《膠戰》,暫時由演員變成藝人,一個不會擠眉弄眼唧人笑的搞笑藝人,而又剛好搭正了一個香港人最笑不出但又最想笑的歷史時刻,他(和拍檔們)令不少人真的笑了,他的努力終於被更多人記住了。

⑨但岑珈其由始至終都不只是一個搞笑藝人,這只是他其中一個身分、一項演出,他還是那一個善用不靚仔的臉去演繹塵世間各種角色的演員,像他主演的《緣路山旮旯》,表面看,只是一個做IT溝不到女的宅男,但角色所包含的,其實更多,而電影本身,也不純粹是一個不靚仔宅男的連串愛情幻想,同時,是一次留給這片土地的情話。

⑩而我繼續期待岑珈其的未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娛樂我地》,蜂鳥出版

Screenshot_2022-09-28_at_6_17_33_PM
圖片來源:蜂鳥出版社

內容簡介:

我地,仲有佢哋。

娛樂界的大家,還在娛樂大家。
如果香港是一件作品,
這件作品有這群人在唱著,寫著,演著,說著,撐著。

螢光幕成為窗口,
投射你我的各種感情與情感。
在新時代的香港,
仍有一群人在娛樂我地,娛樂大家。
無論是愛還是責任,
這群人在用自己的參與來撐著,用作品說話著,用盡力娛樂著。

作者簡介:

月巴氏
人一個。

相關書摘: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