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政治「兩極化」?台灣的狀況有嚴重到不准兒女跟對方陣營結婚嗎?

什麼是政治「兩極化」?台灣的狀況有嚴重到不准兒女跟對方陣營結婚嗎?
Photo Credit: 菜市場政治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民眾覺得藍綠兩極化、進而嚴重到影響非政治領域的行為如尋找伴侶、小孩的婚嫁,有一部份的原因可能是來自於想像對方陣營太過極端——但對對方陣營,實際上大多自認沒有那麼極端?

文:王宏恩(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

這幾年,無論是在美國或是台灣政治,許多人都會說政黨之間、政治之間「越來越兩極化」,因此許多民眾選擇不加入任何政黨(例如這篇菜市場文)。

但是什麼是兩極化?

政治極化(political polarization) 是美國政治近三十年來的重要題目。

政治兩極化有兩種,第一種是政治意識形態的兩極化(ideological polarization),一邊越來越自由派、另一邊越來越保守派。學者先是使用美國國會的投票資料,發現美國兩大黨支持的法案越來越壁壘分明,兩大黨交集越來越少。接著發現選民們似乎也有這樣的現象,兩大黨支持者的意識形態彼此交集越來越少,雙方支持者隨著政黨領袖的主張各自站隊。

當然,例如我們之前的菜市場文介紹,這種雙方交集越來越少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兩大黨各自越走越極端、另一種則是溫和派支持者脫離兩大黨。

相較於第一種兩極化是因為意識形態、是因為對社會理想的想像不同,因此各自有政策立場,第二種兩極化則是情緒政治的兩極化(affective polarization)。

這是指在情感上單純喜歡政治上的自己人、討厭政治上的敵人,對方做什麼都錯、自己做什麼都對,無論政策實際上是什麼。一個重要的指標,就是情緒政治兩極化通常會延伸到非政治的部分,例如在選擇伴侶(私領域)時會盡量不要選擇對方陣營的人、或者不讓自己的小孩嫁給對方陣營的人,或者動輒叫對方滾出自己的地盤等。

通常在測量兩極化的時候,研究者會請人們自己定位在意識型態光譜上的位置,然後看每個人之間的距離是否愈來愈遠。然而,上面提到的意識型態兩極化,在測量的時候還會產生第三種現象:每個人實際上的意識形態程度、跟另一邊陣營的人心裡感受到(perceived)的意識形態程度,可能有落差。

舉例來說,也許兩陣營的人都覺得自己很溫和、都是對方很極端,也因此討厭極端的對方。這讓我們在測量兩極化有多嚴重時,不只要測量每個人自己覺得自己的立場,也同時要測量每個人想像其他人的立場。因為這種「想像的」兩極化程度,搞不好比「實際上」的兩極化程度,更能解釋每個人被兩極化影響後的行為呢!

藍綠支持者覺得對方的統獨意識,和實際情況有什麼差異?

今天我們要介紹這篇於2022年3月最新刊登的文章,由政治大學政治系講座教授黃紀與台灣政經傳播研究中心專任助理郭子靖發表於《Asian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期刊,就是專門在探討台灣民眾的政治兩極化、感受到的兩極化、與情緒政治兩極化之間的關係。

在這篇文章中,兩位作者使用了2019年台灣政經傳播中心的民調資料,在該年五月一共問了3825位台灣選民對政治的看法,同時詢問這些受訪者:

  1. 給一個0到10的座標,0代表支持獨立、10代表支持統一,要受訪者回答自己在哪裡
  2. 在同一個座標上,請受訪者回答他敵對的政黨的支持者的位子在哪裡
  3. 問受訪者假如他們的子女嫁給敵對政黨的支持者,自己是否會難過

因為是要研究兩極化,所以作者僅分析國民黨與民進黨的支持者。

在第一題,兩大黨支持者覺得自己的統獨態度為何呢?原文提供的圖片說明了一切:在下面這張長條圖中,X軸是兩大黨支持者自己覺得的統獨態度,Y軸是人數、綠色是民進黨支持者、而藍色是國民黨支持者。國民黨支持者大多覺得自己是不統不獨的5分,而少數則選擇偏向統一的6~10分。而綠營則是也有許多5分、許多選擇獨立這邊的端點0分、也有不少選擇偏向獨立1~4分。

chart
取自研究報告

在兩大黨支持者回報完自己的立場後,兩位作者接著請他們回答覺得對方政黨支持者的立場,結果如下圖。在下面這張圖裡面,綠色是「國民黨支持者認為民進黨支持者的統獨程度」、而藍色是「民進黨支持者認為國民黨支持者的統獨程度」。從這張圖可以看出來,民進黨支持者大多覺得國民黨支持者全是最極端支持統一的10分、而國民黨支持者大多認為民進黨支持者全是最支持獨立的0分。

chart
取自研究報告

從上面兩張圖來看,就可以看出一開始我們理論提到的「實際上的兩極化」跟「心裡感覺的兩極化」的不同。

情緒政治兩極化,會影響兒女嫁給對方陣營的意願嗎?

兩大黨支持者大多覺得自己的態度溫和、但同時覺得對方政黨非常極端,最後導致心理感覺的兩極化程度大於實際上(大家各自定位位置的差距)的兩極化程度。哪些人心裡感覺的兩極化程度比較大呢?作者的資料分析顯示,有強烈的國族認同或政黨認同者,心裡感覺的兩極化程度較大。換言之,這樣的心理感覺造就的差異,就是來自於情緒政治的敵我之分。

這樣實際上跟心裡感覺上的差距,是否影響台灣民眾的政治行為呢?有的!

兩位作者接著用這兩個變數,來研究是否這兩種差距會導致台灣民眾的情緒政治兩極化,進而會對兒女嫁給對方陣營而感到難過。透過回歸模型(Regression model)控制其他變數之後,兩位作者發現,當台灣民眾心裡感覺的兩極化程度越大時(自己的統獨立場與自己想像敵對陣營的統獨立場差距越大),越會對兒女嫁給對方陣營而感到難過。

但在同時,當民眾實際的兩極化程度(自己的統獨立場與「敵對陣營受訪者自己回報的統獨立場的平均值」的差距)越大時,對於兒女嫁給敵對陣營的態度則沒有任何影響。

換言之,從這篇文章的研究發現來看,台灣民眾覺得藍綠兩極化、進而嚴重到影響非政治領域的行為如尋找伴侶、小孩的婚嫁,有一部份的原因可能是來自於想像對方陣營太過極端——而對方陣營實際上大多自認沒有那麼極端。這樣感受的差距,加上實際上的差距,共同造就了台灣政治的兩極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