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至少戰到解放整個頓內次克州,《CNN》:若輸掉這場戰爭,他們準備讓每個人都失去一切

莫斯科:至少戰到解放整個頓內次克州,《CNN》:若輸掉這場戰爭,他們準備讓每個人都失去一切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普亭本人可能會擔心,他對權力的控制逐漸減弱,無法掌握一個足夠穩固的指揮系統,能確實服從發射核武器的命令。在眼前的日子裡,人們很容易將莫斯科擴大主權訴求和耀武揚威視為一個帝國在做垂死的掙扎。而對普亭來說,這是個非贏即輸的時刻,他看不到自己會輸的未來。

克宮:至少戰到拿下整個烏東頓內次克州

(中央社)克里姆林宮28日表示,在烏克蘭的「特別軍事行動」必須繼續下去,至少要進行到占領整個烏東頓內次克州(Donetsk)。

《路透社》報導,克里姆林宮發言人培斯科夫(Dmitry Peskov)在與記者的電話會議中強調,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Donetsk People's Republic)實際上只有掌控聲稱領土的一部分。獲俄羅斯支持而自行成立的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自從2014年以來就與烏軍持續戰鬥至今。

他指出:「因此有必要,最低限度,要解放整個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

俄羅斯聲稱,在烏克蘭的軍事行動是保護烏東頓巴斯地區(Donbas)說俄語人士免遭烏克蘭「種族滅絕」的必要之舉。基輔和西方國家都批評,此一說法不過是莫斯科進行帝國主義式土地掠奪的遮羞布。頓內次克州約占頓巴斯地區一半。

儘管俄羅斯已經掌控組成頓巴斯地區另一部分的盧漢斯克州(Luhansk)幾乎全部領土,它目前只拿下大約6成頓內次克州。

莫斯科支持的頓內次克、盧甘斯克(Lugansk)當局,以及俄羅斯占領的烏克蘭南部兩個州尋求加入俄羅斯聯邦,已於27日完成公投。相關行動遭基輔和西方政府斥為騙局。

與此同時,俄羅斯政府資訊入口網站28日公告,不會對被軍方動員的俄羅斯人發給護照。越來越多人擔心政府祭出旅行限制,數以萬計的人已逃出國境。

法新社報導,上述政府網站指出:「如果公民被徵召入伍或接到徵召令,他將遭到拒絕核發護照。」相關內容並表示,會通知沒有護照的民眾相關管制將持續多久。

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港譯「普京」)升高對烏克蘭的軍事行動,自從他頒布動員令以來,已有數以萬計俄羅斯人跨越邊境進入鄰國躲避徵召。

他們許多人擔心役齡男性將遭到禁止離境,也有報導指出,有些人已經遭到拒絕出境。只有少數擁有護照的俄羅斯人能夠離境。

俄羅斯還有一套「內部護照」系統,一些曾是蘇聯加盟共和國的俄羅斯鄰國接受這種相當於某種形式身份證的文件。

上述網站公告沒有提到對這種文件有何限制。

俄羅斯人可以持內部護照前往亞美尼亞、白羅斯、哈薩克和吉爾吉斯。普亭宣布動員令後,許多民眾已經前往這些國家。

shutterstock_212973165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莫斯科發出核威脅,俄烏戰爭瀕危險臨界點

(中央社)儘管俄羅斯繼續在烏克蘭遭遇挫敗,但這場戰爭最危險的時刻可能正在逼近。克里姆林宮料將在本週內宣布,烏東4個占領地區舉行的「假」公投已讓它們成為俄國領土。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國際安全事務主編華爾希(Nick Paton Walsh)撰文分析稱,按國際法,這項公投根本非法,烏克蘭、美國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其他國家都不會接受。但上述情況依然會發生,莫斯科很可能藉此放大這一騙局背後的核心威脅,即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上週末公開提出的警告:莫斯科保留「全面保護」已正式納入其領土地區的權利。

莫斯科的威脅明顯就是核威脅。俄羅斯總統普亭上週便警告,如有需要,俄羅斯將「動用所有可動用的武器」,回應他所謂的北約核威脅。

這導致華盛頓所傳遞的訊息發生令人恐懼的變化。

連月來,西方官員對任何核武衝突的說法都不以為意,甚至考慮都不考慮。如今美國總統拜登及內閣要員被迫公開發出威懾和有所準備的訊息,以安撫盟國以及地球上幾乎所有其他人。

華爾希指出,美國政府如今認為必須公開警告俄羅斯,動用核武器是個餿主意。活在這樣一個時代真令人不安,冷戰時期維持平靜的保證互相毀滅原則,似乎已經失效。

他說:「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想塑造瘋子形象的俄羅斯,若輸掉這場戰爭,他們準備讓每個人都失去一切。」

與長期觀察俄羅斯徵兵的人所預料的一樣,普亭下令局部動員充滿災難:「錯誤」的人被徵召入伍,富人逃跑,窮人數量超過其他所有人。

莫斯科過去6個月內若不能充分裝備其正規軍,這數以萬計未經訓練且可能心不甘情不願的新兵如何在前線獲得補給和裝備?這一關鍵問題至今仍沒有答案。

危機不必等到新動員的人被裝在棺木裡送回來才出現,動員的混亂情況連克里姆林宮的宣傳大將們也看不下去。官媒《今日俄羅斯》(RT)總編輯西蒙尼揚(Margarita Simonyan)在推特發文,為那些被錯誤派往前線的父親、兒子或丈夫抱不平。

過度熱心的地方官員或許該為徵兵錯誤負責,但這一切背後,是戰爭及駭人聽聞的執行手法讓俄羅斯淪落到這步田地。莫斯科的菁英們承認動員出現災難,有點像在批評領袖本人,這很罕見。

所有這一切都讓普亭變得比他剛輸掉戰爭時要弱很多。更糟的是,他正面臨可能是前所未有的內部異議。普亭的地位取決於實力,而他現在幾乎完全缺乏這種實力。強行動員老人和不情願的年輕人,不太可能改變戰場上的頹勢。

華爾希警告,不要指望普亭的核心圈子會改變。他們都沾滿這場戰爭的血腥,而且在普亭掌權的22年裡,他沒有明顯的繼任者;也不要指望任何最終取代他的人會為了和平及經濟復甦而改弦易轍。任何繼任者都可能採取更魯莽的做法來證明自己的能力。

他說:「因此我們只剩下一個輸不起的普亭,在常規武力所剩不多的情況下,他可能求助於其他工具來扭轉這一災難性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