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中建交50周年,日本有意逐步拆解對台灣的「七二體制」安排

日中建交50周年,日本有意逐步拆解對台灣的「七二體制」安排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日中建交50周年時刻,出現關係日台互動的「七二體制」可能會被逐步拆解,或起碼是調整。中國對日本從夥伴關係,變成威脅高於合作的存在,以及台灣在日本國家計算的比重增加等,代表了1972年當時的國際環境在現在已經出現了很本質的變化。

文:賴怡忠

今年是日中建交50周年(也是日本不承認中華民國的50周年)。面對這個重大日子,我們看到先前在日本的文化慶祝活動,日本方面的最高出席者為前首相福田康夫,中國駐日使館也有相應活動,但也就是這樣而已。根據媒體報導,日相岸田文雄已經公開表示,不會出席預計在9月29日舉行的「日中邦交正常化50週年紀念儀式」。這個日中關係現在的狀態可想而知。

現在更可能的發展是,日本大概不會有太多人注意日中建交50周年的慶典,但可能更會關注其慶典前兩天(9月27日)所舉辦的前首相安倍的國葬儀式。一個親台前首相不幸遇刺身故的葬儀,大大超越了日中建交半世紀的重要紀念活動,是否預示了當年沿著日中建交所鋪設的國際安排,有可能會走入歷史了呢?

安倍晉三國葬  台灣代表團上台獻花致意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國葬,總統蔡英文指派台日關係協會會長蘇嘉全(左)、前立法院長王金平(右)、駐日代表謝長廷(中)代表台灣出席,3人上台獻花。(駐日代表處提供)中央社記者楊明珠東京傳真 111年9月27日

在冷戰時代達峰,但在後冷戰卻起伏跌宕的日中關係

日本與中國的建交過程,就是個冷戰期間戰略典範出現轉移的時代產物。1971年7月美國總統尼克森宣布計畫於1972訪問中國,就是個讓日本心生戰慄的「尼克森外交衝擊」(Nixon Shock)。認為美國將出現戰略劇變,要放棄與中對抗政策,東京擔心日本在對中政策會因此被孤立,開始急忙改變與中國關係,反而在1972年搶先美國一步與中國建交。

之後的發展,先是在1978年簽署新版《日中和約》,取代了1951年的《日華和約》,處理了日中的二戰問題,日中關係並在1980年代達到高峰。當時中國與美、日同樣是對抗蘇聯的同盟,中國領導者鄧小平還主張改革開放,中國也在當時的胡耀邦、趙紫陽主政時代經歷一段到今天來說都是最開明與開放的時期。

日本當時給中國的海外開發援助(ODA)源源不絕,中國也將日本視為最重要的夥伴國家,日中關係不論從政府或是從民間來說,都十分融洽。「日中友好」是琅琅上口的關鍵字。日本藝人喜多郎當時製作的「絲綢之路」系列,就代表了當時日本官方與民間對中國態度。

但這個水乳交融的日中關係在冷戰結束後開出現變化。與西方國家驚訝於天安門大屠殺,並對中國的價值與政治發展開始存疑的態度不同,日本當時對中觀感並未因天安門事件而有重大影響。但是冷戰結束後一連串事件,開始讓日本懷疑中國是否願意接納日本。

日本經歷第一次波灣戰爭時被西方國家指責的痛苦,開始改變自己對國際安全議題的消極回應態度。但往往發現此舉會被中國指控為軍國主義復辟。也在此時,日中關係開始出現歷史議題、慰安婦問題、釣魚台主權議題等在80年代鮮少出現的爭議。前兩者與二戰時期有關,後者則是牽涉日本的主權爭端。

日本發現二戰結束50年,甚至連二戰後的冷戰也結束了,竟然日中關係還會被50年前(當時)的議題所支配,好像日本二戰後朝向和平國家之努力全不算數。

日本在後冷戰時代想要走出被西方國家指責為搭便車的惡劣印象,卻被中國指控為軍國主義可能復辟。東京也發現中國會拿50年前的二戰議題對日本說教,但對日本二戰後邁向和平國家的所有努力置若罔聞。之後在1996還發生台海危機、核武試爆、以及即將回歸中國之香港人士欲強登釣魚台等問題。這一切發展讓原本融洽的日中關係在後冷戰結束伊始的1990年代,出現變化。

之後進入21世紀,於已經出現變化的日中關係上,伴隨著中國(和平)崛起,其經濟也在2010年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經濟體。日本不再是亞洲的領頭羊,必須面臨中國來勢洶洶的競爭。

在中國GDP超越日本的兩年後,安倍強勢回歸為日本首相。面對中國,日相安倍採取與當時美國總統歐巴馬綏靖政策截然不同的作為,以競爭定位與中國的關係。這個定位至今依舊被延續,並在2018年獲得美國的背書後而變得更清晰。安倍當時是帶著美國,使其以競爭定位美中關係。

我們在此可以看到冷戰結束後的1990年代,是日中關係出現轉折的關鍵時刻。但這個轉折的出現不是源自於日中互動,而是日中兩國當時面對許多國內外情勢作出反應後,所衍生對彼此回應的結果。這些回應對彼此的互動產生了負面循環。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非針對彼此關係與作為所出現的互動,會這麼快將日中關係從水乳交融轉向的互不認同,顯示這個分歧不僅牽涉到日中內部的政治價值,也與彼此對東亞安保體系的分歧認知有關。

AP07010901833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中國認定美日同盟是限制中國的戰略安排

冷戰時代中美日三方是抗蘇同盟,特別是在1980年代。美日同盟一邊堵住蘇聯部署在鄂霍次克海的軍隊,二方面也與中國緊密合作。但在冷戰結束蘇聯解體後,中國就不再將美日同盟視為盟友了。

對中國來說,美日同盟只是對抗蘇聯的冷戰產物,一旦蘇聯解體,美日同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因此當1995年美國宣稱會持續在東亞部署10萬駐軍,以及持續維繫美日同盟後,中國認為這個同盟的目的就是圍堵中國,對其充滿了敵意。當時美國還引用季辛吉「美日同盟是約束日本再軍事化的瓶塞」(cork in the bottle)想說服中國接受美日同盟的持續存在,但北京根本不為所動。

中國不願接受美日同盟,更對日本施壓,希望日本「獨立自主」揚棄美日同盟。這對日本帶來難以處理的難題。因為對日本來說,美日同盟不僅捍衛日本安全,更成為日本在二戰後處理外交與國安政策的基礎。日本不僅不能拋棄美日同盟,面對後冷戰時代充滿不確定的新局勢,美日同盟更是確保日本在國際交往、發展國際合作的起始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