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費城五傑」到台獨聯盟,悼念台獨意識啟蒙的先驅們

從「費城五傑」到台獨聯盟,悼念台獨意識啟蒙的先驅們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那個台灣島內白色恐怖仍橫行的年代,台獨運動在島內難有立足之地,主張台獨就要有去坐牢準備的年代,台獨運動發展的主力是在海外。僅以此短文悼念這一群台獨意識啟蒙的先驅們。

文:陳昱齊(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博士生)

最近在台獨聯盟的臉書專頁看到吳秀惠(1930─2022.9.22)女士過世的消息,又想起也是前不久才剛過世的台獨運動前輩莊秋雄(1939─2022.8.7)、楊東傑(1923─2022.6.19)。2021年則有侯榮邦(1935─2021.12.14)及陳以德(1930─2021.11.20)離世,再往前則是周烒明醫師(1930─2018.9.7)辭世。

這些台獨運動前輩的相繼辭世,讓筆者頗有感觸。因為他們都是筆者當年撰寫碩士論文,探討海外台獨運動發展史的重要人物,也是早期在海外催生台獨意識啟蒙的重要先驅。僅以此文,悼念這一群在艱困年代於海外開展台獨運動的前輩們。

戰後海外台獨運動的風起雲湧

戰後台灣的台獨運動,囿於台灣白色恐怖、威權統治之因,主要是海外展開。其中又以美國、日本兩地為主,這與當時推動台獨運動的主力留學生,多留學兩國有關。楊東傑與陳以德兩人,正是1950年代中期首先在美國開展台獨運動的先驅。

1956年1月,兩人與盧主義、林榮勳及林錫湖共五人於費城創辦Formosans’ Free Formosa(台灣人的自由台灣),這是在美國所成立第一個以推動台灣獨立為宗旨的組織,創始的5人因而被稱為「費城五傑」。組織名稱的靈感來自於「自由中國」一詞(中華民國政府對外的自稱),其中「自由台灣」代表「民主」,為了凸顯「獨立」之主張,故加上「台灣人的」,又因為三個英文字開頭都是F,又簡稱3F。

3F成立的主旨在反抗兩岸的獨裁政府,建立獨立的民主台灣共和國。3F成立後,固然成員數量不多,但已透過投書《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創辦刊物等方式,進行台灣意識的啟蒙與台獨理念的宣傳。當時出版的會訊,由盧主義擔任編輯、楊東傑負責打字,陳以德則是當中的健筆。後續3F也展開與日本台獨運動團體的交流,為日後美、日台獨人士合作的先聲。

從3F到台獨聯盟

3F日後改組為「台灣獨立聯盟」(Formosans for Independence,U.F.I.)、「全美台灣獨立聯盟」(United Formosans in America for Independence,U.F.A.I.)。1970年初,與日本台灣青年獨立聯盟、歐洲台灣獨立聯盟及加拿大台灣人權委員會等台獨組織,整合成世界性的台灣獨立聯盟,也就是今日的「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當年費城五傑,僅剩林錫湖和盧主義還在世。林榮勳於1979年就已辭世。

在1950、60年代的美國大學校園內,來自台灣的留學生,很自然地都加入名為「中國」的同學會。一方面因為當時少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留學生,另一方面也凸顯當時中華民國自認代表全中國的政治意識型態。

而1963年就讀威斯康辛大學的周烒明,成為那個年代少數在校園組織「台灣同學會」的先驅。由於「中國同學會」的出面抗議,校方還為此舉行一場辯論會,最後,學生議會決議承認台灣與中國在文化、歷史背景確有不同,接受台灣同學會的申請。

周烒明也參與由利騰俊、黃啟明、田弘茂等人發起「台灣問題研究會」,討論諸如國際政治中的台灣、台灣的經濟問題等與台灣前途發展有關的議題。

1965年5月,威斯康辛大學舉辦國際日國旗大遊行,為了凸顯台灣與中國之不同,台灣同學會將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讓中國同學會使用,而由周烒明的妻子,即吳秀惠女士親自縫製了一面「台灣國旗」。這面旗幟以海藍色為背景,代表台灣四面環海,中間則為白色的台灣島,橫跨台灣島的是金黃色的FORMOSA字樣。可以說是「一中一台」的具體實踐。

而莊秋雄則是1960年代就讀有「台獨西點」之稱的堪薩斯州立大學。在那個多數台灣留學生仍自認為中國人,加入「中國同學會」的年代,莊秋雄就選擇加入該校的「台灣同學會」,後來也擔任會長,在校園內積極倡議台獨意識,組織台灣問題的讀書會。

1966年更集資在校刊上刊登紀念二二八大屠殺的廣告,引來親國民黨政府學生的回擊。一場場關於二二八事件、國民黨統治台灣功過的辯論在校園內熱烈開展。莊秋雄也寫下「台灣青年的意識初探」、「我看台灣獨立運動」兩篇文章,記下自己台獨意識覺醒的過程。後來轉往普渡大學攻讀博士,也在該校成立「台灣同學會」,擔任會長,以具體行動不斷為台獨意識的宣傳與散佈貢獻心力。

串連日美台獨運動團體的侯榮邦

而留學日本的侯榮邦,則扮演美國、日本兩地之間台獨運動團體交流的橋樑,引介美國台獨運動人士加入日本台獨組織,也將《台灣青年》刊物寄送至美國,將台獨理念向美國的台灣留學生社群散佈。後來侯榮邦歷任台獨聯盟日本本部中央委員兼組織部長、總務部長等職,為台獨運動的主力戰將。

這些早期在美、日兩國推動台獨運動的前輩,都因為政治主張無法見容於當時的國民黨政府,無一例外地均是黑名單榜上有名者。要一直到1990年代威權統治鬆動、黑名單政策解禁之後,才能再次回到闊別數十年的家鄉台灣。

在那個台灣島內白色恐怖仍橫行的年代,台獨運動在島內難有立足之地,主張台獨就要有去坐牢準備的年代,台獨運動發展的主力是在海外。到了1980年代,台灣威權統治遭到嚴厲挑戰,在台灣,主張台獨不再是不可說的禁忌,台獨運動發展的主力便轉移回到台灣。而早期這一群在海外推動台獨意識啟蒙的先驅所奠下的基礎,是台獨運動日後回到本土之後能持續擴大的關鍵。僅以此短文悼念這一群台獨意識啟蒙的先驅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