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邦交正常化50週年:專訪「鬼子專業戶」,以及在日中國人眼中的中日關係

中日邦交正常化50週年:專訪「鬼子專業戶」,以及在日中國人眼中的中日關係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三浦研一說過去二十多年都抱著「中日友好」的精神演出,不介意演壞人,唯獨兩個題材堅決不做:「南京大屠殺」和「731部隊」。「這兩件事太政治性,日本人只有壞蛋。最近有位導演打電話給我三、四次要我演『731部隊』,我都拒絶了。戰爭片的意義是要讓人反思歷史,如果只是增加仇恨,那有什麼意思?」

9月29日是中日邦交正常化50週年,兩國關係這半世紀跌宕起伏,近年跌到冰點。《BBC中文》訪問有「鬼子專業戶」之稱的在華日本演員,以及一位在日本生活的中國人,了解他們的經驗和感受。

「為什麼日本人就一定是壞蛋?」日本演員三浦研一(Kenichi Miura)多年來都很疑惑。

這位老戲骨在北京影視圈「打滾」四分之一個世紀,自2000年起參演了過百部中國電影和電視劇,包括《東風雨》、《建黨偉業》、《生死線》、《走向共和》等,大部分角色都是抗戰片中的日本反派人物,中國觀眾都叫他「鬼子專業戶」。

「鬼子」是指日本侵略者,後來成為形容日本人的蔑稱。三浦研一說中日語境不同,他起初不明白「鬼子」的意思,還以為是指恐怖片中讓人驚恐的鬼,後來才了解個中貶義。

他說早已習慣被稱為「鬼子」,但內心仍有不快。「中國人說我是『鬼子』我無所謂,那是他們有幼稚的腦子,我們也不會用侮辱人的字稱呼中國人。在拍攝現場,水平低的會說『你們鬼子軍人』,水平高的導演會說『你們日本軍人』,越老的導演越不會尊重人。」

中日國旗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三浦研一1963年在日本東京出生,並不是科班出身的演員,他1997年去北京是為了學術,在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攻讀國際關係博士,畢業後才誤打誤撞進了演藝圈。

他記得初到中國時,中日關係已經過了80年代的蜜月期,但還是非常友好,「沒有什麼抗日、仇日」,到了江澤民執政後期,中國政府開始「利用抗日的歷史去宣傳愛國主義」。

三浦研一於2000年接拍第一部「抗日片」,在《我的母親趙一曼》飾演日本特務林寬重文,戲中審訊女主角時處以電刑,他說當時心情非常矛盾,「把女生放在電椅上拷問,我看到劇本已經覺得很不安,太殘酷了,我自己扮演也受不了!」

在精神壓力下,他請教日本專業演員的意見,對方說每個地方都有好人壞人,尤其在戰爭當中,好人在壞的環境也會變成壞人。前輩的一番話,讓他決心演好反派角色。

他對《BBC中文》說:「以前抗戰片的日本軍官是中國老演員來演,他們腦子都被洗了,日本人就是壞蛋,表情、動作都很刻板印象,也不會管角色的故事。但我會挖掘角色的背景與歷史材料,以前在哪裏成長、讀什麼學校,通過我的表演,觀眾看到立體、人性化、更真實的人物,他也有矛盾,有他殘忍的理由,比如軍人違背軍令自己也會死,有時候是迫不得已殺人。」

三浦研一說過去二十多年都抱著「中日友好」的精神演出,不介意演壞人,唯獨兩個題材堅決不做:「南京大屠殺」和「731部隊」。「這兩件事太政治性,日本人只有壞蛋。最近有位導演打電話給我三、四次要我演『731部隊』,我都拒絶了。戰爭片的意義是要讓人反思歷史,如果只是增加仇恨,那有什麼意思?」

他指出,中國人對日本的印象停留在戰前,但事實上日本戰敗後成為和平國家,日本社會主流都很反戰。「在正常的國家如美國、英國,軍人都很受尊敬,但是在日本,大家覺得自衛隊裏的都是壞人,自衛隊的人也會覺得不好意思。」

中日邦交正常化五十週年之際,他形容現時是兩國關係「最糟糕」的時候,他特別厭倦不理性的民族主義。「每個國家都經常打仗,人類歷史就是那樣,用現在的角度看過去是不對的、不公平的。日本是和平國家,不好的事大家就讓它過去,人們往前看、往前走,但中國人總是記住不好的事去仇恨。」

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中日戰爭結束,1972年9月29日中日建交,兩國在八、九十年代經歷蜜月期,不論是官方還是民間都相當友好,2000年代起常因釣魚台(中國稱釣魚島,日譯尖閣諸島)領土主權及歷史問題發生衝突,2010年中國漁船與日本海上保安廳巡邏船在釣魚台海域相撞,2012年日本民主黨政府推動釣魚台「國有化」,引發中國大規模反日示威,兩國關係掉到谷底。

2012年習近平擔任國家主席,安倍晉三重返執政,安倍多次參拜靖國神社及供奉祭品引發中方強烈反彈。兩國元首2014會晤後破冰,而2017年川普就任美國總統後增加美日同盟的不確定因素,安倍一度積極改善對華關係,但拜登上台後重新鞏固與盟國的關係,加上北京不滿安倍意圖修憲,而東京批評中國對新疆、香港及台灣問題的態度,雙方在中美「新冷戰」的大格局下,關係陷入冰冷期。

近年日本國難,都有中國民眾幸災樂禍,2011年「三一一大地震」和2016年熊本地震,中國社交平台出現大量「慶祝」留言,有網民指是「日本侵華的報應」。2022年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遇刺身亡後,也有中國商家推出促銷活動。

另一邊廂,日本人對中國的觀感也越來越差。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今年6月公布的民調,在全球19個發達經濟體中,68%民眾對中國持負面看法,其中以日本的87%最高。日本智庫的調查則發現,僅6.1%日本人滿意中日關係。

中日交惡直接影響在日本的66萬中國人。現年50歲的四川人高先生在名古屋生活,與中國籍太太育有兩名小孩,他說日本的校園欺凌很嚴重,擔心子女因中國人身分而遭同學排擠,他在孩子上小學時很積極參與學校的親子活動去融入,但上中學後就很困難。他半開玩笑說:「所以我讓他們從小就練空手道,有什麼事也可以以牙還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