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誰說媽媽像月亮》:如何將落葉歸根的「父系邏輯」,翻轉為親親吾愛的「母系感性」?

【台劇】《誰說媽媽像月亮》:如何將落葉歸根的「父系邏輯」,翻轉為親親吾愛的「母系感性」?
Photo Credit: 茁劇場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當下的浮躁台灣,誰還想再聽上一遍國共內戰的老調?又誰還敢碰兩岸一家親、血濃於水、落葉歸根的故事?因而,如何體貼老兵的生命記憶與懷鄉情結、而不是立即喊打喊殺、抗中保台,如何敏感處理台灣人內部的省籍、階級與原漢衝突,都是《誰說媽媽像月亮》在重新訴說一個大時代動人故事時,所面臨的最大挑戰。

文:張小虹

俄烏戰爭開打,世界動盪,而台海也陷入前所未有的空前危機,是時候該回頭認真觀看,在台灣人身上早已存在的戰爭記憶,不論是親歷或是來自父兄、母姐、長輩、親朋、好友,那被壓抑、不被肯認、彼此糾纏、隔代遺傳的戰爭記憶,在家族世代、在親情糾纏、在開口說話、在舉手投足之間,早已被銘刻的戰爭記憶。

但陰霾瘖啞的戰爭記憶,如何能夠重新發聲、引人入勝?看《誰說媽媽像月亮》,就是要看改編的功力,如何將「落葉歸根」的「父系邏輯」翻轉為親親吾愛、異質包容的「母系感性」。

《誰說媽媽像月亮》改編自高秉涵律師的《少年山東傳奇》,其中最為人所熟知的,不僅是他十二、三歲就離鄉背井,一路從老家山東荷澤千山萬水走到南京,再隨國民黨軍隊輾轉來台(老兵變法官、變律師的傳奇),更是他為同鄉會出錢出力,護送上百位老兵「骨灰罈」回老家的善心義舉(感恩圖報,代為完成這些「老哥哥」的遺願)。

但在當下的浮躁台灣,誰還想再聽上一遍國共內戰的老調?又誰還敢碰兩岸一家親、血濃於水、落葉歸根的故事?因而如何體貼老兵的生命記憶與懷鄉情結、而不是立即喊打喊殺、抗中保台,如何敏感處理台灣人內部的省籍、階級與原漢衝突,都是《誰說媽媽像月亮》在重新訴說一個大時代動人故事時,所面臨的最大挑戰。

就讓我們來看看,在「父親」缺席、「父系邏輯」卻源遠流長的時刻,「母系感性」如何轉化一切。整個劇集圍繞在三個核心母親的故事軸線交錯開展。

富豪董娘(二娘)(姚坤君 飾)護女心切,不惜在女兒房間裝竊聽器,或嘗試收買女兒閨密為其打探,但最後也動情軟化,力勸丈夫撤告;陋巷破屋的混混母親(呂雪鳳 飾),死守殘暴的兒子,聲淚俱下地向前來協助的高秉涵律師(勾峰 飾)訴說她如何不忍兒子的病痛呻吟,即便三不五時就被兒子毆打成傷。

而整個劇集中最驚人、最厲害、最跳tone的母親,則是由紀曉君飾演倒楣上班族的原住民母親,隨性放恣、耍賴成性,愛美、愛錢、愛兒子,上網交友卻誤入詐騙集團的美男圈套,而被騙光了積蓄,最終還是和兒子和解。

戰爭不在遠方,戰爭在身體、在記憶、在家族、在世代、在口音、在姿態、在有如活火山不時噴發的省籍情結與族群仇恨之中。什麼是故鄉,什麼是家園,什麼是離散,什麼是本土,什麼是落葉歸根,什麼是落地生根,這些都是現下台灣人,必須時刻面對的他人與自我詰問。

從「植劇場」一路走到「茁劇場」,導演王小棣不僅會號召集結眾人、提攜後進、屢屢為台灣影視界開創新局,更會以最誠摯動人的方式說故事,而每個說出來的故事,都具有大時代的映照與深切關注。

《誰說媽媽像月亮》絕不是歌頌母愛偉大的故事,而是母親形象的異質多元,最終如何以愛去包容、去轉化來自「父系邏輯」的固執、顢頇與可能潛在的「宗法」暴力。

戰爭不在遠方,台灣社會卻如此漠然,或許正是時候讓像《誰說媽媽像月亮》的動人劇集,來重新喚起我們對大時代的感性回應能力——有淚、有笑、有艱難、有釋懷的回應能力。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