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偉坦承錄音檔「有些膨風」為了讓股東安心、無法直達天聽,陳椒華再爆握有其他證據

裴偉坦承錄音檔「有些膨風」為了讓股東安心、無法直達天聽,陳椒華再爆握有其他證據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李秉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提到NCC,裴偉也不滿表示,中嘉、凱擘等系統業者今年5月就將《鏡電視》上架86台的申請案送進NCC,但NCC到現在不審,根本是怠惰,箝制電視台,且無所不用其極的濫權,「外界怎麼還會認為NCC在護航《鏡電視》?實在太好笑了!」

《鏡週刊》社長裴偉日前被爆出,請託總統、行政院長施壓NCC儘速通過《鏡電視》上架,總統府和行政院都否認,《鏡電視》也否認,裴偉今(3)日現身受訪,強調錄音檔中他的言論並非股東會內容,而是散會後的閒聊,當時《鏡電視》已經卡了超過20個月,他為了讓股東們安心,所以表示自己有做了些努力,「裡面有些東西也許有些膨風」、「我沒有這麼厲害直達天聽」。

對此,曝光錄音檔的時代力量立委陳椒華今天表示,去年7月裴偉也有傳訊息給大股東表示「已把狀況向府院抱怨,要他們給NCC壓力」,並痛批裴偉一開始時說錄音可能「偽造、剪接」,到現說自己在對股東「膨風」,說法一變再變;是否在掩蓋、袒護府院黨政高層,應該對外說清楚,「別把國人當笨蛋!」

裴偉:當時為了讓股東安心有些膨風

裴偉今天接受王淺秋主持的廣播節目《千秋萬事》專訪,王淺秋關切日前流出的錄音檔真偽性。裴偉表示,那天股東會只開了24分鐘,「這錄音不是股東會上的討論,而是散會後閒聊。」

由於《鏡電視》那時候已20幾個月沒有拿到執照,股東非常不安,所以問起申請狀況,他才抱怨NCC確實有卡關。裴偉坦承自己沒有本事直達天聽,當時為了讓股東安心,所以有些東西也許有些膨風,他說自己會做很大的努力,但絕對沒有透過總統、行政院長施壓NCC。

裴偉還強調,錄音檔公布的東西不是全部內容,因為他不知道對方做了什麼樣的剪接,所以無法說。

王淺秋再次確認錄音檔的內容到底是不是股東會後的閒聊,裴偉態度不確定起來,表示是會後還是其他情形,他不能確定。不過他也在受訪時再三強調,自己沒有那麼厲害可以直達天聽,「如果那麼厲害,這個執照不會26個月沒有來,而且發了執照還有這麼多強制行為。」

王淺秋問,錄音檔提到打電話、總統交辦院長,院長再施壓陳耀祥等內容都是不存在的嗎? 裴偉回應,「對對對,如果是這樣子的話,應該是我講過頭了,因為沒有這樣的事實。」王淺秋又問,如果府院沒有施壓,裴偉告訴股東的話算不算欺騙?裴偉說,不是騙,他也做了很多努力,只是股東擔心拿不到執照,當然要讓他們安心,「所以我說我們做了很多努力,就是這樣子而已。」

外界質疑《鏡週刊》報導張善政和高虹安的抄襲風波,背後動機不單純,裴偉強調,內容是都是記者根據爆料才去查證撰寫,當高虹安出面反駁時,記者還能把查證的順序寫出來,絕非業配或為了《鏡電視》取得執照的回報。裴偉更說,無論是《鏡週刊》或《鏡電視》,都是要來對抗國家機器的,無論是李登輝時期的國安密帳、陳水扁時期的海外洗錢、馬英九時期的三中案,「我們其實都是做我們媒體該做的事。」

不過提到NCC,裴偉也不滿表示,中嘉、凱擘等系統業者今年5月就將《鏡電視》上架86台的申請案送進NCC,但NCC到現在不審,董監事人事案也不審,根本是怠惰,箝制電視台,且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濫權,「外界怎麼還會認為NCC在護航《鏡電視》?實在太好笑了!」

陳椒華四問要裴偉說清楚

陳椒華今天也在記者會上表示,他們握有錄音檔之外的證據,也就是裴偉去年7月曾經傳訊息給大股東,內容指出「我們已經將情況向府院抱怨,要他們給NCC壓力」,陳椒華反問,「難道話講過頭,訊息也寫過頭嗎?」要求裴偉對外說明清楚,到底向府院的誰抱怨,又要誰給NCC壓力。

陳椒華也表示,現在裴偉公然承認散布假訊息,欺騙股東,蘇貞昌今年7月以「打詐國家隊向詐團宣戰」登上《鏡週刊》封面,面對這種行為,應該有個態度,而不是「遇到裴偉就龜縮」。陳椒華並說,指錄音有偽造、剪接的證據至今沒有,既然裴偉承認了跟大股東說過那些話,不應該繼續裝沒事。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