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棉看見台灣的影子(四):做工的人親手砌成大廈,在自己的國家卻無以為家

在高棉看見台灣的影子(四):做工的人親手砌成大廈,在自己的國家卻無以為家
金邊柬越友誼紀念碑廣場。Photo Credit: Lucy Cha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柬埔寨主要工業及經濟支柱,成衣業、營建業的無名英雄,他們的生存面貌為何?之前,我們探討了成衣女工的處境與想望,接下來我們將目光移到建築工人。從鄉下漂向金邊的高棉兒女,成衣廠吸納了女兒,工地則是兒子的天下。

文:Lucy Chang,採訪:Vutha Srey

上一篇文章,我們梳理柬埔寨異質衝突的土地管理制度,鋪墊了「大驅離」歷史舞台。本篇,我們將進一步探究驅離的動力—債務,如何將大量鄉村人口驅趕到城市、驅離國界。

1990年以前,柬埔寨歷經赤柬大型社會實驗,以極端共產教條洗去一切資本、洗去現代性,讓柬埔寨回歸紀元零年農耕社會。然而,才剛走出這場歷史悲劇,高棉人民又捲入另一次鉅變。1990年以後,當代金融工具—微型貸款—引入柬埔寨,席捲戰後貧困農村。為了還債,鑲嵌於土地的農民,游離為漂流的勞工,推動高棉工業發展。作為柬埔寨主要工業及經濟支柱,成衣業、營建業的無名英雄,他們的生存面貌為何?之前,我們探討了成衣女工的處境與想望,接下來我們將目光移到建築工人。從鄉下漂向金邊的高棉兒女,成衣廠吸納了女兒,工地則是兒子的天下。

台灣作家林立青以監工十餘年的洗鍊加諸妙筆,紀錄《做工的人》各種生命姿態。成為做工的人,是「異化」的過程,工地猶如化外之境,底層勞動者奮力活著,穿梭在親手砌成的豪華大廈,在自己的國家卻無以為家。那麼,柬埔寨建築工人的故事,如何下筆?

Photo Credit: Lucy Chang
金邊高聳入雲的飯店式管理公寓,是柬埔寨主攻海外客群的建築形式。圖為柬埔寨知名中國企業太子集團建案之一。

微型貸款:貧窮是門好生意?

窮人的銀行家尤努斯,創辦「鄉村銀行」,以不需擔保的貸款,讓窮人發揮創業天賦,靠自力脫離貧窮,2006年獲得諾爾和平獎殊,也讓「微型貸款」成為全球扶貧典範。這種全球趨勢如何滲透到柬埔寨,又經歷什麼形變?

柬埔寨2001-2010年一系列國家發展計畫,將微型金融標舉為政府首要扶貧方針、聯合國千禧年目標的在地化。微型金融從眾多小型獨立NGO計畫,搖身一變為複雜的國家金融服務。2007年世界銀行總裁訪視柬埔寨,盛讚柬埔寨微型金融的成功「足以讓周邊國家羨慕」。2020年研究發現,柬埔寨微型金融市場拓展及飽和度指數(MIMOSA)居11國之冠。是什麼促成微型金融在柬埔寨快速崛起?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