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諾貝爾醫學獎】瑞典遺傳學家帕博為尼安德塔人做基因定序獲殊榮,曾發現丹尼索瓦人引起轟動

【2022諾貝爾醫學獎】瑞典遺傳學家帕博為尼安德塔人做基因定序獲殊榮,曾發現丹尼索瓦人引起轟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2年諾貝爾醫學獎昨(3)日揭曉,由瑞典遺傳學家帕博(Svante Pääbo)獲得殊榮。帕博的貢獻,不僅是發展一套萃取純化古人類基因技巧,帕博透過更精確的古人類基因分析,推翻尼安德塔人與現代人祖先未交配假設,證明兩個人族過去曾經交配,並非兩個獨立分支系統,還了人類演化歷史一個真相。

瑞典遺傳學家帕博為滅絕人類做基因定序,獲諾貝爾醫學獎

FeIoqoNWYAQwuuL
Photo Credit: The Nobel Prize Twitter

(中央社)2022年諾貝爾醫學獎昨(3)日揭曉,由瑞典遺傳學家帕博(Svante Pääbo)獲得殊榮,他因為在已滅絕原始人類基因組和人類演化方面的發現獲得表彰。

瑞典卡洛林斯卡研究所(Karolinska Institute)諾貝爾大會(Nobel Assembly)新聞稿指出,帕博透過他的開創性研究,完成看似不可能的創舉,為現代人類已滅絕的遠古表親尼安德塔人(Neanderthal)進行了基因組定序。

他也因為發現原始人類丹尼索瓦人(Denisova hominins)而引起轟動。重要的是,帕博也發現,在人類先祖於大約70萬年前遷出非洲之後,這些現已滅絕原始人類及智人(Homo sapiens)之間發生了基因轉移。

諾貝爾大會新聞稿提及,這些古老基因轉移至現代人類,與今日的人類生理情況有相關性,像是影響了人類免疫系統對感染的反應。

帕博的開創性研究催生了一門全新的科學學科──古基因組學(paleogenomics)。藉由揭示所有區隔現存人類及已滅絕原始人類間的基因差異,他的發現為探索當代人類的獨特性奠定基礎。

諾貝爾醫學獎得主昨天率先出爐後,物理學獎和化學獎得主分別將於4日及5日公布,文學獎得主將於6日揭曉。

萬眾矚目的和平獎將於7日揭曉,是唯一在挪威奧斯陸頒發的諾貝爾獎項,經濟學獎則將於10日壓軸公布,為2022年諾貝爾頒獎季劃下句點。

諾貝爾獎每個獎項都將給予得主1000萬瑞典克朗(約新台幣2870萬元)現金,將於12月10日發放這些款項。

這些獎金源自於瑞典發明家、諾貝爾獎創辦人諾貝爾(Alfred Nobel)留下的遺產。他在1895年去世前立下遺囑,將遺產用於創立諾貝爾獎。

FeIoqoNWYAQwuuL
圖片來源:The Nobel Prize Twitter
帕博的研究發現發現智人從非洲遷徙至世界各地,並與當時居住在歐亞大陸上的尼安德塔人及丹尼索瓦人雜交。
FeIoqoNWYAQwuuL
圖片來源:The Nobel Prize Twitter
生物死後DNA會被分解且可能受到汙染,但帕博團隊成功完成尼安德塔人基因定序。

遺傳學家帕博研究,發現古人類基因與染疫重症關聯

(中央社)今(2022)年諾貝爾醫學獎由瑞典遺傳學家帕博獲得,他開創古基因組學領域,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期間,近年研究更發現古人類尼安德塔人遺傳變異基因似乎有保護作用,擁有者染疫重症風險低。

諾貝爾委員會昨日宣布諾貝爾醫學獎得主,由瑞典遺傳學家帕博獲得殊榮,因為他不僅替現代人類已滅絕的遠古表親尼安德塔人(Neanderthal)進行基因組測序,也發現原始人類丹尼索瓦人(Denisova hominins)而引起轟動。

今年諾貝爾醫學獎頒給古遺傳基因權威,中央研究院院士、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李文雄在台灣科技媒體中心線上記者會說,這是諾貝爾奬首度頒發給演化遺傳學者,是對基礎研究學者的鼓勵,在洞穴古蹟中萃取類似化石的標本基因,是旁人無法想像的難事,不只擔心樣本崩壞,還要避免遭塵土等外來物污染。

李文雄說,印象中,帕博是個好相處、善於宣傳自我學術價值的學者,帕博的貢獻,不僅是發展一套萃取純化古人類基因技巧,帕博透過更精確的古人類基因分析,推翻尼安德塔人與現代人祖先未交配假設,證明兩個人族過去曾經交配,並非兩個獨立分支系統,還了人類演化歷史一個真相。

長久以來,一直靜靜在現代人體內的尼安德塔人基因,在這次COVID-19似乎扮演重要角色,陽明交通大學生命科學系暨基因體科學研究所兼任教授周成功說,英國一篇研究分析多名染疫住院病人,發現他們其中一組染色體有特定來自尼安德塔人基因訊息,讓他們容易染疫。

此後,帕博與另一名學者共同發表一篇研究,分析多名因感染COVID-19住院的病危患者,與對照組相比,發現感染COVID-19重症者的染色體少了來自尼安德塔人遺傳資訊。周成功表示,推測尼安德塔人基因可能對COVID-19感染者有某種保護作用,上述皆為統計相關性,生物相關性仍待長期觀察。

針對諾貝爾新聞稿上提及,這些古老基因轉移至現代人類,與今天的人類生理情況有相關性,像是影響了人類免疫系統對感染的反應。周成功指出,目前僅知現代人出走非洲之後,從尼安德塔人得到了一個基因,可增強免疫力,因此現代人在中亞或歐亞地區生活時,較能適應當地傳染病及環境。

陽明交通大學生命科學系暨基因體科學研究所副教授可文亞認為,帕博的貢獻是其研究脈絡奠定人類演化基本樣貌。可文亞目前正在分析台灣人體生物資料庫,約有10萬筆全基因體資訊,希望將每個人的基因片段溯源,找出台灣人的古遺傳基因對不同疾病的風險,達到個人化精準醫學。

在收到獲獎消息的當下,帕博正在享用他的咖啡:

帕博得知獲諾貝爾醫學獎興奮無比,40年前父親也拿過

(中央社)瑞典科學家帕博(Svante Pääbo)昨天獲頒諾貝爾醫學獎,他是已故瑞典生化學家柏格斯川(Sune Bergström)的非婚生兒子,柏格斯川生前也曾拿過諾貝爾醫學獎。

打電話通知帕博得獎的諾貝爾醫學獎委員會秘書普爾曼(Thomas Perlmann)表示,帕博得知獲獎的當下,「不知所措、說不出話來、非常開心」。

普爾曼說:「帕博問道他能否與人分享這個消息,能告訴他的妻子,我說沒問題。他對獲獎感到無比興奮。」

67歲的帕博是諾貝爾科學獎項少數單獨獲獎者之一。重大科學發現通常授予兩三人,以反映團隊合作。上次醫學獎單獨獲獎者是2016年日本的大隅良典(Yoshinori Ohsu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