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被視為「邊緣、極端」的歐洲極右派政黨,究竟是怎麼「正常化」的呢?

20年前被視為「邊緣、極端」的歐洲極右派政黨,究竟是怎麼「正常化」的呢?
法國極右派國民聯盟領袖馬琳勒龐(右下)|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最具指標性的例子是,時任德國總理梅克爾在黨內的壓力下,就曾公開表示德國的「多元文化社會」已經「徹底失敗」,不同文化的人真的沒辦法好好一起生活,並且也說,在就業機會不足下,雇主應該優先聘僱德國的失業者。

近期,在歐洲許多國家,極右派政黨在政壇上越來越重要:光是今(2022)年,就有義大利迎來極右派總理,瑞典的極右政黨成為國會第二大黨,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也再度進入法國總統選舉決選。

很多讀者可能因此好奇:不過20年前,這些極右派的政黨,還會被多數選民跟政治人物視為「邊緣」、「極端」,不會被當成正常政治的一部分;這些政黨,究竟是怎麼「正常化」的呢?

極右政黨的形象軟化:我不是種族主義者

許多評論者都指出,極右翼在近年來的成功,一個很大的重點,是他們給選民的訊息不再那麼極端,不再是一個「只有種族主義者」才會支持的政黨。

上個世代的極右翼政黨,訊息幾乎就是赤裸的種族主義;此外,甚至有一些極右翼,還會直接說納粹或法西斯沒那麼糟;舉例來說,馬琳勒龐的爸爸尚-馬里(Jean-Marie Le Pen)就曾公開表示,納粹毒氣室只不過是個「歷史細節」(他雖然一度闖進法國總統決選輪,但卻以超過64個百分點的差距慘敗)。

明顯的種族歧視,加上與舊法西斯政權的關聯,導致這些政黨經常只能獲得小眾支持,在很多國家都是票房毒藥,根本不是「正常人」會選的選項:比如德國國家民主黨、西班牙的新力量黨等等,都無法超越「極小眾」的地位。

相反地,現在成功的極右翼政黨,雖然在政策一樣反移民,但講的不再是血緣,而是文化價值。他們說:移民、尤其是這波穆斯林移民,並未與我們共享民主自由的價值,因此他們並不適合來這邊。這則文化價值的訊息,與經濟安全的訊息疊加(移民搶走了我們的福利和工作),成為「不用是個真正的種族主義者,也可以反移民」的重要基礎,讓選擇極右派政黨也可以是一件正當的事。

這種訊息的吸引力,在2015年前後來到了最高峰:在敘利亞戰爭下,所謂「難民危機」期間,大批難民移入歐洲,讓種族的問題清楚浮上檯面。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