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艾米尼之死未見馬來西亞譴責,但就意味全球穆斯林國家是同質化的嗎?

伊朗艾米尼之死未見馬來西亞譴責,但就意味全球穆斯林國家是同質化的嗎?
圖為10月2日在法國的聲援艾米尼的集會。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9月爆發的艾米尼之死,引發了各國對伊朗打壓女性權益的譴責,然而在東南亞卻未見有更多的討論,如馬來西亞、汶萊、印尼等穆斯林為主的國家。而在華文世界譴責,對於艾米尼之死所延伸的政教合一的批評,則又陷入將穆斯林國家本質化的囹圄中,未見伊斯蘭教派的對立與分歧並非靜態、絕對的。

近日,伊朗全國爆發大規模示威。9月13日,來自伊朗西部庫德斯坦省(Kurdistan Province)的22歲女子瑪莎·艾米尼(Mahsa Amini)因沒戴好頭巾,在首都德黑蘭被道德警察(Gasht-e-Ershad)逮捕。艾米尼在拘留期間昏倒而送院,並在昏迷三天後死亡。警方事後表示死者患有突發性心臟衰竭,但家屬拒絕接受此一說法,並指控艾米尼在拘留期間遭到警方虐待,惟遭警方否認。

艾米尼在拘留期間死亡的消息瞬間傳開,頓時引發眾怒。幾天內,艾米尼家鄉葬禮上的星星之火,藉推特等社群媒體的傳播,迅速形成燎原之勢。全國各個城市、校園相繼爆發示威活動,除了抗議警察暴力外,亦對伊朗政府長期以來對女性過於嚴苛的服飾管制表達不滿。伊朗政府採取強硬手段,派出安全部隊鎮壓,各地示威演變為警民衝突,造成死傷,而伊朗境內甚至一度被切斷網路服務。據伊朗官方媒體報導,截至30日,包含警方在內已有41人喪生,超過1200名示威者被捕,但人權團體指被殺死的示威者遠超此數。

愈演愈烈的示威活動也受到國際社會關注。各大媒體持續追蹤報導,多國政府譴責鎮壓行動,美國財政部更是宣佈對涉及鎮壓示威群眾的道德警察與多位高級官員實施制裁。而在馬來西亞,未見政府表態,僅見零星的媒體報導,更為未掀起太多輿論。

有趣的是,在包括華語輿論圈相當有限的討論中,仍明顯可見一種將本質化、同質化的伊斯蘭認知直接投射於此次事件的觀點:一種視伊斯蘭為本質上保守、鉗制政治社會發展與人身自由、「跟不上時代」的立場,而仿佛穆斯林佔多數、奉伊斯蘭為「國教」的伊朗與馬來西亞之間「沒什麼不同」。歸根結底,或許是因為我們對這個既熟悉有陌生的國度所知甚少,也缺乏關注。

事實上,要理解此次示威的意義,以及其背後伊朗民眾對於女性嚴苛服飾規範的長期不滿,就不得不提當代伊朗政治體制的由來,以及其背後什葉伊斯蘭的歷史。

RTSBEX84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圖為9月21日,在伊斯坦堡的抗議艾米尼之死的集會。

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十二伊瑪目什葉派政權

1979年革命後,新成立的伊朗伊斯蘭共和國(Islamic Republic of Iran)將什葉伊斯蘭中的十二伊瑪目派(Twelver Shi’ī)與賈法里法學派(Ja’farī school)確立為其「國教」。早在其成為伊朗首任最高領袖(Supreme Leader)之前,何梅尼(Ruhollah Khomeini)便提出了「法學家攝政」(velayat-e faqih)的政治願景,後來亦作為建國藍圖寫入共和國憲法中。其理念強調合法統治者需具備宗教律法知識,而具備嚴謹訓練、有資格使用理性推導出律法且最能理解天啟知識的法學家,即為最理想的政治領袖。

何梅尼這套觀念可溯源至薩法維王朝(Safavid dynasty,1501-1736)時期成形的「烏蘇里」學派(uṣūlī,意指uṣūl al-fiqh,即伊斯蘭法源學)。而十二伊瑪目、法學家攝政、烏蘇里學派等概念,都與什葉伊斯蘭的歷史息息相關。

什葉伊斯蘭之源頭:先知繼承權爭議、胡笙殉難與「伊瑪目」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