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戰爭離境的俄羅斯人居留陸續到期,在國外避提國籍與普亭劃清界線

因戰爭離境的俄羅斯人居留陸續到期,在國外避提國籍與普亭劃清界線
自從俄羅斯總統蒲亭9月21日宣布動員30萬人增強戰力後,已有數十萬俄羅斯男性逃往鄰國,土耳其機場連日也湧入許多俄國人。圖為伊斯坦堡薩比哈格克琴機場的出關通道。中央社記者鍾佑貞伊斯坦堡攝 111年10月4日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協助俄人離境的社運人士拉普波特(Eva Rapoport)3日對《美聯社》說,開戰後立即離境的俄人是「受過良好教育、西向的國際化族群」,近日出走的這批「幾乎是所有能夠逃離俄國的人」。

(中央社)2月底因戰爭離境的俄國人多因居留期限到期,必須赴其他國家棲身。有俄國青年為了與普亭(Vladimir Putin)劃清界線,自此避提國籍;也有異議分子伺機而動,相信普亭政權很快分崩離析。

俄羅斯總統普亭2月24日揮軍入侵烏克蘭,離境避難的烏克蘭人迅速演變為歐洲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大的難民潮,當時開戰方俄國也有約1萬4000名反戰民眾、記者或學者陸續出走。

29歲的米拉斯拉夫(Miroslav)就是其一。他不諳土語,找到工作機會留下的機率是零,在伊斯坦堡待上90天後,轉往克羅埃西亞落腳。他4日透過通訊軟體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表示,出乎他意料之外,當地民眾並未展露敵意,「大多數人仍然以人性相待(most people remain human)」。

但是有一次,有人知道米拉斯拉夫來自俄國後,批他是「普亭主義者」,接著開始嚷嚷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特務的種種惡行。他也曾聽聞外逃歐洲的俄國人說,一旦對方知道自己國籍後,態度驟變,更別提申請簽證或居留證。

「除非被問,我盡量不告訴任何人我來自俄羅斯」。

克羅埃西亞終究不是家,米拉斯拉夫90天內要離境。現下除了協助後來抵達的俄國人安頓外,沒有所謂的長程規畫。他說,「我知道我明天和後天要做什麼,週末大概要幹嘛」,過了這週再說。

俄國異議分子特普利亞科夫(Alexander Teplyakov)戰後輾轉進入高加索國家喬治亞,幾個月來未曾遭到不友善待遇。他對《中央社》說,當地民眾對他在俄國受迫害的過往表示理解及支持。不過,俄國徵兵增援俄烏戰事後,特普利亞科夫與其他同鄉發動的反動員抗議活動被要求暫停,「因為(當地)政府不信任俄人」。

烏軍取得開戰以來最大突破之際,伊朗艾米尼(Mahsa Amini)之死引爆大規模街頭抗爭,這起事件與俄烏戰事共占各大國際媒體版面。

面對「外逃俄人怎麼不學學伊朗民眾上街表達訴求」的質疑,特普利亞科夫說,外界不了解俄國鎮壓機器如何運作、為什麼民眾目前無法組織真正的示威活動,及異議人士遭到何種迫害,這導致有些人認為俄人一致認同開戰,應該被禁止入境。

他深信俄國即將產生變化,並希望參與其中。「我和許多俄人都明白自己是難民,但一切都只是暫時。普亭政權很快會開始分崩離析」。特普利亞科夫說,現階段任務是準備動身回國,在政府不能再扼殺有抗議想法者的動能之後,發動強大的民主運動。

普亭9月21日頒布局部動員令後,土耳其機場連日湧入許多俄國人。據了解,土耳其航空公司(Turkish Airlines)也改以較大的客機搭載自俄國起飛的乘客。土國官員雖未公布近期入境的確切人數,但今(2022)年到目前為止,官方數據顯示約有300萬名俄人赴土耳其。

面對媒體,抵達伊斯坦堡機場的俄人多不願受訪,也有人出示回程機票表示早已規劃來土耳其。協助俄人離境的社運人士拉普波特(Eva Rapoport)3日對《美聯社》說,開戰後立即離境的俄人是「受過良好教育、西向的國際化族群」,近日出走的這批「幾乎是所有能夠逃離俄國的人」。

哈薩克政府27日指出,9萬8000名俄國人上週入境。喬治亞內政部說,21日動員令頒布迄今共有超過5萬3000名俄國人入境,每天入境人數從平常的5000至6000人增加到約1萬人。

俄羅斯國防部透過聲明表示:「俄羅斯國防部不曾向哈薩克、喬治亞或任何其他國家發出要求,強迫俄國公民返回俄國土地,也不打算這麼做」。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