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約會難,女性冷凍卵子需求劇增,促使重新思考自主生活與組建家庭的看法

疫情下約會難,女性冷凍卵子需求劇增,促使重新思考自主生活與組建家庭的看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那些發現大流行打亂了組建家庭時間表的女性,或者由於經濟不確定性而決定推遲生育的夫婦來說,保持生育能力像是一條生命線。不過,這並非沒有細微差別:技術輔助懷孕是有挑戰的,而且沒有保證。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其中,它隨時可能改變一些女性對自主生活和計劃組建家庭的看法。

2020年夏天,薩拉.西格爾(Shara Seigel)分手了,她要面對的不僅僅是心碎。西格爾住在紐約,35歲時還是單身,而且正值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高峰期,她擔心,結束這段關係是否也意味著失去成為母親的機會。

她說,「目前仍是大流行高峰期,在短時間內很難認識新朋友。即使我真的遇到了某人,我也不想因為年齡而匆忙地或在壓力下嘗試懷孕。」

後來,西格爾在Instagram上看到了一些東西。她關注的一個網紅記錄了她冷凍卵子的經歷。當西格爾瀏覽揭秘卵子冷凍過程的貼文時,曾經讓人望而生畏、遙不可及的事情開始變得觸手可及。她說,「我覺得這是為自己爭取時間、給自己一個後備計劃。」

不到一個月,西格爾就開始了第一輪卵子冷凍。2020年12月,她重覆了這個過程,以提高獲得存活卵子的機率。儘管她還沒有進行受精和著牀,西格爾說她現在對自己的生育能力感到更輕鬆了,「我心裡很平靜。」

在疫情期間,許多生育診所看到人們對卵子冷凍的興趣大幅上升。一些數據表明,在美國,冷凍卵子的數量比大流行前的數量增加了39%,在英國,2020年夏季的查詢量比前一年增加了50%。

對於那些發現大流行打亂了組建家庭時間表的女性,或者由於經濟不確定性而決定推遲生育的夫婦來說,保持生育能力像是一條生命線。不過,這並非沒有細微差別:技術輔助懷孕是有挑戰的,而且沒有保證。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其中,它隨時可能改變一些女性對自主生活和計劃組建家庭的看法。

優越的地位

卵母細胞冷凍技術通常被稱為卵子冷凍技術,於20世紀80年代發展起來,最初是為了幫助患有嚴重疾病、需要治療的女性提高治療後生育能力的機會。

這一系列程序包括收集一名女性的卵子,將其冷凍,然後解凍,用於生育治療。近年來,卵子保存已經從醫療需要轉變為選擇性治療,女性現在可以選擇冷凍卵子,以提高以後生育孩子的機會。

生殖內分泌學家馬斯洛(Bat-Sheva Maslow)做過2000多次卵子冷凍手術。她說,卵子冷凍讓目前沒有條件生育的女性有機會在以後成為母親,因為她們的自然生育能力可能會下降。

西格爾是一名受過大學教育的30多歲的單身女性,在一家知識型公司工作,她在很多方面都是典型的需求人士。2021年的研究表明,接受選擇性冷凍卵子的女性通常是單身,年齡在36歲到40歲之間,白人,受過高等教育,有工作。

在這些人中,許多都是生活優渥人士。「不幸的是,卵子冷凍並不便宜,」伊麗莎白.金(Elizabeth King)說,她是洛杉磯的一名認證生育教練,幫助女性克服不孕、流產和懷孕。在英國,自費冷凍卵子的平均費用為7000到8000英鎊(8520到9740美元),而在美國是1萬到2萬美元,因此通常只有收入高的個人,或在特定行業工作的人才能接受這種手術。

在這些女性中,一些人在為提供冷凍卵子作為就業福利的公司工作。這些員工絶大多數是地位較高的白領,通常在科技行業。金說,「有相當多的初創企業和科技公司把冷凍卵子作為一項福利,以吸引年輕一代,讓他們更努力地工作,而不是外出組建家庭。這意味著,一般來說,大多數冷凍卵子的女性都屬於高收入階層。」

但金表示,探索冷凍卵子的人群已經擴大。隨著全球生活成本危機的加劇,換工作的人急劇增加,以及對大流行帶來持久影響的擔憂,她觀察到,有長期伴侶關係的人正在推遲懷孕。透過實踐,她還注意到,越來越多的30多歲到40歲出頭的女性尋求卵子冷凍指導,過去幾年黑人和拉丁裔女性的人數也在增加。

人們對冷凍卵子產生興趣的背景,是越來越多的人傾向於高齡生育和技術輔助懷孕。在英國,第一次當媽媽的平均年齡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一直在增加,現在達到了30.7歲的歷史峰值;在美國,40歲以上生育的女性數量創歷史新高。

原因很複雜。有效避孕的增加,以及教育和勞動力市場參與度的提高,使婦女有了更多機會和選擇。另一方面,糟糕的家庭政策,比如缺乏國家資助的托兒服務、越來越難以負擔的住房和日益增長的經濟不確定性,意味著許多女性感覺無法生育,即使她們已經凖備好當母親了。

「拖延時間」

在這一更廣泛的趨勢中,專家們表示,疫情引發人們對冷凍卵子的興趣激增有幾個原因。

懷孕

Photo Credit: PA Media / BBC News

越來越多的人傾向於高齡生育和技術輔助懷孕,首次懷孕的年齡也越來越高。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22年4月的一項研究數據顯示,四分之三的美國約會者表示,在疫情時期,約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難,包括西格爾在內的許多人對尋找伴侶的擔憂加劇。

遠程工作的靈活性也使一些婦女在後勤方面的工作更容易。西格爾說,這一轉變意味著,她可以在更加靈活的工作時間內適應成功提取卵子所需的多次預約,這第一次使保持生育能力成為現實的前景。

更根本的原因是,美國行為保健公司「LifeStance Health」的精神病學家兼首席醫療官阿尼莎.帕特爾-鄧恩(Anisha Patel-Dunn)指出,疫情是反思的時刻,許多人認真重新考慮了自己的生活選擇。

「疫情給許多人帶來了生存危機,引發了諸如『我的生命價值是什麼?我的工作有意義嗎?我的伴侶真的是我的真命天子嗎?』」她說。「無論你是想先實現人生或事業目標,還是在重新考慮你的戀愛對象,我們所看到的所有這些內省都可能導致人們覺得現在還沒有凖備好要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