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專家:台美半導體合作對台灣是「一杯毒酒」,陳添枝:中國半導體若轉型IDM模式,將更依賴全球供應鏈

加拿大專家:台美半導體合作對台灣是「一杯毒酒」,陳添枝:中國半導體若轉型IDM模式,將更依賴全球供應鏈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積電赴美設廠製造,將有助於美國具有全球領先半導體製造能力,不過可能對雲端運算等美國數位業者造成衝擊,影響成本提高;恩特斯認為還可能大幅限制台灣半導體產業發展。不過,陳添枝持不同看法。

美推半導體在地製造是台灣毒酒?加拿大專家示警恐削弱台積電地位

(中央社)美國積極推動半導體在地製造,加拿大國際治理創新中心資深研究員恩斯特認為,美國有辦法削弱台積電在半導體領導地位;若台灣決定採取跟隨美國的做法,台美半導體合作對台灣而言是「一杯毒酒」。

台灣大學經濟學系名譽教授陳添枝則持不同看法,他認為台灣資源不夠,可能沒辦法進一步擴展半導體產業,必須容納其他國家資源才能讓純晶圓代工營運模式持續下去,美國迫使台積電在美國生產,在某種程度上是可以接受。

中華經濟研究院5日舉辦國際線上研討會,探討建立半導體產業之全球韌性供應鏈。陳添枝會中代為宣讀恩斯特一篇有關美國能否有能力削弱並取代台積電在先進晶圓代工服務領導地位的論文。

恩斯特在論文中表示,美國與中國之間競爭越來越激烈,台灣卡在中間,台灣面對來自中國的壓力,國家安全成為重要議題。

恩斯特指出,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訪台後,中國證明了可以對台灣進行封鎖,讓台灣無法出口或進口任何產品,對台灣生存造成威脅。

恩斯特表示,台灣國家安全議題超越經濟議題,在這樣情況下,台灣沒有別的選擇,只有向美國靠攏,遠離中國。因為台灣比較依賴美國,雙方的互動恐不對稱,將由美國決定分工與長期利益的分配。

恩斯特指出,台積電若持續在美國、日本、歐洲建廠,發展策略會遠離台灣,集中在其他國家,這是分散風險作法,會讓台積電高層主管更專注國外發展,不用擔心台灣缺水、缺電問題。

台積電赴美設廠製造,將有助於美國具有全球領先半導體製造能力,不過可能對雲端運算等美國數位業者造成衝擊,影響成本提高;恩特斯認為還可能大幅限制台灣半導體產業發展。

恩特斯表示,台灣若決定採取跟隨美國做法,將產能支援美國生產,並不進入美國已存在領域,與美國半導體合作,對台灣將是「一杯毒酒」,美國可能削弱台積電半導體領導地位。

不過,陳添枝持不同看法,他說,美國如果想削弱台積電產業地位,其實是會有風險,除了台灣,整個半導體產業都會受到影響。

陳添枝表示,台積電在半導體先進製程上具獨占地位,不過,台積電本身並不希望是如此的情況,因為這樣的地位沒辦法永續,沒有一個獨占企業可以長長久久,因為外在的市場、客戶、利害關係人等會想改變現狀。

他說,台積電是服務提供者,宗旨是要提供服務、產品給所有需要晶片的人;技術會持續發展,量也會增加,台積電沒辦法滿足全球市場,必須要有其他業者投入,如三星(Samsung)及英特爾(Intel)。

陳添枝表示,台積電是純晶圓代工業者,每個業者都是潛在客戶,而英特爾在中央處理器(CPU)有很大市場占有率,沒辦法提供足夠產能,要透過別的方法增加供應,台積電應該樂見英特爾持續創新成長,雖然彼此是對手,同時有某種程度合作,雙方應不致正面衝突。

陳添枝說,台灣資源不夠,可能沒辦法進一步擴展半導體產業,必須容納其他國家資源才能夠讓純代工模式持續下去;因此美國策略要迫使台積電在美國生產,也許在某種程度上是可以接受。

shutterstock_219294513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美國強力圍堵,陳添枝:中國半導體會走出自己的路

(中央社)美中科技戰持續延燒,美國強力圍堵中國,台灣大學經濟學系名譽教授陳添枝表示,中國認為半導體產業對國家安全很重要,會持續投資,並走出自己的路,雖然國家安全不能忽視,不過應認真思考如何與中國和諧共處。

中華經濟研究院5日舉辦國際線上研討會,邀請台灣、美國、韓國、日本及加拿大等國專家學者共同探討建立半導體產業之全球韌性供應鏈。

針對中國半導體產業發展,陳添枝表示,中國認為半導體產業對國家安全很重要,不管美國採取什麼措施,中國仍會持續投資半導體產業。他預期,中國會想出一些作法,像當初決定發展核武,會走出自己的路。

陳添枝說,地緣政治是一個非常熱門議題,國家安全不能夠忽視,但在另方面,在商言商,希望跟每個人做朋友,雖然現在越來越難做到,不過與夥伴間要有更多溝通及合作。

陳添枝表示,半導體產業會持續成長,未來技術發展都會牽涉到半導體;半導體發展會有新契機,中國也會是其中一部分,應認真思考如何與中國和諧共處。

韓國首爾大學經濟學榮譽教授李根說,中國在顯示器及電動車領域的技術有可能追上美國,不過,在半導體產業方面,需要很多時間才能建立適當能力,尤其在記憶體晶片領域,中國非常難做到蛙跳式成長。

李根表示,記憶體全部都是高階產品,沒有高低階之分,新世代產品推出後,前一世代產品很快就會消失,因此中國很難進入記憶體市場。他認為,特殊應用晶片(ASIC)有高階及低階市場區隔,其中,低階市場不需要很先進製程,中國可以找到合適切入點。

至於美國對中國祭出許多限制措施,李根說,中國市場與技術發展是韓國考量的兩大重點,目前韓國仍居領先地位,還有機會將產品出口中國,現在會以市場為優先,未來將會把重點轉移至技術發展,美國及歐盟將會是越來越重要的夥伴。

李根表示,中國若能夠建立起自己的技術成長路徑,長期將對韓國的出口造成影響,中國會減少對韓國或西方國家的依賴性。

shutterstock_217227843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學者:中國半導體若轉IDM模式,將更依賴全球供應鏈

(中央社)美中貿易戰邁入第4年,美國強力圍堵中國,台灣大學經濟學系名譽教授陳添枝表示,中國半導體若轉型成整合元件製造(IDM)策略模式,將較能達到自給自足,也代表中國會更依賴全球供應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