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艾米尼,全伊朗為她抗爭;27條貴州巴士亡魂,全中國宛如死水

一個艾米尼,全伊朗為她抗爭;27條貴州巴士亡魂,全中國宛如死水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今,以千萬計、以億計的被封鎖在家中的中國人,跟集中營中的猶太人有何差別?中國人喜歡炫耀中國有若干世界之最,如今,中國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古拉格、世界上最大的納粹集中營,很光榮嗎?

「就像牲畜,我們被侷限於現在」

二零二二年九月十八日淩晨,一輛載有四十七人的隔離轉運巴士,在中國貴州省黔南州三荔高速公路發生側翻事故,造成二十七人死亡、二十人受傷,其中四十五人為貴陽市雲巖區涉疫社區的居民,要被送往黔南州荔波縣的隔離酒店進行隔離——他們並未確診,仍被強制送走。病毒沒有奪走他們的生命,暴政卻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人們只能在網上表達憤怒,只能在各自的陽台上唱歌,街頭抗議幾乎在中國絕跡。人們譴責說——「大家的憤怒,不僅僅是因為一場車禍,而是這場車禍背後荒唐的折騰。勞民傷財、耗費國力、折騰國民、無休無止」、「我們不發聲,每個人都可能在那輛大巴上,而且你沒有不上的理由」、「誰說監獄裝不下十四億人,這不都在嗎。」

毛澤東死後的三十多年,中國人以為文革結束了,其實文革從未結束。文革不是被中國人終結的,毛澤東不是被中國人推翻的,毛澤東死於疾病和衰老,毛死掉了文革才暫告一個段落。很快,文革又以另外的形式捲土重來,比如鄧小平的六四屠殺,比如習近平的封城清零。文革仍像影子一樣跟隨所有中國人。

四川某地公開招聘「十戶長」,商鞅的連坐和株連制度延續兩千年,於今為烈。從商鞅到毛澤東,從毛澤東到習近平,光陰如同翻書,無論往前翻還是往後翻,不同的頁碼上,寫的是同樣的內容。

中國人以為自己自由了,富裕了,成群結隊地跑到海外旅遊和購買奢侈品,看哪個國家都覺得又破又舊,洋人售貨員小心翼翼地在一旁侍候,他們心中好不得意。誰知,一場病毒就將中國打回奴隸社會的原形。中國人的自由,自始至終都被共產黨緊緊捏在手中,共產黨可以允許你出國,也可以不允許你出門,全在它一念之間。

十多年前,祕密警察在我家門口安裝攝影機、紅外線感應器等高科技設備;如今,這些監控設備廣泛安裝在數百萬、數千萬人門口,過去充當旁觀者的人們,發現噩運臨到自己頭上時只能逆來順受。

當初,我的抗議險些付出生命代價;現在,人們自願為奴,也半推半就地讓下一代跟著為奴——一段廣為流傳的影片顯示,幾個年幼的孩子穿著大人尺寸的防護服,在上車前被噴灑了消毒劑。「孩子,記住,」影片結尾處的字幕寫道,「將來,路過我們這代人的墳前不要吐口水,直接撒尿!」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