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讓威權國家信用破產,德國的「新中國政策」的主軸該如何訂定?

俄烏戰爭讓威權國家信用破產,德國的「新中國政策」的主軸該如何訂定?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的聯合政府加上俄烏戰爭爆發,正加速德國對中政策轉變。務實的德國不會大動作地和中國「脫鉤」,但經濟上會想辦法減少依賴、分散風險,地緣政治上則會透過軍事投射能力,確保自身在印太地區的利益及影響力。

冷戰結束、兩德統一後,德國經濟得以全力發展基本上是建立在三大支柱上:美國和北約提供安全保障讓德國沒有後顧之憂地發展經濟、俄國提供便宜能源讓德國企業在國際競爭上有原料成本優勢,以及中國改革開放提供德國出口商品廣大市場。

但2月24日俄烏戰爭爆發後,德國認知到這過去30年帶來繁榮的成功模式已經無以為繼,除了被迫戒斷俄國能源、進行大規模的軍事現代化減少對美國和北約的安全依賴,種種跡象也顯示德國對中國的外交政策正出現重大轉變。

從「主要出口市場」變成「系統性競爭對手」

德國過去30年的對中政策都是以經貿交流為主軸,並且認為加強和中國的經貿關係,能讓中國在政治上變得更加民主開放,如此長期把中國當作主要外銷市場的結果,是德國對中國的經濟依賴日益加深。近期的數據報告顯示,中國早已超過美國,過去六年來都是德國最大的貿易夥伴,雙邊貿易總額高達2450億歐元,佔德國總貿易額約一成;而且德國15家市值最高的企業中,就有10家其至少一成的獲利來自中國,更有110萬個德國工作機會直接依賴中國消費。

不過德國面對中國也不是完全沒有戒心,特別在2012年習近平上台後,德國雖然響應中國加入新設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但並沒有加入「一帶一路」計畫。面對習近平日益漸增的地緣政治野心,德國更在去(2021)年8月首次派出軍艦到西太平洋,以捍衛自由航行權、增加德國在印太地區的影響力。

但在梅克爾(Angela Merkel)時代,德國的對中政策還看不出來有什麼改變的跡象,就算中國不斷傳出侵害人權的事件,德國還是以經貿利益為優先,選擇視而不見。2020年底梅克爾甚至投入了許多政治資本,促成歐盟和中國簽訂雙邊投資協定。

這個狀況直到新的德國聯合政府2021年底就任後,才出現轉機,執政聯盟中的綠黨和自由民主黨對中國都是採取比較強硬的立場,這點從聯合政府協議內文就可以看出,中國在前言部分就被提及是德國的一個「系統性競爭對手」,台海情勢、新疆人權問題、香港議題也都在外交政策的篇幅中被提及,這些都是先前聯合政府協議文件中不曾出現的,明確傳遞出德國政府對中政策在未來四年會有顯著改變的訊號。

俄烏戰爭成為對中政策改變的加速器

紅綠燈聯合政府剛上任時(德國三黨執政聯盟的暱稱),政治觀察家都好奇未來德國的外交政策主導權將會落在誰身上?是會像梅克爾時代一樣由總理主導,還是會移轉到過去已經慢慢被架空的外交部手中?畢竟一邊是建制派體系出身,對中立場偏友善、務實的社民黨總理蕭茲(Olaf Scholz),另一邊則是高調表示將執行以「價值導向」為依歸、抗中外交政策的綠黨外交部長貝爾伯克(Annalena Baerbock),由誰主導會產生截然不同的對中政策。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