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滲透東南亞媒體,但南海問題言行不一難「說好中國故事」

中共滲透東南亞媒體,但南海問題言行不一難「說好中國故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觀察人士分析,即便北京努力在東南亞擴大外宣傳播中國正面訊息,但卻在南中國海議題上言行不一,導致東南亞多數人民仍不信任中國,而未來北京政府可能在東南亞加強網媒互動及經濟合作等宣傳,試圖提升當地民眾對中國的好感度。

文:林柏宏

根據美國與新加坡智庫的最新研究報告,中國駐東南亞各國大使館近三年多來,試圖利用當地媒體「說好中國故事」,且菲律賓、馬來西亞及印尼均面臨北京「高」強度的媒體影響力。

觀察人士分析,中國在東南亞擴大外宣,與美中加劇對抗及東南亞新聞自由度低有關,但即便北京努力在中南半島傳播中國正面訊息,但卻在南中國海議題上言行不一,導致東南亞多數人民仍不信任中國,而未來北京政府可能在東南亞加強網媒互動及經濟合作等宣傳,試圖提升當地民眾對中國的好感度。

中國國內於上週六(10月1日)慶祝73週年國慶,中國各駐外大使館也紛紛在中國這一年一度的重要慶典舉辦活動,對北京表達祝賀。在東南亞,中國駐印尼大使館、駐菲律賓及馬來西亞大使館分別於9月26日及28日舉辦線上和線下招待會。

據中國駐外使館官方消息,與會嘉賓在會上盛讚中國取得的經濟成就,也預祝中共於10月16日舉辦的二十大「取得圓滿成功」,而招待會也吸引了當地多家媒體報導及在各大社交平台上同步直播。

然而,在中國駐外使館借中國國慶,透過媒體對外宣傳北京正面形象前沒多久,美國智庫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才於9月8日發布研究報告,直指中共近年積極在全球擴大外宣,其中印尼、菲律賓及馬來西亞均遭受「高度」的北京媒體影響力;無獨有偶,新加坡智庫東南亞研究所(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也於9月12日發表報告,揭露中國駐東南亞大使館近三年多來,如何利用當地媒體「說好中國故事」。

北京擴張媒體影響力東南亞備受衝擊

新加坡東南亞研究所研究員王政(Wang Zheng,音譯)在這份名為《說好中國故事:中國大使館在東南亞媒體的宣傳推廣》("Tell China's Story Well": Chinese Embassies' Media Outreach in Southeast Asian Media)的報告中提到,中國駐東南亞大使館在2019年1月至2022年4月間,主要以組織媒體活動、中國外交官和高層級領導人在當地報紙發表署名文章,和中國大使接受當地媒體的訪問和舉行媒體簡報會等三種方式,對當地媒體傳播中國故事。

王政說,「中國故事」的三大核心主題為「譴責西方敘事」、「協調中國-東協關係」,及「宣傳中國成就」,以正面的論述「努力在東南亞投射其話語權」。

另外,自由之家在題為《北京的全球媒體影響力:威權擴張和民主的韌性》(Beijing's Global Media Influence 2022)的研究報告中也說,在2019年1月至2021年12月之間,中國政府「及其代理人正在使用更加複雜、隱蔽和高壓的策略來散佈親中言論,傳播謊言,壓制對中共不利的相關新聞報導」,而這些策略包括「加強審查和恐嚇、部署虛假社交媒體帳號,在主流媒體大肆投放北京授意的內容」。

報告指出,菲律賓、印尼及馬來西亞遭受北京媒體影響力作用等級分別為41分、39分及37分,分居調查中的亞洲國家第二、第三及第四名,而在研究的全球30個國家中,有16國受到北京「高」或「非常高」的媒體影響力,顯示「中國政府在全球範圍的野心」。

美中加劇對抗、東南亞新聞自由低北京藉機而入

針對美國及新加坡智庫不約而同提出,中國近三年多來在東南亞擴大外宣攻勢,台灣中山大學政治研究所副教授陳宗巖分析,這與近期美中加劇對抗、及東南亞整體偏低的新聞自由度有密切關聯。

陳宗巖告訴美國之音:「中國跟美國現在在區域競爭越來越激烈的情況之下,東南亞地區跟其他地區比起來,它會是一個對中國來說,在戰略掌控方面很重要的一個地區。再來是東南亞地區在媒體的獨立性、在新聞自由度不是這麼高的情況之下,相對於比較自由民主的歐美或日本社會,被經略、被(北京)置入『中國故事』、大外宣,應該比較容易一些。」

根據「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今年5月針對180個國家與地區的2022「世界新聞自由指數」調查,東南亞11國中除了東帝汶高居第17名之外,其他10國均落在100名之後,位居國際後段班。

不過,針對自由之家這份有關北京的全球媒體影響力的報告,中國外交部於稍早提出反駁,稱報告「罔顧事實」,並說中國媒體和外交「講的都是道理....跟所謂的『擴展影響力』『虛假宣傳』有著本質不同」,今後會繼續「講好中國堅持和平發展的故事,不斷增進中國和世界的相互理解」。

但中國外交部所謂中國堅持和平發展的說法,可能很難讓東南亞民眾買單。新加坡國際事務研究所高級研究員胡逸山(Oh Ei Sun)就說,像是中國與東南亞大部分國家的南中國海領土爭議上,說法與做法經常互相違背,連帶讓中國在當地的宣傳攻勢效果有限。

胡逸山告訴美國之音:「在一些國家的民眾的眼中看來,比如說在南中國海上,他們看到的可能會是比較強勢的中國,(這)跟中國所做出的這些宣傳就不太一樣了。」

RTX68O6Q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響
圖為菲律賓民眾抗議中國侵犯菲律賓南海主權,照片攝於2018年6月。

新加坡東南亞研究所的報告也對中國就南中國海爭議的宣傳加以分析。報告作者王政說,中國在東南亞藉由駁斥西方對南中國海爭端、「一帶一路」倡議及新冠疫情溯源的說法,以體現說好「中國故事」中的「譴責西方敘事」立場,並說在南中國海爭議上,中國堅稱西方對中國將南中國海軍事化的相關「指責」,是其「干涉中國內政、挑撥中國與區域國家的生動例證」,且已多次明確承諾,透過與南中國海聲索國協商解決爭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