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諾貝爾經濟學獎】Fed前主席柏南奇、學者戴蒙、迪布維格研究金融危機共同獲獎

【2022諾貝爾經濟學獎】Fed前主席柏南奇、學者戴蒙、迪布維格研究金融危機共同獲獎
Photo Credit: 諾貝爾獎官方網站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10日揭曉,由前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奇(Ben Bernanke)以及美國學者戴蒙(Douglas W. Diamond)和迪布維格(Philip H. Dybvig)共同獲獎。柏南奇、戴蒙及迪布維格大幅提升人類對銀行經濟作用的理解,特別是銀行在金融危機期間扮演的角色;他們研究的一項重大發現在於,避免銀行倒閉為何至關重要。

諾貝爾經濟學獎揭曉:Fed前主席柏南奇及2美學者研究金融危機獲獎

(中央社)202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昨(10)日揭曉,由前美國聯準會(Fed)主席柏南奇(Ben Bernanke)以及美國學者戴蒙(Douglas W. Diamond)和迪布維格(Philip H. Dybvig)共同獲獎。

瑞典卡洛林斯卡研究所(Karolinska Institute)諾貝爾大會(Nobel Assembly)新聞稿指出,柏南奇等3人共獲經濟學獎,是因為他們的發現有助改善人類社會應對金融危機的方式。

柏南奇、戴蒙及迪布維格大幅提升了人類對銀行經濟作用的理解,特別是銀行在金融危機期間扮演的角色。他們研究的一項重大發現在於,為何避免銀行倒閉至關重要。

1270x575_wmkn_466756873096
Photo Credit: Nobel Prize Youtube截圖

當代金融研究主要闡明銀行為何存在,如何降低金融危機期間的銀行脆弱性,以及銀行倒閉如何加劇金融危機。柏南奇等人在1980年代初期的發現為相關研究奠定基礎,他們的分析在規範金融市場和因應金融危機方面具有重要的實際意義。

為使經濟正常運作,必須將儲蓄引導至投資,但這裡存在一個衝突點:存款人希望在有意外開支時立即動用他們的資金;而企業及房屋所有人也需要知道,他們不會被迫提前償還貸款。

在其理論中,戴蒙及迪布維格提出,銀行可針對上述問題提供最佳解決方案。銀行作為中介者,可接受許多儲蓄者存款,這得以讓儲戶在想要時取回資金,同時也可提供借貸者長期貸款。

不過,他們的分析也顯示,這兩項活動的結合,將導致銀行容易受到即將倒閉傳聞的影響。若大批存戶前往銀行提款,倒閉傳言就可能成為「自我實現的預言」,擠兌潮最終將導致銀行倒閉。

根據他們的分析,政府可藉由提供存款保險,並以擔任銀行放款人作為最終手段,防止這些危險情況發生。

戴蒙指出,銀行也扮演許多存戶及借戶間中介的重要角色,因此銀行更適合評估借方信用狀況,同時確保貸款用於良好的投資。

柏南奇則曾分析1930年代的經濟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此乃近代史上最嚴重的經濟危機。除此之外,他還說明了銀行擠兌如何成為導致大蕭條加劇及長期持續的決定性因素。

一旦銀行倒閉,關於借款人的重要資訊很可能遺失,且難以快速重建。因此,社會將儲蓄引導至生產性投資的能力也會被嚴重削弱。

去(2021)年的經濟學獎是由美國學者卡德(David Card)、安格里斯特(Joshua Angrist)和因本斯(Guido Imbens)共享殊榮。

今年諾貝爾獎於3日先公布醫學獎,物理學獎和化學獎得主分別於4日及5日揭曉,文學獎得主於6日公布。

7日的和平獎是唯一在挪威奧斯陸頒發的諾貝爾獎項,經濟學獎於昨日壓軸公布,為2022年諾貝爾獎劃下句點。

諾貝爾獎每個獎項都將給予得主1000萬瑞典克朗(約新台幣2870萬元)現金,頒獎典禮將於12月10日舉行。

這些獎金源自於瑞典發明家、諾貝爾獎創辦人諾貝爾(Alfred Nobel)留下的遺產。他在1895年去世前立下遺囑,將遺產用於創立諾貝爾獎。

學者:柏南奇祭量化寬鬆擋金融海嘯,讓學問跳脫象牙塔

(中央社)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擔任美國聯準會主席的柏南奇獲頒諾貝爾經濟學獎,台灣學者指出,柏南奇將1930年代經濟大蕭條的研究成果,在2008金融海嘯時付諸實踐,祭出量化寬鬆政策、在短期內緩解危機,讓學問不僅限於象牙塔。

202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昨天揭曉,由前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奇及美國學者戴蒙和迪布維格共同獲獎。

柏南奇、戴蒙及迪布維格大幅提升人類對銀行經濟作用的理解,特別是銀行在金融危機期間扮演的角色;他們研究的一項重大發現在於,避免銀行倒閉為何至關重要。

柏南奇曾分析1930年代的經濟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還說明銀行擠兌如何成為導致大蕭條加劇及長期持續的決定性因素;一旦銀行倒閉,關於借款人的重要資訊很可能遺失,且難以快速重建。因此,社會將儲蓄引導至生產性投資的能力也會被嚴重削弱。

Ben_Bernanke_official_portrait
By United States Federal Reserve - Obtained via email from Federal Reserve OPA., Public Domain

台經院六所所長吳孟道接受電訪時表示,過去諾貝爾經濟學獎偏重頒給理論創建,但理論不見得能應用於實務;柏南奇長年研究經濟大蕭條,除擁有學術成就,亦將研究應證到實務上,他祭出的量化寬鬆(quantitative easing)政策確實在2008年緩解金融危機,「讓學問不只是在象牙塔裡面」。

吳孟道指出,柏南奇有「直升機」(Helicopter Ben)外號,其過去立場為,遭逢經濟危機時,政府適時從直升機上大量撒錢,提供市場流動性,以避免經濟萎縮的更厲害。

吳孟道表示,此作法也讓不少人質疑,美國有無權力執行「大撒錢」貨幣政策,原因是許多國家以聯準會馬首是瞻、會跟進決策,而量化寬鬆具外溢效應,印出來的鈔票會往全世界跑,將衍生出他國資產泡沫和金融市場波動等問題。

吳孟道指出,儘管世人對柏南奇量化寬鬆褒貶不一,但從現在回看2008年,短期來說,量化寬鬆確實是成功的,不然當時經濟無法快速反轉向上;2020年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爆發,現任聯準會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同樣延續量化寬鬆政策,但不可否認,這一操作長期會留下後遺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