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二十大:習近平「大國外交」與「一帶一路」十年後的夢想與現實

中共二十大:習近平「大國外交」與「一帶一路」十年後的夢想與現實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世界第二大核武器強國,俄羅斯是個地緣政治大國,也是中國眼中能改變華盛頓所主導國際體制的重要合作伙伴,但現在看來,俄羅斯已經無法完成一個大國的影響力。這些發展趨勢不是完全按照中國的研判來進行的。

Attendants wearing national costumes perform on the first train of the China-Laos Railway, a 1,035-km electrified passenger and cargo railway connecting Kunming in southwest China's Yunnan Province with the Lao capital Vientiane, on December 3, 2021 in Kunming, Yunnan Province of China.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一帶一路」重點項目中國到老撾的鐵路已於2021年底通車。基礎設施建設是中國「一帶一路」合作的重點

從上任之初,習近平就被西方媒體視為毛澤東之後中國最有權勢的領導人。

十年後,隨著習式「大國外交」方略的推行,人們發現,他不僅在中國國內展現出無以倫比的影響力和控制欲,在國際舞台上同樣野心勃勃且富有手段。

2013年, 習近平推出「一帶一路」宏大願景。2021年中國官方數據顯示, 簽署合作協議的國家已達140多個。 一方面,中國的基建大軍四處擴張,甚至為此組建了專門的融資機構亞投行;另一方面,在深陷危機的斯里蘭卡等地,中國主導的龐大項目被批為債務陷阱和新殖民手段。

無論是在人口眾多的東南亞近鄰,在廣袤的中亞及俄羅斯,還是在浩瀚的南太平洋甚至遙遠的非洲大陸,中國官員都在傳播習近平的口頭禪——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十年間,「大變局說」遭遇了強勁挑戰,源頭是美國的全面反擊和一場讓中國經濟磕磕絆絆、風光不再的新冠疫情。

習近平的夢想,十年之後在國際舞台上面對著怎麼樣的現實?

十年大事記

十年期間發生的一些標誌性事件,可以幫助我們審視中國在國際關係方面發生的巨大變化。

習近平上任之前不久的2010年,中國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習近平掌權之初,面對的是一個對中國日趨警惕的美國以及開始急劇變化的中美關係。

美國總統歐巴馬在執政中後期開始調整對華政策,提出了美國「重返亞洲」戰略,並高調介入南中國海事務。與之相對應的是,2012年習近平上台以來,逐步放棄了鄧小平的「韜光養晦」方針,提出了「積極有為」的大國外交方針。

歐巴馬政府開始將戰略重心向亞太轉移,通過軍事部署調整等方式在亞太構建同盟伙伴關係網絡;在經濟上也推出了《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關係協定》(TPP),將中國排除在外。

美國「重返亞洲」戰略的時間線與一項關於南海爭端的國際仲裁交織,這一爭端牽涉亞洲國家之多,極其罕見。2013年2月,中國正式拒絶參與南海仲裁案。2016年7月,在中國缺席的情況下,海牙仲裁庭公布仲裁結果,要求中國停止在南海的活動。

習近平的第一個任期內,雖然中國在人權、地緣政治等議題上與美國及亞洲鄰國時有衝突,但總體來說仍然較為平穩。經貿合作被認同為中美關係的「壓艙石」,兩國甚至在反腐、人權等議題上有所合作,基本保持了中國希望的「不衝突、不對抗」格局。

但在川普就任美國總統後,這種格局開始被打破。

2018年7月,美國宣布對價值34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徵收25%的額外關稅。中國同日宣布對等值美國輸華商品徵收25%的額外關稅。中美貿易戰打響。

2019年5月,川普宣布對另外價值約2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徵收25%的關稅。中國則對原產於美國價值600億美元的部分進口商品提高到加徵5%至25%的關稅。

2019年8月,川普政府不滿中國政府對美國農產品的購買進程,宣布對餘下價值3000億美元的所有中國輸美商品徵收10%的關稅。

特朗普與習近平

Photo Credit: Reuters / BBC News

中美關係急劇變化的一系列標誌性事件接踵而來,出現頻率之高令人目不暇接,2018年12月,加拿大警方應美加雙方的司法互助要求逮捕了凖備在溫哥華轉機的中國電信業巨頭華為高管孟晚舟。直到2021年9月,孟晚舟才獲釋回國;2020年7月,美國關閉中國駐休斯敦總領事館,中國則關閉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作為回應。

還有摩擦來自美國之外的地方。2019年,香港爆發規模空前、持續時間極長的反修例示威運動,規模最大的兩場遊行參與人數高達百萬。2020年6月,中國人大常委會頒布實施港區國安法,香港示威人士和泛民領袖紛紛遭到逮捕。英國多次批評中方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及「一國兩制」承諾。

新疆維族再教育營被曝光後,歐盟宣布對中國官員進行制裁,這是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以來的第一次。

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訪問台灣之際,中國在台灣海峽舉行規模空前的軍演,引來澳大利亞、日本、英國的公開批評,中國則逐個給予戰狼式回應。

時至今日,雖然川普競選連任落敗,但其繼任者拜登沒有放棄任何針對中國的關稅措施,他強調「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還進一步在芯片等科技產品方面對中國實施限制。再加上新冠疫情下的持續相互指責,中國和西方國家的對抗關係沒有出現任何曙光。

「一帶一路」:雄心與危機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centre L) and Russian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centre R) arrive with other leaders for a family photo during the Belt and Road Forum, at th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Center in Yanqi Lake, north of Beijing, on May 15, 2017.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2017年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在國際關係上,習近平並沒有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

2013年兩會上成為國家主席之後,習近平以國家元首身份首次進行外訪,大權在握的他訪問了俄羅斯、坦桑尼亞、南非和剛果共和國,並出席在南非德班舉行的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

隨後,他於當年9月到訪中亞第一大國哈薩克,拋出「絲綢之路經濟帶」,並在10月於印尼國會演講時提出「海上絲綢之路」。11月,「一帶一路」在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被確立為中國國家戰略,成為中國新領導人雄心勃勃的「大國外交」戰略的核心支柱。

據中國官方統計,截至2021年11月,中國已與140個國家、32個國際組織簽署200多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截至2021年9月,中國與沿線國家貨物貿易額累計達到10.4萬億美元,對沿線國家非金融類直接投資超過1300億美元。中國官媒形容:「國際影響力、合作吸引力不斷釋放,『朋友圈』越來越大,合作質量越來越高,發展前景越來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