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責肇於大國夢想,帝業終是南柯一夢——《普丁的俄羅斯帝國夢》讀後感

問責肇於大國夢想,帝業終是南柯一夢——《普丁的俄羅斯帝國夢》讀後感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普丁的俄羅斯帝國夢》分析普丁發動戰爭的背景、心態和目的,並探討普丁試圖在歐亞地區重建俄羅斯大帝國的藍圖和策略。本書沿用事件探討進路(Issue inquiry approach)的研究方法;它既是俄羅斯與周邊各國的通史,也是對國際關係的嚴謹論述,為一本雅俗共賞的歷史政治參考書。

文:李顯華(香港珠海學院新聞及傳播學系高級講師)

俄羅斯總統普丁(港譯普京)作爲歐亞地區大國領袖,一直不滿北約東擴和歐美國家向歐亞地區輸出西方式民主價值,爲了鞏固及擴大俄羅斯在東歐地區的影響力,以及保衛烏東地區俄羅斯人的利益,於2022年2月24日以「非納粹化及非軍事化」理由,對烏克蘭展開「特殊軍事行動」。

然而,烏克蘭軍民奮勇反抗,歐美各國嚴厲制裁俄羅斯及軍援烏克蘭,普丁的「特殊軍事行動」遭遇挫敗,烏克蘭政府更要求國際法院以戰爭罪審判普丁。羅金義教授和王家豪先生在烏克蘭戰爭期間奮筆疾書,出版《普丁的俄羅斯帝國夢》(台北:新銳文創出版社,2022年9月 出版),分析普丁發動戰爭的背景、心態和目的,並探討普丁試圖在歐亞地區重建俄羅斯大帝國的藍圖和策略。本書可作爲《絲綢之路經濟帶,歐亞融合與俄羅斯復興》一書的下集,並沿用事件探討進路(Issue inquiry approach)的研究方法;它既是俄羅斯與周邊各國的通史,也是對國際關係的嚴謹論述,為一本雅俗共賞的歷史政治參考書。

普丁的俄羅斯帝國夢__立體封面
《普丁的俄羅斯帝國夢》(台北:新銳文創出版社,2022年9月 出版)

走向獨裁之路

《普丁的俄羅斯帝國夢》〈引論〉指出,前蘇共總書記戈巴契夫(港譯戈爾巴喬夫)在1980年代蘇聯瀕臨崩潰之際,提出「重建」(Perestroika)銳意改革,但沒有成效,黯然下臺。蘇聯解體,葉爾欽(港譯葉利欽)成爲俄羅斯總統後, 1993年發生憲政危機,俄羅斯最高蘇維埃和俄羅斯人民代表大會被聯邦委員會和國家杜馬取代,總統獲賦予罷免國會等權力。普丁上臺後,進一步强化總統權力,使俄羅斯成為新威權主義國家,普丁最終走上獨裁之路。

〈第二章威權不滅〉探討普京如何從庫爾斯克號潛艇的管治災難中,戰戰兢兢地一路走來,爭取民望,繼而打壓政敵和異見分子,意圖永久執政。然而,作者指出,普丁雖然獲得俄羅斯人民支持,但也受到民意的制肘,必須成爲强勢的民族主義總統,否則或會被民衆推翻。

〈第三章鷹撲烏克蘭〉以電影《普利兹記者》講述烏克蘭在1930年代發生的大饑荒,種下俄烏之間的歷史仇怨,演變為2004-2005年的顔色革命,烏克蘭和俄羅斯徹底切割,也埋下俄羅斯在今年2月24日入侵烏克蘭,成爲地緣政治大災難的禍根。

RTS6EOJ5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意圖恢復勢力範圍

〈第四章歐亞的俄羅斯幽靈〉從俄烏鄰國白俄羅斯、中亞小國阿塞拜疆、亞美尼亞、吉爾吉斯和哈薩克等國的政治挑戰和戰爭威脅,討論到普丁意圖恢復俄羅斯在蘇聯、甚至是沙俄時期在歐亞地區的勢力範圍。

〈第五章重構世界秩序〉探討新冠狀病毒全球大流行之後的國際新形勢,美國、俄羅斯、中國三大國的博弈、互相牽制和互動。中印邊界紛爭、人權問題、氣候問題、油價戰和臺海衝突都加劇三國的衝突。同時,俄羅斯自從2014年吞偋克里米亞,到今年2月入侵烏克蘭,受到美國和歐盟的嚴厲制裁,作者質疑普丁是否錯判形勢。

〈第六章逐鹿全球〉提到,普丁宣稱俄羅斯「從過去到將來都是大國」並審視其全球擴張策略。作者指出,俄羅斯上下的圍城心態,敵視歐美,「嚮往」帝國傳統,試圖利用國際形勢恢復其超級大國的地位。作者讓讀者反思,「克里姆林宮的圍城心態、孤立主義和大國雄圖對國家發展帶來什麽影響」,普丁下臺之後,俄羅斯人的帝國夢會否黃粱夢醒。

RTS6L5UZ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國際強行法問責

《普丁的俄羅斯帝國夢》大量引用俄羅斯本土的嚴肅學術文獻、歷史典故、甚至是俗文化電影故事和人物特寫等,撰述普丁經歷的國内、國際和地緣政治考驗,解剖俄羅斯民衆的政治心理,既是一本俄羅斯及周邊地區的現代通史,也是一本嚴謹的政治和國際關係論述。

作者王家豪在〈後記〉中指出,本書「探討的議題較少涉及道德的判斷...嘗試保持客觀去審視當地形勢發展」,提供多一個渠道,讓讀者換位思考和察覺普丁和俄羅斯民衆的圍城心態。筆者嘗試延伸本書作者的精神,探討烏戰的國際法爭議和烏戰後的地緣政治局勢。

RTSANANU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國際強行法主要是國際社會普遍公認的法律原則和規範,散見於《聯合國憲章》和國際公約,作爲締結國際條約和進行國際訟裁的依據。例如《聯合國憲章》序言中所說,尊重基本人權,各國平等,和睦相處,保證非為公共利益,不得使用武力等。聯合國法律委員會致力將國際強行法成爲條文法,但各成員國對此意見分歧,至今仍缺乏法律約束力。然而,强行法的原則和規範,如人人生而平等、擁有信仰和行動自由、國際間禁止武力脅迫並通過協商解決爭端等,已經成為了普世價值。

普丁聲稱烏克蘭在烏東地區犯下納粹主義反人類罪行,並威脅到俄羅斯安全,因而對烏克蘭進行「先發制人」的「特殊軍事行動」,其法源主要來自《聯合國憲章》51條賦予的自衛權和《聯合國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對犯罪者的追訴和懲治等。

普丁於2002年9月21日簽署《部分動員令》,徵召30萬後備軍人加入烏戰,俄羅斯控制的盧甘斯克(Luhansk)、頓內茨克(Donetsk)、札波羅熱(Zaporizhzhia)和赫爾松(Kherson)地方政府隨即在9月23至7日舉行公投加入俄羅斯。經俄羅斯國會杜馬表決通過後,普丁在9約30日簽署《烏東四州加入俄羅斯協議》,以保衛領土為由,進一步為出兵烏東提供理據。

RTSBO0MG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軍事挫敗 帝國夢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