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慘敗後的局勢對伊朗非常不利,全國性示威會再次演變成革命嗎?

俄羅斯慘敗後的局勢對伊朗非常不利,全國性示威會再次演變成革命嗎?
伊朗的街頭抗議群眾|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伊朗社會的菁英與知識份子可能要好好想想,是不是要再奉行過去的路線,繼續與美國對抗,還是應該趁機尋求改變的機會。這種國際情勢的轉變,會不會讓這次伊朗的全國性大規模示威,演變成另一場革命,頗值得進一步觀察。

文:王臻明

伊朗目前陷入了全國性的示威動盪中,導火線是因為一名年輕女性,沒有遵守外出必需配備頭巾的嚴格規定,遭到伊朗宗教警察的逮捕,不料卻在入獄三天後身亡。政府單位說這名叫艾米尼(Mahsa Amini)的女性,是死於自身的慢性疾病,但死者家屬卻說這名年經女性平日十分健康,不相信政府說法。

早就對伊朗政府施行嚴格宗教戒律不滿的伊朗女性,開始展開大規模的抗議,並迅速傳播到伊朗各地。伊朗政府雖然一方面採取安撫的措施,卻也嚴格鎮壓各地的示威活動,在事件爆發一個多月以後,仍未平息。官方說已有40餘人在動亂中死亡,但人權團體則宣稱最少有數千人被捕,上百人死亡。

目前統治伊朗的最高領袖哈米尼(Masoud Khamenei)嚴厲指控這些動亂是西方國家的顛覆陰謀,並且派遣軍人進入校園,壓制主導各地示威抗議的學生團體,還在首都部署大量的安全部隊,以確保政權。畢竟今日這個政教合一的伊朗政府,也是通過革命上台的。

在1978年時,伊朗也同樣爆發大規模的全國性示威活動,抗議巴勒維王朝的貪污腐敗、民生經濟凋蔽。最後導致巴勒維國王流亡海外,由宗教領袖柯梅尼(Ruhollah Khomeini)上台執政。結果柯梅尼建立了一個政教合一的專制體制,嚴格執行宗教律法,還終身執政,直到去世為止,形成了今日伊朗的特殊國情。

而在巴勒維國王下台流亡之前,伊朗擁有一個較世俗化的政府,雖然行政效率不彰,專制又有諸多的問題,但在許多方面較為寬容,也是美國當時在中亞地區最重要的盟友。畢竟伊朗是中亞、中東地區的大國,不只國土廣大,人口超過8000萬人,還是產油國,天然資源豐富。

如果伊朗沒有爆發革命,美國後來可能不會在兩伊戰爭中支持伊拉克,與沙烏地阿拉伯的關係大概也不會如此緊密。今日整個中東、中亞地區的政治情勢,可能會有很大的不同。由於美國曾經支持巴勒維王朝,又在兩伊戰爭中協助伊拉克,讓伊朗政府視美國為頭號外敵,長期與美國交惡,雙方的關係十分緊張。

伊朗這個政教合一的政府,屬於什葉派,不只對內實施嚴格的宗教律法,對外也鼓吹伊斯蘭主義,更視以色列為死敵,剛好又美國是以色列最重要的支持者與盟友。伊朗還介入黎巴嫩與葉門戰事,迫害居住在伊朗境內的庫德族人,甚至協助培植目前在伊拉克境內的反美武裝游擊隊等,被美國視為是邪惡軸心國家。

而美國則在反恐戰爭中,佔領伊拉克與阿富汗,剛好這兩國分別位於伊朗的東方與西方;加上南方的阿拉伯海,也有美國的海軍艦隊定期巡弋,伊朗等於陷入被三面包圍的困境下。為了自保,伊朗選擇發展核武器,更釀成了伊朗的核危機。

美國為了阻止伊朗發展核武,展開了一系列的經濟制裁,讓伊朗人民的生活更為艱難,等於在宗教上被迫遵守嚴格的戒律,生活上又必需忍受國際經濟制裁下的痛苦,一般大眾其實頗有怨言。

RTSBQXPI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伊朗的最高領袖哈米尼

伊朗政府化解危機的方式,是一方面鼓吹激進的民族主義與愛國主義,將美國形容成萬惡不赦的帝國,正在不斷壓迫伊朗。另一方面,則尋求美國以外的突圍管道,如歐洲一些國家對伊朗持同情的態度,沒有嚴格執行經濟制裁,另外非洲與中東一些本來就與美國交惡的國家,也樂於援於伊朗,以牽制美國。

而最重要的當然就是俄羅斯,特別是伊朗與俄羅斯都是裏海國家,距離並不遠。可透過裏海的貿易路線,突破美國的經濟封鎖。

只是這樣的情況,可能已出現轉變,俄羅斯在俄烏戰場上慘敗後,已可預見未來將走向衰退。過去因為俄羅斯這個強權,而呈現的區域平衡已被打破。從外高加索到中亞,甚至到西太平洋,都因為俄羅斯無力他顧的原因,情勢出現了新的變化。

外高加索的亞塞拜然,已撕破停火協議,越過邊界攻擊俄羅斯所支持的亞美尼亞。而中亞的吉爾吉斯與塔吉克兩國,在上海合作議會高峰會期間,大打出手以外,哈薩克也出現一連串的動作,不再唯俄羅斯是從。日本則態度強硬地聲索北方四島,芬蘭與瑞典也放棄長期的中立政策,宣布加入北約。這種區域局勢的改變,轉勢必也會影響伊朗。

伊朗人現在必需要考慮,一旦俄羅斯連外高加索的紛爭都無力介入,未來是否還有能力支持伊朗,如果俄羅斯走向衰弱,伊朗希望藉由俄羅斯來平衡美國壓力的策略,無疑就會受到影響。

當然,掌握政權的伊朗政府可能採取的策略,是加快發展核武的腳步,以威嚇美國與周邊跟伊朗有嫌隙的國家。但伊朗社會的菁英與知識份子可能要好好想想,是不是要再奉行過去的路線,繼續與美國對抗,還是應該趁機尋求改變的機會。這種國際情勢的轉變,會不會讓這次伊朗的全國性大規模示威,演變成另一場革命,頗值得進一步觀察。

近年來伊朗已爆發過許多大大小小的抗議活動,只是都沒有到威脅伊朗政府的政權,這一部份的原因,是社會大眾雖然站出來爭取權利,卻沒有質疑伊朗政府的路線。這次出現的全國性示威,雖然起因也是反對嚴厲的宗教律法,爭取女性的權益,但隨時有可能改變。

畢竟目前的情況,對伊朗非常不利,利用這次的運動推倒與美國交惡的政權,讓伊朗能重返國際社會,跟美國與歐洲國家建立良好的正常關係,是伊朗突破困境的最好方式。雖說革命往往不會理性發展,群眾在走上街頭時,不一定會詳細思考到這件事,但國際情勢的改變,往往是革命的最佳催化劑,隨時可能會徹底扭轉歷史的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