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印太戰略難產下的對台政策:渥太華的新印太戰略,並不必然代表將大力轉向亞洲

加拿大印太戰略難產下的對台政策:渥太華的新印太戰略,並不必然代表將大力轉向亞洲
杜魯道於2017年拜訪北京。Photo Credit: NEWS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加拿大在印太戰略中,一直都被盟友視為處在邊緣的位置,從孟晚舟事件到組成充滿親中人士的「印太政策諮詢委員會」,加拿大與中國的關係持續藕斷絲連、曖昧不清。然而,自從烏俄戰爭與近期的台海緊張局勢,讓加拿大決定重新審視加、中關係。

文:楊振富

繼美國、日本、立陶宛、德國、法國、印度等多國國會議員組團訪問台灣後,一個由加拿大國會議員組成的跨黨派代表團亦於本週末訪問台北。

這次訪問意謂8月初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訪問台灣後,北京恐嚇民主國家,企圖阻止它們與台灣進一步接觸的作法又遭重挫,它也預示加拿大難產的印太戰略可能出現微妙轉變。

2021年九月,美國政府放棄引渡中國華為公司財務長孟晚舟,讓她從拘留地溫哥華返回中國,遭北京拘押超過一千多天的兩名加拿大人質亦隨即獲釋,安返加國。

這段延宕經年的外交衝突落幕,加中關係搬開大石,理應趨向和解與重建,但新常態的開端卻是中國兩大科技公司華為與中興雙雙中箭,被渥太華正式排除在加拿大5G網路基礎設施建構之外,西方對中國通訊巨人華為的圍堵完成最後一塊拼圖。

在此同時,美艦亦首度帶著盟國軍艦一起穿過敏感的台灣海峽,而為美艦助威者竟是加拿大皇家海軍巡防艦「溫哥華號」。

加拿大印太戰略難產

顯而易見,加中關係仍未春暖花開,渥太華在華為事件解決後,拿回主動權,確實想在加中關係上,有所突破,但此事在諸多國內外因素掣肘下,進行並不順利。

杜魯道領導的自由黨去年9月贏得大選,繼續執政後,杜魯道交付新任外長趙美蘭(Mélanie Joly)的任務之一,就是為加拿大制定一項印太戰略。今年六月,趙美蘭宣布成立一個主要由企業界人士與學界組成的諮詢委員會,就該戰略的發展,向政府提出建言。

趙美蘭成立印太政策諮詢委員會,被外界視為拖延戰術,並顯示杜魯道政府在如何重新對待中國一事上,再次表現舉棋不定的態度。事實上,熟知內情者指出,遠從2020年開始,加拿大即悄悄試圖重擬中國政策,這亦是前外長商鵬飛(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任上的重中之重。

但即便外界千呼萬喚,杜魯道政府承諾的中國政策檢討結果卻始終未對外公布。畢竟當時兩名加國人質仍在北京手中,命運未卜,習近平外交政策又咄咄逼人,中國在新疆、西藏和香港侵犯人權及鎮壓民主。面對一個不尊重國際法的惡霸,渥太華要在加拿大的價值觀和利益受到威脅時加以反擊,同時顧及加國公民安危,並不容易。

趙美蘭挑選的印太政策諮詢委員會由14名成員組成,其中不乏親中商業界人士,這包括前自由黨內閣部長佩蒂格魯(Pierre Pettigrew),他現在是「加拿大亞太基金會(Asia Pacific Foundation of Canada)」董事會主席,該基金會宗旨之一即是促進加拿大與中國建立更緊密的貿易關係。

此外,委員會成員還包括前加拿大駐中國大使鮑達民(Dominic Barton),他在北京擁有密切的政商關係,2021年12月辭去大使職位後,即擔任國際礦業巨頭「力拓(Rio Tinto)」集團董事長,該公司的大部分業務都在中國。

此一委員會完全排拒在對中政策上持強硬立場的鷹派人士,並缺乏來自安全與國防領域的代表,間接透露了渥太華對新中國政策初步設定的基本方向,亦即在不積極尋求與中國恢復全面接觸的同時,不忘保護加國經貿利益,雖然延續加拿大是西方聯盟成員之一的傳統立場,但淡化對中國的軍事與外交對抗。

加拿大在「孟晚舟事件」引發的「人質外交」衝突中,飽受北京霸凌後,渥太華對中國卻仍欲拒還迎,主因之一是中國為加國貨品的重要來源與市場,而加拿大更是中國面臨農產品與大宗商品供應短缺之際,現有的主要供應商之一,這使雙邊貿易在兩國關係惡化後,不減反增。

消息人士透露,主導印太戰略制定的趙美蘭在「孟晚舟事件」落幕後,即銜杜魯道之命,全力修復與北京的關係,並壓制加拿大與中國經貿脫鉤的想法與做法。

外傳這也使自由黨政府原本設定的印太政策目標僅就地區共同面對的區域議題提出對策,而非設計成針對中國的對抗戰略;外界甚至傳言,渥太華不願把中國問題放進新印太戰略中。然而,儘管渥太華對中國政策似乎已有定見,加國印太策略的總結報告卻遲未出爐。

加拿大《環球郵報》曾引述消息人士的話指出,委員會成立後,一直針對最後建議應否涉及中國,展開激烈辯論。其中一位消息人士更稱,雖有委員會成員堅持最終向趙美蘭提出的報告應該處理中國實力和影響力日增的問題,但中國政策是否成為加拿大印太戰略的一部分,至今仍在未定之天,遑論能否佔據策略的核心。

加拿大印太戰略的外部壓力

加拿大對印太戰略消極以對,以及在中國政策上的曖昧態度,與加國幾個主要盟邦的作法形成強烈對比,同時也引發批評。印太戰略的主要倡議者美國今年2月即公布其印太政策,明確表示中國正利用其所有經濟、軍事、技術和外交實力,企圖成為該地區的主導者。

華府誓言向印太地區投入更多外交與安全資源,以抗衡中國。此外,北約今年在其更新的戰略文件中,更首度把中國定位為其「系統性」挑戰,而G7亦準備籌資6000億美元,挑戰中國「一帶一路」計畫。

加拿大是美國之外,位於亞洲的第二個北約盟國,亦是太平洋沿岸少數西方國家之一,其太平洋海岸線長達2萬7000公里。因此,渥太華在印太戰略上的沈默,以及遲不對新中國政策表態,引起盟國關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