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票日倒數 倒數
0
23
11
50

前往選舉專區

【專訪】日本參議員佐藤正久:集結自由陣營預防「台灣有事」,日台防衛、安保合作刻不容緩

【專訪】日本參議員佐藤正久:集結自由陣營預防「台灣有事」,日台防衛、安保合作刻不容緩
Photo Credit: nippon.co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1年2月,自民黨的政務調查會內,自日臺斷交以來首次成立了以「臺灣」命名的政策專案小組。小組主席為黨的外交部會長(採訪當時),有「鬍子隊長」之稱的原自衛隊隊員參議院議員佐藤正久。他向我們說道,在動盪不安的國際局勢下,日本和臺灣應展開防衛合作的想法。

文:高橋郁文

受訪對象:佐藤正久(參議院議員,參議院自民黨國會對策委員長代理、自民黨國防議員聯盟事務局長。1960年出生於福島縣。防衛大學畢業後,進入陸上自衛隊服役。2004年,日本派遣自衛隊到伊拉克時,擔任第一次重建業務支援隊長。2007年退伍後,以自民黨籍參選參議院比例區〔不分區〕並首次當選。現為第3屆。歷任外務副大臣、防衛大臣政務官、黨內國防部會長等)

日本和台灣才是「一衣帶水」的關係

  • 請教您和台灣之間的緣分。

台灣,我訪問了五、六次。我在美國陸軍指揮參謀學院留學時,有位來自台灣的同學,他在高雄市任高官時我跟他見了面;他在馬祖南竿當司令官時我也訪問過當地,並受邀參觀了地下司令部、醫院等設施。

我還視察過花蓮。3000公尺以上的台灣中央山脈,對於中國而言,發射飛彈時將成為一大障礙。我感覺要命中花蓮等東部地區十分困難。同時也造訪了當地的空軍基地。

做為國會議員,我經歷了日台執政黨間的「2加2」(外交、防衛政策的領袖級)會談。除此之外,和台灣有關的事務之中,我還致力與帛琉之間的合作,未來打算與美國、澳洲、紐西蘭和台灣之間展開各項合作計畫。

  • 當今日本和台灣,即使沒有外交關係,各界都認為處在關係最好的時期。如此深化的友好情誼,您覺得理由何在?

最大的理由,在於彼此間能夠共享價值觀的這一點。同時還有台灣人對日本時代的評價吧。

自由、民主、法治的部分,台灣是一個相當程度上可以共享價值觀的夥伴,和「霸權擴張主義」的中國不同。日本和台灣的民眾彼此在民調上「互有好感」項目也呈現出很大比例。

  • 做為自民黨內立案外交政策的立場,您是如何定位台灣的呢?

從地緣政治學來看,日台也是「一衣帶水」的關係。台灣和先島群島只離110公里左右。台灣又處在日本的海上交通線上。日本從海外進口的物資有相當多是經由巴士海峽、台灣海峽的。尤其原油九成以上會通過巴士海峽。對日本而言,說台灣是處在生命線上也不為過。

此外,從經濟安全保障的角度來看,台灣也非常重要。台灣生產著世界最尖端半導體的9成,如果這些工廠停產,很容易想像日美歐等許多國家將遭受慘痛影響。

台灣地處東海、南海、太平洋等三方的地理位置。作為安全保障,台灣究竟是我們自由主義陣營的一員,或是靠近中國這一方,將會影響甚大。從中國來看,如果可以在巴士海峽擁有影響力,潛艦將能從海南島自由出入太平洋,同時也能牽制美國海軍進出南海。

集結自由主義陣營來預防「台灣有事」

  • 隨著美中對立的加深,許多人開始討論「台灣有事」的危機性。您認為現在美中和日本最重要的課題是什麼,又應採取什麼樣的態度呢?

對於中國,日本和美國至今都採取「曖昧戰略」,但我認為應該把這個曖昧成分縮小。關於中國所說的「一個中國原則」的官方立場,日本是採取「充分理解、尊重」,而美國則是「ackenowledge」(認識到)。然而如果現狀改變,則將不限於現在的立場。

「不限於現在的立場」這個部分,當現況真的發生改變時,美國是否真的會武力干涉,日本是否會介入,日美都沒有明確表示。但是,如果「曖昧部分」今後不縮小,一旦台灣真的發生事情時,保護當地日僑或是第三國僑民等行動(的準備)將變為非常困難。也就是說,日美和台灣政府之間,有必要針對這件事提前設想並做好準備。

如果這種事情真的發生,外國人的保護和救援將會以美軍來主導。日本政府只想救出日本人的作法將不可行。美軍將全盤掌控,日本等同盟國、友邦國派遣飛機來台灣,對希望撤離的外國人進行身家調查,然後才能搭機離開台灣。

這些暫時避難飛機的降落地點,大概會是日本。有一部分會是菲律賓吧。如果把台灣比做烏克蘭,日本就扮演著波蘭的角色。如同烏克蘭人經過波蘭再往第三國逃難一樣,在台灣有事之際,許多人將會從日本再轉往第三國。

目前事先的協議及準備都尚未開始。但是這次中國在軍演時發射了飛彈,且落彈地在日本的EEZ(專屬經濟海域)。因此國內開始研討的腳步應該會加速。2022年年底公布的「戰略3文書」(作為外交、安全保障根本的「國家安全保障戰略」、「防衛計畫大綱」以及「中期防衛力整備計畫」的3文書)中,保護僑民、保護國民將會成為焦點。問題在於目前台灣沒有從防衛省派遣的駐地武官。需要解決的事情很多,現在才要開始。

  • 想請問您是如何考慮事先防止「台灣有事」的外交。

日本從安倍執政時期,就開始構建在某種程度上可稱為「中國防衛網」的外交行動。有必要整備,包括美國、澳洲、加拿大、英國、法國等自由主義陣營的勢力總和,能大於中國侵犯台灣的能力或軍事力量的態勢。

這就是(台灣的國際政治學者林泉忠教授倡導的)「345中國包圍網」,3是「AUKUS」(美國、英國、澳洲),4是「QUAD」(日本、美國、澳洲、印度),5是「五眼聯盟」(美國、英國、澳洲、紐西蘭、加拿大)。除此之外,做為中國包圍網還可列舉「CPTPP」(環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IPEF」(印太經濟框架)等組織。

如何拉攏NATO(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這點上,也有如「FOIP(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構想。包括英法德的歐洲各國也構建了印太戰略,促使歐洲對該地的關注不斷高漲。

英國脫歐後申請加入CPTPP。在軍事上「伊莉莎白女王」號等航母打擊群也停靠日本,兩國關係不斷加深。航空自衛隊的次世代戰機也將以日英共同開發的方向進行。

fxgy6chqspeqsbmtxl0saxx8oexum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安全保障領域的強化關係尤其重要

  • 近來美國的政治家、高官不斷地前往台灣訪問,日本是否也在考慮促進雙邊交流?

日本高官的台灣訪問恐怕是不會出現的。不論是首相也好,眾參兩院的議長也罷,都不會有的。好比先前中國在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訪台後以軍演對抗,中國會利用高官訪台為藉口製造「新常態」(New Normal)。例如台灣海峽中台之間的「中線」不存在等主張。當下,日本先採取行動是下策,而且還要考慮在中國的日僑安全。但另一方面,日台間的議員交流應該要更加頻繁。有關人道上的領域、防災等方面應該強化合作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