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高雄電影節】開幕片《流麻溝十五號》碰觸白色恐怖,姚文智:「了解歷史,會更珍惜得來不易的自由」

【2022高雄電影節】開幕片《流麻溝十五號》碰觸白色恐怖,姚文智:「了解歷史,會更珍惜得來不易的自由」
《流麻溝十五號》劇組|Photo Credit: 高雄電影節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擔綱今年高雄電影節開幕片,描述白色恐怖的政治電影《流麻溝十五號》,今日在出品人姚文智的率領下,出席開幕記者會。在會中,姚文智也談到今年台北市長候選人陳時中的觀影心得,「民主自由的生活不容易,如果我們不能做為民主的創建者,至少不能做破壞者,要好好地鞏固民主,維護自由環境。」姚文智如此說道。

今(2022)年高雄電影節開幕片,由《流麻溝十五號》以及《尾號1314》兩部影視作品擔綱。改編自曹欽榮的《流麻溝十五號:綠島女生分隊及其他》的《流麻溝十五號》,由姚文智擔任出品人,張永昌肩負製片人,周美玲執導,並找來演歌雙棲余佩真、全才影人徐麗雯、《一把青》《茶金》連俞涵,以及甫展露頭角的莊岳演出。

今(14)日,姚文智、張永昌、周美玲率領演員群出席高雄電影節開幕記者會,交流這部關於白色恐怖的政治電影。

DSC02090
Photo Credit: 高雄電影節提供
《流麻溝十五號》劇組,左至右:莊岳、余佩真、連俞涵、徐麗雯、周美玲、姚文智、張永昌

《流麻溝十五號》聚焦於1950年代,以女性政治受難者為主軸,並將背景放置於綠島集中營,輻射出「思想再教育」的歷史事件,電影藉由余佩真、徐麗雯、連俞涵三名不同面向的女性,分別從女學生、革命母親以及藝文舞者的角度出發,探究白色恐怖的政治肅殺,片中這群女性,因著幾本書、幾首歌,或追求正義的熱情,便「被消失」帶至火燒島服刑,最終抹去名字、抹煞思想,成為時代的一曲悲歌。

對於《流麻溝十五號》碰觸白色恐怖議題,以「人權電影」為強烈訴求目的性的電影,姚文智強調這會是一部給年輕人的歷史課,「我們和許多人權教育中心合作,而後以高中為主開枝散葉,例如在北一女、高雄女中進行互動和演講,希望能以人權教育的方向出發,希望讓年輕人更了解過去的歷史,以及國家的人權是怎麼發展。」

姚文智進一步說:「大家如果更了解這段歷史,一定會更珍惜現在的自由生活,我認為至少,年輕朋友應該來看這部電影。」

DSC02167
Photo Credit: 高雄電影節提供
左至右:徐麗雯、姚文智

《流麻溝十五號》也在今日於高雄電影節進行世界首映,成為對外正式公開放映的舞台。不過,其實在這之前,《流麻溝十五號》在10月6日已於台北西門町舉辦媒體試片,現場聚集了媒體、影評、影人以及關注這部片的各界領袖,其中包含今年台北市長候選人陳時中。

姚文智也談到陳時中觀影後的心情。

「看完之後,陳時中的心情一直無法平復,還在哽咽。而陳時中在之後的演講,也都有提到《流麻溝十五號》,陳時中認為,民主自由的生活得來不易,如果我們不能做為民主的創建者,至少不能做破壞者,要好好地鞏固民主,維護自由環境。」

姚文智也點名蘇治芬、陳其邁等政治人物,希望每個人盡點心力,多多包場《流麻溝十五號》,讓更多人看見這段歷史。

至於《流麻溝十五號》的分級最終落在保護級,有助於年齡層下降的觀看人口,製片人陳永昌不約而同表示,很大程度上,《流麻溝十五號》希望回歸教育向下扎根,觀影年齡的下修,能讓更多學生瞭解這段歷史。

「流麻溝十五號」刻畫50年代女性政治犯
Photo Credit: 湠臺灣電影提供
《流麻溝十五號》劇照

從出品人、製片人的角度談完《流麻溝十五號》,再從演員的角度挖掘此片。

片中飾演年輕母親的徐麗雯,成為獄中極富抗辯思想的政治受難者,同時在片中以「報紙資訊」與「不合作運動」暗自對抗威權。徐麗雯表示,透過大銀幕,在《流麻溝十五號》片尾看到政治受難者的照片時,相當難以承受,僅能默默掉眼淚,成為該時代的遙相黯傷。

此外,對於另外兩位主演余佩真、連俞涵而言,碰觸極權背景的歷史時代劇,應該都不陌生。連俞涵在2015年出演首部電視劇,在導演曹瑞原改編作家白先勇同名短篇小說作品的《一把青》中,於1945年到1981年間的時代巨輪底下,飾演女主角朱青,而後憑藉此戲入圍第51屆電視金鐘獎戲劇節目女主角獎,最終摘下戲劇節目新進演員獎。

連俞涵持續深耕小螢幕,在多個影集交出不俗表演,去(2021)年,也在林君陽執導的時代劇《茶金》中飾演女主角張薏心,此劇同樣以1950年代為背景,以茶廠農業為軸,描述女性如何在時代、男性、家族、政權、國際情勢等各方壓迫之下,展現柔與韌並濟的交際手腕與才華。

《茶金》入圍了今年電視金鐘獎16項大獎,成為史上入圍最多獎項的戲劇節目,技術獎項幾乎全數入圍,林君陽、温昇豪、郭子乾、李杏與薛仕凌也都將角逐個人獎項。不過,各界一致讚賞好表現的連俞涵卻無緣入圍本屆影后,成為本屆電視金鐘獎的遺珠。

綜觀來看,對於時代劇、電視/電影不同媒材的演出並不陌生的連俞涵,這回在《流麻溝十五號》中扮演操著一口山東話的現代舞者,「口音」也成為連俞涵在時代劇中必修的演員功課。

對於如何練習不同口音,連俞涵表示:「我的朋友的親戚,剛好是山東人,當時我就跟著這群人一起學山東話,其中也有一個老師在教我山東腔,不過大家的腔調其實都不太一樣,我要從中學習拿捏平衡,經過四堂的山東話課,我就去綠島拍戲,途中如果遇到台詞增加的狀況,也會打給老師請教。」

而面對歷史時代劇的意義,連俞涵則說:「我會記得生活中某些不重要的片碎時刻,比較慢才能夠學會理解自己,也是透過戲劇作品,才能理解過去與自己,這都需要時間消化。」

DSC02142
Photo Credit: 高雄電影節提供
連俞涵

至於余佩真,則是曾以公視學生劇展短片《神算》入圍第48屆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女主角獎,同時拿下第16屆台北電影獎最佳新演員。

余佩真今年也以公視新創短片《蝴蝶》入圍電視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女主角獎,而出自西班牙籍導演文二北投的《蝴蝶》,恰巧也在描述極權。

以演員余佩真、韓寧為首的《蝴蝶》,將背景放在虛構的近未來,在虛構的未來世界中,《蝴蝶》讓觀眾認知到,未來的台灣輸了內戰,淪為極權勢力下佔領的一省,至此台灣進入戒嚴時代。至於余佩真最終在片尾唱出的「我想我死後應該會上天堂」的歌詞時,成為極權壓迫下的美麗與哀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