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繪圖之亂:藝術已死,人類輸了,人工智慧將抹殺台灣藝文產業?

AI繪圖之亂:藝術已死,人類輸了,人工智慧將抹殺台灣藝文產業?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I繪圖在為來幾年成為繪圖圈的「遊戲規則」將會是勢不可擋的趨勢。真人繪師是否會被淘汰,人類創作藝術的時代已經結束了嗎?目前主要有兩派說法......

以近期最為熱門的Novel AI為範例。它的的基本訂閱價格為10美元,可無限使用小說生成器,並且可在一個月內生成250張512x512像素的圖片。換算下來,每張圖片的成本僅為新台幣1.25元左右,就算是進行多次演算也遠低於人工手繪價格。此外,甚至有許多不須花錢就能使用的AI繪圖程式。

為了反駁這項雙贏迷思,我們首先要了解「合成謬誤」的概念。

簡而言之,「合成謬誤」是指:「對於每個人都理性、高效率的行為,可能為整體環境帶來負面效果,最後反饋到決策者身上。」

經濟學上最出名的合成謬誤有二。第一,宏觀經濟學之父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的「節儉矛盾」理論指出:個人的儲蓄行為雖被奉為道德與理性的表現,但大量儲蓄會使市場上的金流停滯,最終導致市場蕭條,有錢沒地方花,宏觀意義上的「越存越窮」。

第二,後凱因斯學者的「消費不足悖論」指出:商品降價雖然能提升銷量以及讓消費者享受更平價的商品,但同時也將對生產方造成利益擠壓(Profit Squeeze)。商品減價可能造成原物料產業與商店員工薪水停滯,商品減價也可能讓長期收益不增反降,投資人失去信心,從而降低整體社會的購買力,宏觀意義上的「越便宜的越貴」。

同樣道理,當AI繪圖逐漸普及,真人繪師的勞工市場勢必被壓縮,從而導致新創藝術的產量銳減。一段時間後,當AI 再也沒有新興的繪畫風格可以學習,全世界的美學發展就會陷入史無前例的停滯。

由此可知,手繪與AI繪圖可只不是文化與經濟的取捨,無條件支持AI繪圖的人打著科技與進步的旗號,實際上破壞了合理的藝術市場的演進結構而不自知。就算不考慮「真實性」與藝術家失業的問題,由AI藝術主導的社會也將進入一個空洞、同質、著重於滿足人類的動物慾望、充斥著所謂「藝術品」卻感受不到其美感的時代。

藝術價值本就無法使用傳統的封閉式經濟學衡量,效益通常也不是解釋社會結構最有用的理論。短期來看,繪師與買家的利益也許都會因為AI技術而提升,但長期下來反而會讓藝術圈失去發展的動力,讓艾倫口中的「藝術已死」成真。

RTXAOQLF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總結

無論如何,AI繪圖在為來幾年成為繪圖圈的「遊戲規則」將會是勢不可擋的趨勢。真人繪師是否會被淘汰,人類創作藝術的時代已經結束了嗎?其實不然。因為AI畫作與真人畫作具有本質上的區別,我們無法將AI與藝術家的矛盾,簡略地歸結為科技進步與傳統價值的拉鋸戰。

至少,藝術家仍具備「創新」與創造「真實性」的職責。AI可以輔助藝術家們進行創作,但由人生體驗衍伸出的真實藝術終究無法被AI取代。所以,比起對AI進行各種制度上的管控,台灣社會更應該要提倡的是「美學價值」。保障學院派與自由藝術創作者的權益,打擊劣質又低廉的政商包工程美學,並對新創藝術團體抱持樂觀的態度。

正如多產的藝術家畢卡索所述:「有些畫家將太陽變成了一個黃點,但也有其他人憑藉他們的藝術和智慧,將一個黃點變成了太陽。」無論AI能合成出多少優秀的作品,那些無法引起共鳴、無法訴說故事的畫作終究只是個精緻的黃點,而非太陽。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