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之聲》專訪吳國光:習近平收緊經濟政策,使得中共在國際上失去了兩個優勢

《德國之聲》專訪吳國光:習近平收緊經濟政策,使得中共在國際上失去了兩個優勢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共二十大將於10月16日在北京開幕,習近平是否借此機會獲得第三屆任期成為輿論的焦點。人們也關注著中共新一屆常委名單,和誰將接任李克強成為國務院總理。二十大後,疫情政策是否會放寬,中國和西方國家的外交關係能否回暖,也是值得談論的問題。德國之聲就此專訪了美國史丹佛大學中國經濟與制度研究中心的高級研究員吳國光教授。

文:劉文(採訪記者)
受訪對象:吳國光(美國史丹佛大學中國經濟與制度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

  • 德國之聲:您覺得習近平在二十大上是否將破例連任三屆?他會否受到明顯的來自黨內的挑戰?

吳國光:在五年前,十九大之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被修改,當時大家已經預知到他會連任第三屆。從那以後,我沒有看到中國的政局發生重大的變化。在權力的構成方面,習近平越來越強化他個人的權力。有什麼力量,在五年當中都不能阻止習近平的第三屆任期,忽然在最近的兩、三個月,兩、三個星期就能做到這一點呢?當然,政治這個東西總會有突然的變化,但是趨勢、體制本身都是很清楚的。

中國共產黨的體制,是一個自下而上的意願表達很困難的一個體制。並不是說一個領導人不受大家歡迎就會下台,這是民主體制下的邏輯。如果中國人的體制是這樣,中國就不需要爭取民主了。所以我覺得從體制角度,從過去五年政治趨勢總的發展來看,習近平得不到第三個任期,在二十大上平穩下台的這種可能性是很低微的。

討論這個問題,我覺得就好像討論一個不存在的問題。

  • 德國之聲:常委中的栗戰書和韓正都已經滿了68歲,他們的位置會空出來嗎?如果空出來的話,有可能入常的新人有誰?總理會是誰?

吳國光:我覺得這樣的問題,對於細致地分析中國領導層,是有價值的,但是對於一般的大眾去理解中國政治局勢的走向,用處不大。過去李克強做總理做了十年,政治局常委中的汪洋等好幾個人被認為不是習近平的親信。

他們在這個位置上的時候,沒有成功阻止習近平在過去十年裡把權力集中到自己的手上,並且實現了一系列不受民眾、不受國際社會歡迎的政策,包括疫情清零的政策,包括經濟上的很多做法,包括對外的做法。

李克強在中國官場的資歷比習近平還要深。李克強、汪洋他們過去和習近平沒有一個派系上的緊密聯繫,他們在地方施政實行的一些經濟上的方針,比如汪洋在廣州實行的方針,和習近平過去十年裡實行的一些方針有明顯的不同。但他們坐在重要的位置上,卻不能改變習近平在過去十年中的施政路線和基本方針。

習近平的權力在過去十年裡已經加強了,上來一個人做總理,我覺得只能像李克強一樣,不可能改變習近平施政的總體路線。

實際上,中國一般的民眾不會太關心誰坐在哪個位置上,大家更關心的是這個整個體制所帶來的政策成果的結果,對中國民眾基本生活的影響。當前第一位的是防疫政策,接下來的是經濟發展。

  • 德國之聲:為什麼習近平在2018年能成功修憲呢?

吳國光:中國政治的邏輯從毛澤東時代以後,從天安門事件以後,到2018年修憲,其實開始發生了一個基本的改變。這個改變,我用一個學術術語來講,就是從過去的「寡頭集權」轉變到「獨裁集權」。寡頭就是至少有那麼幾個人,他們這一組人來掌握整個體制,權力集中在他們手上。這是,特別是胡錦濤時代的一個狀況。

獨裁集權那就是一個人說了算。哪怕是二把手李克強,也不過是習近平手下的一個跟班。他不可能在習近平面前有很大的話語權。我覺得這個轉變在2018年修憲就已經顯示出來了。

你問的問題很好,他為什麼能夠成功修憲,就是因為他們已經把這些人成功擺平了。這個修憲不是原因,是習近平下個星期能成功獲得第三任期的一個法律依據。但是他能夠完成這樣的修憲,是因為他已經在第一個任期中完成了個人權力的集中。他才能實現:我想延長任期,我就可以讓憲法有修改。

  • 德國之聲:習近平是如何能夠給在第一個任期,就把幾位和他不是同派系的領導人擺平呢?

吳國光:因為習近平坐上了第一把手的位置,也掌握軍隊權力,其他領導人都不可以過問軍隊事務。這個就是中國共產黨體制的原因,第一把手的權威,總是遠遠超過其他領導層成員。第二把手說的意見,如果第一把手不同意,沒有任何別的可能,就是聽第一把手的。

中國共產黨這個領導體制,一直沒有改變過。這個黨不僅高度集權,自上而下,而且最高權力是依靠暴力。誰掌握了暴力機器,誰就是這個黨的老大。習近平能夠迅速集權也有其他的因素。整個中國共產黨的精英階層在1990年代以後的中國的迅速市場化過程中,攫取了大量的私人的利益,這個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腐敗。

由於這些人,每個人的屁股都不乾淨,那麼當習近平上台以後,用反腐作為武器清洗他們的時候,實際上,人人自危。你不反抗,光把你貪污的幾十億拿出來,按照中國的法律,就可以殺掉你,判你死刑。所以你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去反抗習近平的集權,你想的是,最好我能拍習近平的馬屁,讓他不會反我。因為習近平的反腐敗很明顯是有選擇性的。總而言之,這些都是體制造成的。

RTXJUJ0P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 德國之聲:最近這段時間,因為嚴格的防疫政策,可以看到一些小規模的抗議,遊行的行為,在網路上也開始聽到一些反對的聲音,您認為人民群眾的意見表達對習近平的統治會有影響嗎?

吳國光:習近平在最近幾年裡面很明顯地激起了中國民眾的不滿。民眾也借助一些方式,包括社群網站,小規模的實際的行動表達他們的不滿。非民主體制一個最大的特點就是它不在乎民意。民意不能通過現有的政治制度來影響政策,來影響誰是領導人。

所以呢,我們雖然看到在中國,特別是最近一年出現了大面積的高度的民意的不滿,但我們將要看到的領導層的重組,很可能不會受到影響。「清零政策」延續了這麼長時間,也沒有放鬆。接下來可能有放鬆,但也不是因為民意的不滿,而是習近平已經通過過去幾年的防疫清零政策,達到了他一些沒有明講的政治目的。

這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很大的謎。在一般的社會中,如果你有不滿,你就不僅會有表達,還會有行動。在防疫的過程中,你看到三個月的孩子被從媽媽身邊奪走,把他們隔開來,你看到重病的老人要去醫院看病也不可以去,最後甚至因此生命受到威脅。我想,一般來講可能會激起民眾的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