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英格蘭醫學期刊》:台灣可能是唯一在減少檳榔使用方面,取得有記錄進展的國家

《新英格蘭醫學期刊》:台灣可能是唯一在減少檳榔使用方面,取得有記錄進展的國家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英格蘭醫學期刊》這篇文章共有11段,其中兩段提到台灣,尤其是提到「台灣可能是唯一一個在減少檳榔使用方面取得有記錄進展的國家」,以及「成千上萬的十幾和二十幾歲的衣著暴露的檳榔西施」。我把這篇文章局部翻譯如下:

《新英格蘭醫學期刊》9月22日發表〈The Seeds of Ignorance — Consequences of a Booming Betel-Nut Economy〉(無知的種子——檳榔經濟蓬勃發展的後果)。作者William Moss醫生的工作單位是塞班島加拉班市聯邦醫療保健公司耳鼻喉科頭頸外科。

我看到這篇文章後,就搜索檳榔的最近相關資訊(限定一年內),結果看到三篇有趣的文章:

《新英格蘭醫學期刊》這篇文章共有11段,其中兩段提到台灣,尤其是提到「台灣可能是唯一一個在減少檳榔使用方面取得有記錄進展的國家」,以及「成千上萬的十幾和二十幾歲的衣著暴露的檳榔西施」。我把這篇文章局部翻譯如下:

在2022年,在世界大部分地區銷售一個沒有警告標籤的致癌物仍然是合法的。檳榔樹(areca palm)的纖維種子,通常被稱為「檳榔」(betel nut),已經在整個亞太地區種植了數千年。堅果被咀嚼但沒有被吞下。它通常放置在口腔中,以菸酸為基礎的檳榔生物鹼(arecoline)被經口(transorally)吸收。

人們將這種物質用於增強警覺性的興奮作用,而在某些情況下會產生輕微的快感。儘管咀嚼習慣千變萬化,但檳榔通常是與煙草、熟石灰和植物葉子一起使用。根據經常被引用的估計,2002年全世界有六億檳榔使用者,這使得檳榔中的檳榔鹼成為繼咖啡因、尼古丁和酒精之後第四大最常用的藥物。

除了被國際癌症研究機構歸類為第一類口腔致癌物外,檳榔還會促進非惡性牙源性疾病,並與迅速增加的全身性疾病和不良妊娠結局相關。許多人是在青少年時期開始咀嚼檳榔,不知道其破壞性的影響,並且缺乏對口腔癌的了解。有大量證據表明,近幾十年來,整個亞太地區的檳榔消費量和口腔癌發病率均急劇增加。這些地區的政策制定者,一直忽視採取公共衛生舉措來解決檳榔的生產和使用問題——這是一個價值10億美元的產業。

除了少數一些例外,其他地方的情況也沒什麼不同。台灣可能是唯一一個在減少檳榔使用方面取得有記錄進展的國家。自1990年代後期實施多項政府資助計劃(包括全國教育宣傳、戒菸課程和種植替代經濟作物的激勵措施)以來,台灣多個年齡組的檳榔使用量顯著減少。

然而,該國的檳榔問題仍離解決很遙遠;因為相當大比例的工人階級仍繼續咀嚼。此外,檳榔貿易在台灣已被廣泛性感化(sexualized):成千上萬的十幾和二十幾歲的衣著暴露的檳榔西施(binlang girls)仍然散佈在高速公路上的透明隔間裡兜售檳榔。

儘管取得了一些成功,但台灣減少檳榔使用的努力並未在其他地方得到複製,包括在附近有類似咀嚼歷史的地區。例如,即使公共衛生專家預測2016年至2030年僅在湖南省就會有大約25萬例新的口腔癌診斷出現「人道主義災難」,但中國政界人士並未對檳榔的使用做出嚴肅回應。

事實上,在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期間,檳榔公司分發了由口罩和檳榔組成的免費工具包。這些產品有多種水果口味,廣告商使用色彩繽紛的廣告和朗朗上口的短語,將它們推銷給工人階級。湖南省的銷售額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長。最後,在 2021年底,政策制定者採取了選擇性廣告禁令作為回應,其中不包括強制披露健康風險的規定。

就目前而言,醫學界被困在局外,因為一個基本上不受監管的行業助長了一場全球健康災難——這令人痛苦地提醒我們,在解決特權人群和邊緣化人群之間嚴重的健康差距方面進展甚微。也許著名的神經科學家Santiago Ramón y Cajal在1899年說得最好:

「每種疾病都有兩個原因。第一是病理生理(pathophysiological); 第二,政治。」

本文經林慶順教授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