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電視金鐘獎】陳亞蘭帶出的性別討論:女性導演的困境與突破,台灣影視產業足夠多元嗎?

【2022電視金鐘獎】陳亞蘭帶出的性別討論:女性導演的困境與突破,台灣影視產業足夠多元嗎?
Photo Credit: 欣湉國際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2第57屆電視金鐘獎,資深歌仔戲女演員陳亞蘭憑藉《嘉慶君遊臺灣》,創下台灣電視史首位生理女性飾演男主角獲得視帝的先例,外界普遍認為這是台灣對多元性別開放的認同與肯定。對於本屆電視金鐘獎隱約存在的性別議題,曾擔任評審團主席的曹瑞原,以及本屆入圍的女性導演蔡銀娟、鄧依涵又是如何看待?本篇文章從業界工作人員的角度,試圖以訪談探索影視產業的性別狀態。

即將登場的2022第57屆電視金鐘獎,開創了台灣影劇歷史新紀錄,資深歌仔戲女演員陳亞蘭以歌仔戲《嘉慶君遊臺灣》入圍最佳男主角,創下台灣電視史上首位以生理女性反串男主角的「女身男相」角逐視帝的演員先例,外界普遍認為這是台灣對多元性別開放的認同與肯定。

陳亞蘭接受訪問時直率表示,本來自己就決定報男主角:「就以角色來界定嘛,我們在戲裡面就是男主角,因為我們就是演小生。」這次寫下電視金鐘獎里程碑,讓陳亞蘭感動沒有愧對恩師楊麗花。她有感身處於進步、成熟的年代,好的演技不再被性別所侷限,多年來女扮男裝的鍛鍊、基本功的練習付出終於被看見。

陳亞蘭史無前例搶金鐘視帝  女性第一人(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陳亞蘭

而以《火神的眼淚》入圍本屆電視金鐘獎戲劇節目導演獎的蔡銀娟,身為女性,也表示陳亞蘭入圍男主角深具意義,「比較重大的意義在於,電視金鐘獎遊戲規則的與時俱進。

由於該劇陳亞蘭飾演的角色(嘉慶君)是男性而不是女性,因此該劇報名時就是報男主角獎,我也蠻認同這樣的選擇。畢竟,無論是男演員還是女演員來飾演嘉慶君,這個角色(嘉慶君)在該劇裡的確就是男性啊。」

由於電視金鐘獎報名是按照角色性別,而非演員本身,陳亞蘭坦言,原本以為歌仔戲女扮男裝的角色應該是沒有機會,沒想到卻史無前例地入圍了男主角,傳承了傳統戲曲。陳亞蘭特別感謝評審願意突破傳統思維,見證台灣社會觀念轉變,更是歌仔戲文化傳承的重要里程碑。

「第一次看到很驚訝,原來電視金鐘獎是以角色的性別來分別,而不是以個人的性別。現在國外有些獎項,也決定不再以男女性別區分原有的角色,而是採跨性別的方式。」憑藉《第一次遇見花香的那刻》角逐迷你劇集(電視電影)導演獎的女性導演鄧依涵,幾部作品大都聚焦在同志議題、身體經驗以及性別意識。

從三金(金馬、金鐘、金曲)的歷史來看,雖然電視金鐘獎常有同志相關議題入圍或得獎,但整體的氛圍及觀念,一直都是三金之中比較偏保守的。況且當年風靡全台的《梁山伯與祝英台》,反串的凌波都沒有機會以「女身男相」入圍男主角。因此這次評審團大膽跳脫世俗性別束縛,確實是值得大大書寫的突破性創新。

陳亞蘭史無前例搶金鐘視帝  女性第一人(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陳亞蘭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