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特法則與「hygge」:丹麥精英在充滿庸人的社會中,如何正確的炫富?

洋特法則與「hygge」:丹麥精英在充滿庸人的社會中,如何正確的炫富?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論「hygge」的本質,就是用各種手段無微不至地創造出一種溫吞吞、甜膩膩的氣氛,以此換取眾人以波瀾不驚的心態去參與無目的、備感安全和親切的社交場合,藉以打發時光。然而在如此重壓下,反叛hygge文化的精英仍然大有人在......

前面說到北歐社會的「洋特法則」。我更傾向於稱之為「一碗水端平」法。這當然要有賴於北歐均富社會主義,其收稅稅率之高,實施手段之高效,連張居正見了也會自愧不如。

在丹麥最惹不起的是收家用垃圾的環衛工人,交稅越多的則越要低調做人,比如到了餐館絕不能對侍者頤指氣使。實際上更多時候是侍者對食客頤指氣使,社會平等的意思就是每個人在餐廳的待遇都一樣壞,還是請儘量回家自己做飯刷盤子吧;區區五百萬人的社會,大家好才是真的好,遊戲規則一定要設計得人人都有贏牌的時候,打牌要打八分不能打十分。

所以,手氣好或心氣高的人,就要善於藏拙,更不要讓弱者知道他牌弱技更弱,此所謂「洋特法則」。這種藏拙倒不是「扮豬食虎」之類的策略,而更接近莊子的「寓於庸」。

說真的,這是一個為庸人而設計的社會。

維京人的航海時代早就過去了,舉國上下有幾艘巨無霸資本大船,比如製藥業的諾和諾德(Novo Nordisk)、靈北(Lundbeck)、LEO Pharma,能效業的丹佛斯(Danfoss),樂高玩具、嘉士伯啤酒、馬士基航運,都佔取相當部分的國民生計。久而久之,真正出身草寇而天賦異稟的森林之王,在這種連科舉制都沒有的環境中,是一定會抑鬱的。

所以多少代的丹麥精英中還是有人放著大船不上,偏要乘一葉扁舟揚帆遠航,到異國開展職業生涯。如《走出非洲》的作者Karen Blixen,連海明威都要敬她三分,早年投稿給丹麥出版商卻數次遭拒,是先在英語世界闖出一番天地,作品才得以翻譯回丹麥文,得到本國人的承認。

又如當代丹麥小眾美妝品牌創始人Ole Henriksen,其同名產品線在好萊塢深受歡迎,在絲芙蘭也屬暢銷,回來丹麥的美妝連鎖店Matas卻常常要打折。

流行文化裡面,丹麥樂隊「Michael Learns to Rock」在本國就是1993年左右曇花一現,到現在還是印尼監獄金曲;樂隊Aqua已經解散多年,一曲「Barbie Girl」仍然響徹泰國和菲律賓夜店;好萊塢的丹麥籍男星的命運也差不多,比如長居美國的喜劇泰斗Victor Borge,九十歲的時候還年演六十場,只不過是丹麥牆外一枝梅,開花牆外香。

先在丹麥本身已經出名,然後闖好萊塢也成功成仁的,大概只有常演惡棍的Nikolaj Coster-Waldau(在《權力遊戲》中飾演Jaime Lannister),以及2006年度詹姆士邦德電影Casino Royale裏面演大反派那位出身演藝世家的Mads Dittmann Mikkelsen。

Cast member Mikkelsen poses during a photocall for the film Jagten at the 65th Cannes Film Festival,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如何在「洋特法則」下正確的炫富?

以上諸位好歹還算在一定程度上擺脫了洋特法則,而丹麥國內精英則必須愈加含蓄柔軟。其炫富範例如下:我上法語課晚班(沒辦法,專業裝逼需要),同學中有位老者是某丹麥大醫院的神經外科主任,每次呼機一響就得回醫院。老師問他工作壓力這麼大為啥還要苦哈哈地學法語,他嬌羞地說:「剛在南法買了個度假屋,為了方便和物業交流。」

同理,除了遛狗(兩條以上、不同品種、配色和諧)、打獵、遊艇運動之外,丹麥有錢人最愛幹的事情就是一身工裝在後花園除草。雖然他們沒有翡翠白菜這種東西,院子裡那幾棵樹仿巴羅克花園風格修成各種幾何形狀則是必修課,風再大也要全年伺候,頭上的打蠟防水遮陽帽被吹到鄰居家院子裡才利於社交。

花鳥蟲魚之類的涉獵越廣越好,週末在水族館帶著第二任老婆的青春期小孩吃會員專享時段早午餐時,方能對鯨魚種類倒背如流,以示內心柔軟如北歐馴鹿水草。

此外,中老年成功男士再墜愛河時,去皇家戲院聽近三小時的Tosca這類過場是免不了的,那地方年代久遠,座位設計是馬蹄形,上個廁所動靜會很大,搞不好第二天會上八卦雜誌被寫衰,所以要經常運動以免腎虛。

至於運動項目選擇上,自行車騎不動皮划艇也可,冰凍只要不到三尺就要每天下水,最好能在不掉水裡的前提下自拍到身後兩只天鵝相隨,並讓秘書在地球日前夜放上推特頭像。

如果以上都不靈光,也可以買一雙看不出價碼的四百歐元黑色麂皮球鞋去配免燙法蘭絨西服外套,外面務必再披上一件兩千歐不知名無牌防風滑雪服,尤其是沒雪可滑的時候。

豪車可以有,社會責任感強烈的土豪一般選特斯拉而不是賓士,但請先熟悉最新車鎖系統,否則很容易在還有五分鐘就要開董事會時打不開車門;Volvo性價比高也不能隨便開,因為那是預留給謹小慎微的高中老師或會計開的,BMW 320則是土耳其移民專用(因為丹麥文發音很像「三個土耳其人」)。

shutterstock_207658651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頂流土豪的話,女眷就不能再亂用名牌包了,否則容易被誤認為丹麥東北來的的鄉下人,dress code請參考女王妹妹;女王的各種餐會他一定是參加過的,女王兒媳的慈善活動他一定是要捧場的,女王不會騎他家的馬(血統不對)但一定坐過他家的綠色能源直升機,別人家的大理石桌子是涼的他家的是熱的,因為底下安了感應式制熱系統⋯⋯如此等等。

精英們處處憋屈,需要放飛自我的跑了一大批。瑞士現在還住了五萬丹麥富人,那裡的稅率當然是不同的。

如何正確的「hygge」?

按照傳統醫學「如被蛇咬,十步之內必有解藥」的原則,在槍打出頭鳥的同時,丹麥人當然得想辦法把精英們內心的腫痛給按摩下去,於是就有了「hygge」這劑狗皮膏藥。當然「hygge」這個詞丹麥人已經用了兩百多年,最初源自挪威語(在丹挪分家以前),原意是一種沈靜、沈思,到了丹麥語中便演繹為「舒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