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有份好工作,數萬名韓國人住進「考試村」

為了有份好工作,數萬名韓國人住進「考試村」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使是天之驕子的南韓SKY名校畢業生,如今也充滿重重危機。坐落首爾邊緣地帶的考試村,絕對是考試文化造成的奇景之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蘇品慈

「在大企業工作能替你跟你的家人保留面子。」Hur Jai-joon,韓國勞動研究院研究員

南韓的菁英學校與補習文化盛行,2013年南韓統計,家長在子女教育的部分支出共為180億美元(相當於5760億新台幣)。為了能考上好大學,南韓學生平均睡眠時數僅5.5小時,下課後學生則前往被稱做「hagwon」的私人補習班,至少待到晚上十點,而如此的補習文化,延續到大學畢業後求職,甚至還有「考試村」 。

南韓學生自殺率高居首位

南韓大學修學能力考試(College Scholastic Ability Test,CSAT)於每年11月舉行,家長紛紛前往廟宇祈求神明保佑小孩考試順利,手持祝福標語的學弟妹會在考場外替學長姐加油。

年年苦讀,搶吃公家飯

不過,即使南韓學生順利從大學畢業,也不能保證有著美好未來。 

1982至2015年,韓國的青年失業率平均為6.88%,今年4月的青年失業率則為10.30%。自2008年金融海嘯後,韓國年輕人更加傾向穩定的公職工作,但公務員考試競爭激烈,考生年齡層遍布20至40多歲,每年約30萬的考生只錄取1萬名,而法律系畢業生則需耗費數年光陰,準備律師國家考試。

而台灣部分,根據2014年臺灣考選部數據,公務人員初等考試錄取率最低者為廉政類的0.48%,最高者為財稅行政類的3.1%。

27歲的金同學在房間內折棉被,許多韓國考生住在宿舍裡準備國家考試。攝於2012年12月13日。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金同學從自己的小房間走向公共浴室。攝於2012年12月13日。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有3萬名考生,在被稱為考試村(Gosi Chon或Goshichon)的地方苦讀著,花費數年準備低階公務員考試,許多人來自非知名大學畢業生,他們的選擇多為考取公部門。攝於2012年12月13日。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首爾考試村的學生吃著約70元新台幣的路邊攤。攝於2012年12月13日。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輕人文重理工,「SKY」三大名校畢業也沒用

首爾大學(Souel)、高麗大學(Korea)、延世大學(Yosei)是南韓高中生心目中的頂尖大學,就像如天空般需要仰望,三間學校合稱SKY。其它名聲不錯的學校,還有韓國科學技術院(KAIST)、成均館大學、浦項工科大學等。

但是,即便名校畢業,尤其是人文科學生,也很難找到不錯的工作,據韓國中央日報的調查:「首爾大學、延世大學、高麗大學(SKY)人文社會學科畢業的3745名畢業生中,只有1701名(45.4%)順利就業。」更有甚者,「三分之一的SKY人文社會學科畢業生處於無業游民狀態。 」韓國第二大的現代汽車錄取者100%都是理工科學生,連三星的錄取者中,人文科畢業生僅占10至20%。

70名大學生擠在釜山的私人補習班教室,準備三星集團的考試,希望能獲得保證一生的工作。該港口城市位於首爾東南方約420公里處。攝於2013年10月28日。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想進三星,先去三星補習班

韓國新鮮人一般都希望能進入如三星、SK、LG、現代汽車等大型企業,因為他們具有響亮名氣及較高的薪資。

三星集團(Samsung Group)旗下的員工多達49萬9000名,其中有一半派駐海外。雖然集團有著嚴重的派系違反勞工權益狀況,但公司十分重視人才培育,在董事長李健熙任內實施的「地區專家」計畫,今年更任命350名員工到世界47個國家熟悉當地市場,而如此高規格培養一名地區專家,需花費28萬美元

然而,想要進入三星須通過重重關卡,除了書面審查,三星有著專門的性向測驗(SSAT)及鉅細靡遺的面試,而現代汽車集團專屬測驗HMAT,分成邏輯、分析、人格特質等考科。

今年三星集團及與現代汽車集團,釋出約1萬1千名職缺,預估將有9萬名求職者參加筆試,更需與美國、加拿大應徵者同步競爭。

25歲的申聖煥(Shin Seong-hwan音譯),正在在釜山的私人補習班接受模擬面試,他的父親是三星員工。攝於2013年10月28日。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韓國年輕人在考試村排隊等待不在籍投票。由於考試村有眾多的年輕選民,選舉時不得不額外設立臨時投票站。攝於2012年12月13日。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成敗尚未定局,青年仍需向前

南韓高等教育的畢業生學歷貶值,有些類似臺灣面臨的22k現況,在禹皙熏(우석훈)與朴權一(박권일)合著的《88萬韓圜世代》(88만원 세대: 절망의 시대에 쓰는 회망의 경제학)書中,指出韓國目前20到30歲青年平均月收入僅88萬韓圜(相當於24352元新台幣),1/3是依靠非典型勞動工作為生。

如何打破薪資停滯,尚是一個未解的謎。但是,如同經濟學家泰勒•柯文所言:「在『實力至上』的時代,收入不平等現象會更加明顯。傑出的人才將會不斷地從貧困中崛起,因此更容易把那些落後的人遠遠拋在後頭。上進心有多麼強烈,將會成為預測一個年輕人未來是否飛黃騰達的最好方法。 」

這世代的年輕人,準備好迎戰全世界的競爭者了嗎?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圖輯』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NL 編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