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感受自由》:性別、種族、權力、文化,是什麼決定了表達差異性?

《讓感受自由》:性別、種族、權力、文化,是什麼決定了表達差異性?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同我們所見,不平等、不公正以及不公平,往往會和憤怒一拍即合,這就是我們人類的本性。憤怒常常會和恐懼結合,總而言之,它造成了不滿與不和諧的強烈混合,這聽起來很像當今存在的世界。

文:馬克.布雷克特(Marc Brackett)

被隱藏的訊號

關於如何表達情緒,我們都有不同期望和個人原則。這些原則有許多都無傷大雅,只要不會干擾我們過著健康生活的能力即可。但是,這些原則中有很多與污名有關,而這只會讓我們退縮,甚至產生反作用力。我父親的原則使得他無法跟我談論他自己的童年時的受害情況,這可能有它的內在邏輯,但是在現實生活中展現出來的,是羞辱人和暴力攻擊。

多年來,我注意到人們在表達情緒的時候,會因為身處的地方以及身邊的人是誰,自在的程度也會跟著有所不同。有些人甚至不知道自己其實正在表達某種情緒。我們認為自己是在掩飾真實感覺,或擺出一張撲克臉,但是我們的微表情可能包括微妙的假笑,很快地翻了白眼,或輕浮地盯著某人的眼睛,透露出心裡想的可能非常不一樣。

表達通常是一種共作技能(co-skill),有點像網球,而你沒有辦法一人打網球。如果我們的聽眾沒有發揮的作用,就不太可能出現有用的溝通效果。我們當中有多少人正處於情緒危急之際,但抬頭看到親人正在檢查他們的電子郵件,或者在Instagram上張貼發文,或看著窗外,可能夢想著如何逃脫。對方有可能不在乎,或沉迷於科技,或者擔心你會說出他們寧可不要聽到的東西。

我們都發送不會造成誤解的冷漠訊號,這種訊號存在於我們的防禦性肢體語言中,例如缺乏眼神交流,微妙的聲音變化,還有,有點太久的沉默當中。同時,我們都知道當別人拒絕把注意力放在你身上,感覺會有多受傷。

因此,表達步驟涉及一項關鍵技能是聆聽。不只是聽而已,我們必須對任何被說出口的話,保持開放、耐心與同情。不要雙臂交叉,不要一直走來走去,不要移開視線。這也是情緒科學家和情緒法官之間的差異性可以發揮作用之處。我們藉著對於所聽到內容如何回應,透過我們的話、肢體語言、臉部表情和眼神交流,傳送出了「我與你同在」,「我不是在評判你」,以及「我想要了解你、幫助你」的訊息。

除了對自己和向他人施加的所有個人限制之外,還有許多關於誰可以或不可以表達哪種情緒的社會規則。這些規定往往源於有害的刻板印象。在社會動蕩的時刻,就像我們今天所經歷的,規範正在轉變與演進。如同我們所見,不平等、不公正以及不公平,往往會和憤怒一拍即合,這就是我們人類的本性。憤怒常常會和恐懼結合,總而言之,它造成了不滿與不和諧的強烈混合,這聽起來很像當今存在的世界。

實際上,當今許多爭議,都源於我們如何體驗和表達我們的感受的差異。

是什麼決定了表達差異性

性別:這是決定情緒表達的主要力量。根據研究,與男性相比,女性傾向於更全面地表達自己,尤其是正面的情緒也更擅長把悲傷和焦慮之類的負面情緒內化。另一方面,男人傾向於表現出比女人更高的攻擊和憤怒。但是,測量受試者的情緒激動生理跡象,例如血壓和皮質醇的釋放時,男人的得分比較高,表示他們的感覺可能跟女人一樣強烈,只是內在卻比較壓抑。

女人能夠比較輕鬆地表達自己的感受,因為她們比較自在地運用臉部表情、手勢和音調。研究人員說,儘管女人比男人更常微笑,但是性別差異直到孩子上國中的時候,才開始出現。女人總是被期待要保持微笑,這是目前正在持續調整的性別差異的一部分。女性開始拒絕陌生人對她們要保持微笑的勸告,而將其視為一種騷擾。她們的憤怒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必須面對永遠都要表現出快樂的長期壓力。但同樣的要求對於大力鼓吹女人必須如此男人來說,並不存在的。

男人和女人都會哭,但是女人比較願意在家人或朋友的陪伴下哭泣,而男人則傾向於一個人哭。女人的同理心比男性更高,在部分程度上可以解釋那些眼淚。

種族:種族是另一種強大的影響力。少數族群報告指出,他們擔心情緒展示會落入舊刻板印象所設的陷阱中,並引發強烈的反應。因此,非裔美籍的母親在一項調查中說,他會勸告自己的兒女要緩和憤怒的表達,免得受到跟白人比起來更嚴厲的批判。憤怒是對於不公正和不公平常見的反應,而恐懼則是對於迫在眉睫傷害的反應。這種動態的呈現可以看作是默默承認非裔美國人受到白人多麼不公平的對待。然而就情緒層面而言,最有資格生氣的族群,卻最覺得他們不能表達出來,而白人則享有所謂的「憤怒特權」(anger privilege),亦即擁有表達憤怒的權利而不必擔心受到懲罰。

抑制情緒的另一個因素是,在高犯罪率地區長大的孩子,被教導無論他們內心的感覺如何,都要表現出堅強以及低度情緒化。這可能是一種短期目的與自我保護的一種形式,但從長遠來看,可能會對自我知識多添一道障礙。性別、種族、文化和階級共同構成了一種強大的組合,可以抑制某些情緒的表達。

在2018年美國公開賽決賽期間,塞琳娜.威廉斯(Serena Williams)因為喊裁判為「小偷」而受到處罰,那是發生在裁判因為她擊碎了網球拍,而罰了她一分的時候。過去,男性球員曾大喊、尖叫,以及直呼裁判的名字,但在比賽中都沒有受到處罰。這是男性和女性的憤怒如何被不同看待的最新例子。性別鴻溝有多種形式,近年來我們都聽到相關辯論。當男人強悍時,他們是堅強、有自信的展現;而當女性強悍時,她們就會被稱為專橫以及控制狂。當一個男人提高他的聲音時,每個人都會立刻注意;而當一個女人這樣做,她會因為尖銳或歇斯底里而被請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