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智庫:中共打造「邊疆網紅」欲洗白人權劣跡,形同國際輿論戰場上的大外宣「游擊部隊」

澳洲智庫:中共打造「邊疆網紅」欲洗白人權劣跡,形同國際輿論戰場上的大外宣「游擊部隊」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澳大利亞智庫20日發佈一份報告,指出中共過去兩年透過第三方機構的協助,在YouTube上推廣以少數民族年輕女性為主角的影片,希望藉此對抗批評其人權紀錄的國際輿論。

文:William Yang

澳洲智庫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週四(10月20日)發布的新報告指出,過去兩年中國共產黨在YouTube上透過以新疆、西藏與內蒙古等地少數民族年輕女性為主角的影片,對抗國際上批評中國人權紀錄的聲浪,並藉此重塑中國的國際形象。

該研究主要以18個YouTube帳號的1741個影片作為素材,所有的帳號關注人數介於2000至20.5萬之間。大部分帳號在2020年至2021年間創立,主要內容都與中國官方的少數民族論述相近。

報告將這些影片中的少數民族女性稱為「邊疆網紅」,並指出由於這些網紅在影片中以更個人化的溝通方式呈現內容,所以影片內容比傳統中共黨媒較生硬的內容更具說服力。報告寫道:「對中共來說,邊疆網紅代表的是中共在國際輿論戰場上的『游擊部隊』,而黨媒則是負責在輿論戰中衝鋒陷陣,大殺四方。」

ASPI團隊也發現,這些影片原先是在中國內部的影片平台發布,目的是為了滿足內部宣傳需求,但後來為了對抗國際輿輪對中國人權紀錄的批評,才轉移至近年來被中共視為在思想層級上,對抗國際社會十分重要的YouTube。

報告作者寫道:「這些影片內容十分貼近中共的論述,但是影片中較為粗糙的表達方式,卻傳達了一種更真實的感覺。這些影片為中共製造了一種虛假的邊疆合法性與透明度,這些目標是中共黨媒一直想實現的。」

報告共同作者萊恩(Fergus Ryan)在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ASPI這次的研究主要聚焦在研究「邊疆網紅」YouTube帳號背後的生態體系與商業模式。而在研究的過程中,他們注意到YouTube影片的評論區,有許多觀眾熱情參與討論,但這些用戶大多是海外的中國人。他說:「我們需要做更多研究,才能瞭解這些影片產生的實際影響為何。我們需要知道這些參與討論的YouTube帳號的真實性。」

中共如何在YouTube推播影片

ASPI在研究中發現,雖然觀眾會以為這些影片似乎是由「邊疆網紅」個人製作的,但實際上,這些中國所謂的「專業用戶生成內容」,是透過多渠道網路(MCN)機構的協助所產生的內容。報告提到,對於中國的少數民族女性來說,活躍於西方國家的社交媒體平台上是不尋常的現象,因為這樣的舉動通常對他們來說是危險的。自從2017年起,有大量維吾爾人因使用外國社交媒體與外界聯繫,而被關入新疆的再教育營,或被判刑入獄。

報告也補充道,這些「邊疆網紅」通常都受到中共的仔細審查,也被認為在政治上是可靠的。這些網紅製作的內容,在YouTube發布前也會受到自我審查,或是受到多渠道網絡、中國內部影片平台的監督。

ASPI表示,雖然「邊疆網紅」本人因中國禁止YouTube而無法透過所謂的「YouTube合作夥伴計畫」獲利,但他們仍能經由多渠道網絡機構與YouTube間的協議,從這些影片賺取資金。

報告作者寫道:「有鑑於不少多渠道網路都公開承諾推廣中共所製造的外宣內容,這也產生了一個令人不安的現象,那就是這些多渠道網路機構能透過在YouTube上推廣假訊息來獲利。」

ASPI的資深分析師萊恩告訴《德國之聲》,這次的研究發現中國正在改變他們在社交媒體上的大外宣策略。他說:「中國共產黨正在用看似真實的人物推動大外宣。這些影片都已經通過了各層的審查,所以影片內容都符合中共的論述。對社交媒體平台來說,這是一個難以處理的問題。他們很難知道這些聲稱自己是新疆維吾爾人的帳號是真是假,因為這是一個全新的問題,而中國也正在充分利用從這個問題所延伸出來的模糊地帶來推動大外宣。」

社交媒體平台該如何應對?

此外,ASPI發現,中共與受到專業支持的「邊疆網紅」合作,其中一個目的是為了確保由中國政府支持的內容,在搜索結果中排名靠前。報告指出,通常搜索引擎的演算法傾向於優先考慮新鮮的內容,或是定期發布影片的頻道。報告指出:「從中共的角度來看,透過黨媒、『邊疆網紅』或是外國網紅不斷在YouTube上發布內容,便可蓋過其他重要或較舊的內容。」

ASPI認為,中共在YouTube上散播「邊疆網紅」製作內容的這一現象,顯示中共想要測試如何針對可能破壞其戰略目標的議題,塑造網路上的政治語言。報告發現,透過由多渠道網路機構管理的中介帳號,向YouTube用戶推播「邊疆網紅」的內容,可以讓中共隱藏與這些網紅之間的關係,並製造一個看似支持中共論述的「獨立」聲音,藉此向全球傳播假訊息。

該報告指出,中共持續完善其在全球進行外宣與推播假訊息的能力,令他們擔憂的是,西方社交媒體平台與政策制定者,似乎忽視了中共為了對抗國際輿論採取的新策略。

ASPI建議,社交媒體平台不該允許代表中共進行外宣與推播假訊息的多渠道網路機構透過其平台獲利。他們也不該將這些機構視為官方合作夥伴。報告寫道:「社交媒體平台在標示中共官媒與官員帳號時,應該把與中國官方有關聯的網紅帳號一併標示出來。」

ASPI的資深分析師萊恩向《德國之聲》表示,該團隊過去幾年針對中國大外宣進行的研究發現,中國的宣傳機構正在充分利用中國的私營部門與廣大的市場。他說:「我們經常看到中國外交官將中國社交媒體上最多人關注的內容,移植到推特等西方社交媒體平台上,而他們很容易因此在西方社交媒體平台上受到廣泛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