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術的發明(下)》: 醫師將來的任務是治療疾病,抑或是負責強化賽柏格新人類?

《手術的發明(下)》: 醫師將來的任務是治療疾病,抑或是負責強化賽柏格新人類?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是一部宏觀的外科手術史,由大衛・史耐德醫師撰寫,內容從古希臘醫生對人體的危險猜測說起,一路寫到改變世界的20世紀植入物革命。再加上自己接受醫學訓練的過程,以及與病患之間難忘的回憶,讓這本書更加引人入勝。

文:大衛.史耐德(David Schneider)

未來

未來的樣貌會是什麼樣子?簡單的答案是:關節置換、心臟節律器、醫用導管、人工網膜、心臟瓣膜和腦深層電刺激器都逐漸進步。調整其設計和修改原型,都將帶來微小的改進,但每個專科領域的製造商打造出一系列的植入物,就代表的科技上的大幅躍進,也時常會開啟過往從沒有人挑戰過的疾病領域。

醫療器材製造商的規模將會越來越小。

人工心肺一開始約為衣櫃的大小,有多個呼呼作響的滾筒——扭動的管子中湧動著深紅色血液——以及無數個零件。機械化的心臟是在近幾十年才發展起來的,目的是為不須臥床的患者提供心肺功能。雖然八○年代第一顆植入式的人工心臟確實植入在患者的胸腔中,但負責供電的電池仍大的像洗碗機一樣。對於人造心臟來說,這種運作過程十分顛簸,但現在這些設備皆由外部微電腦控制,電腦則由火腿三明治大小的電池供電。總而言之,患者四處走動甚至運動時,都會背著一個小背包。

除了胸部的傷疤,現代的機械心臟接受者還有一個明顯的特點:他們沒有脈搏。這些機器的內部有連續轉動的葉片,無須會開關的閥門(心臟瓣膜)就可以驅動血液流動。

新型的機器還會更小,未來的發電設備有可能會使用像鋼鐵人身上的植入式電池,一次就能用上好幾年。未來的人工心臟將不再像機器幫浦,反而會小到難以想像的程度。事實上,雖然現在還無法想像,但未來的人造心臟可能是奈米級大小。

我們的腎臟大約與拳頭一樣大,但需要大約身體五分之一的血液供應。它們負責清除血液中的廢物(排到尿液中),並保持電解質平衡。當腎臟衰竭時,必須接受活體腎臟移植或定期洗腎。目前,洗腎機高約四英尺,類似一個帶管子和旋轉氣瓶的小型人工心肺。人們不禁要問,這些機器不到幾十年內會變得多小?人造腎會小到可以植入體內嗎?我實在不敢說不會。但隨著人工器官持續變成微型,治療方式也會更有效地避免使用到人造器官。

隨著基因編輯技術(CRISPR)的出現,毫無疑問地,每個人都將完成DNA解碼。

更重要的是,我們能藉此糾正遺傳缺陷。所有可能與遺傳相關的疾病(遺傳性疾病或染色體損傷)都將成為過去,包括類風濕性關節炎、心衰竭和皮膚癌等。

創傷(包括脾臟和肝臟撕裂、肺塌陷、骨折和腦部挫傷)似乎是人類生活當中的必然。具保護性的運動器材或增強版的車輛安全系統,都能降低傷害的嚴重程度。然而,在有如科幻小說的未來,有沒有可能完全無人傷亡?我猜「不太可能」,但幾十年前,應該也沒人想到大腦植入物可以消除手部顫動的症狀。

如果生命是宇宙中最神聖的東西、如果「生命權是人類最基本的價值」,那麼死亡就是危害人類的罪過。一旦要開始延長人類壽命,醫療照護產業的影響層面將變得更加重大。如果我們注定要活上幾百年,我們是否會都更害怕創傷和無謂的死亡?在現代遭遇車禍而意外死亡是一回事,但在未來原本預期能夠活上好幾個世紀,卻也因車禍而死亡,又是另一回事了。最終,我們可能會更加畏懼死亡。

我們真能戰勝細菌嗎?這些微生物戰士可能是我們最嚴峻的挑戰,不過我們一旦真正利用了基因控制的力量,我們怎麼能打賭人類沒辦法消除這些威脅呢?也許對人類更大的威脅,將是星際太空船帶回在其他星球演化了數十億年的外星微生物。你一定覺得我瘋了。

可以想見在未來幾十年裡,將會展開一場三管齊下、對抗各種疑難雜症的戰爭,這三種方式分別是:生醫藥、植入物和基因治療。在基因治療的補救措施獲得更多改良之前,生醫藥(藥物學和營養學領域)將繼續在細胞層次上治療疾病。當這些都無效時,就會考慮植入某些裝置以治癒疾病。

例如,人們直到一九二○年代純化出胰島素、以每日胰島素針劑來治療糖尿病之前,並不完全瞭解糖尿病。隨著胰島素幫浦的出現,針劑就變得不那麼重要了。雖然人們對植入的胰臟組織已進行深入的研究,期望能恢復患者自體胰島素的製造功能,但基因治療仍是最終極目標。對於糖尿病來說,從生醫藥、植入物和基因治療切入的戰爭依然存在,但在一個世紀後,應該沒有人會選擇用注射胰島素的方式治療糖尿病,而這將會是無可避免的趨勢。

你可以用以下問題來檢驗醫學未來學家的信念:如果你現在必須把全部資產投資到一家專門的醫療公司,然後接下來的一百年不能碰那筆錢,那麼你會把錢投資到哪裡?是製藥公司、人工關節製造商、基因研究的公司,還是研究生物電的公司?雖然我本身就是骨科醫師,但我實在無法想像一個世紀後人們還在置換關節。同樣道理,應該也不會有患者持續進行化療,因為屆時根本不會有人罹患癌症。因此,決定要投資在生物電研究或基因研究的公司,取決於你認為醫學的未來將著重在哪個領域。醫師將來是負責治療疾病,抑或是負責強化賽柏格新人類?

人類肯定會在一、二十年內使基因改造成為常態。有可能在一個世紀內(甚至更快),每個人都能擺脫遺傳的錯誤,這甚至會成為強制性的措施,因為有染色體缺陷的人會因此被視為「罹病的」,到時已經無關個人意志的問題了。我預言,二十二世紀的人們反抗「基改」的力道,會使當今的反疫苗勢力看起來弱不禁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