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棉看見台灣的影子(五):北漂的「金邊女子圖鑑」,柬埔寨移工為何離鄉背井?

在高棉看見台灣的影子(五):北漂的「金邊女子圖鑑」,柬埔寨移工為何離鄉背井?
Maya理想的家園,綠意繚繞、樸食暖心。Photo Credit: May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Maya以外語能力為敲門磚,工作留學累積跨國人脈,境內外遷移養成世界心態,交織為遷移潛力(migration motility),創造向上流動機會。這個旅程,由女性自我成長的渴望驅動,Maya透過異文化激盪,益發將內在高棉精神打磨剔透。

文:Lucy Chang,採訪:Vutha Srey

編按:本文為系列文章,請見:在高棉看見台灣的影子(一):柬埔寨金邊也有台灣味?巷弄中的台灣鄉愁在高棉看見台灣的影子(二) :當曾經的成衣王國從台灣卸下擔綱後,如何在柬埔寨找到春天?在高棉看見台灣的影子(三):歷經了「大驅離」,柬埔寨現代化的鉅變是怎麼發生的?在高棉看見台灣的影子(四):做工的人親手砌成大廈,在自己的國家卻無以為家

前幾篇文章,我們探究柬埔寨社會轉型過程,未竟的現代地籍制度,搭上市場化扶貧策略,引致非預期的過度負債,推動大驅離浪潮,將農民變成勞工,驅策到都市成為「奇蹟的女兒」「做工的人」,成就當代高棉經濟奇蹟。柬埔寨的現代性,以人群漂流為代價,游離的個體奮力逐夢,益發極化的平行世界也依此而生。

異曲同工,世界經濟以勞動力遷移為引擎,這個關連因疫情更加顯露無遺。邊境管制導致移工輸入國人力荒,生產活動、照顧工作,面臨嚴苛挑戰。台灣作為移工輸入國,獨立媒體一系列故事,帶我們看見勞動力背後的人。他們撐起台灣漁業王國,撐起本土農業命脈,撐起家庭照顧甘苦,還有電子產線台灣之光。流離轉徙於平行世界之間的移工,從全球發展序列的後端凌空躍向前端,出賣素樸的體力與年華,成就他國產業競爭力及舒適生活。

台灣也是移工輸出國。過去1960-70年代,嘉義大林勤肯熟練的伐蔗女工為改善貧苦家境,乘船到日本沖繩南大東島賺取美金,補充當地糖業外流人力。如今,2012年以來,高等教育擴張的大專畢業新鮮人,因台灣低薪無望的職業前景,奔赴日本尋求國際觀,填補地主國人口衰退產生的中階技術人力空洞。那麼,高棉人民又是為何出走?

為何成為移工?

根據國際移民組織統計,2010年全球移民有2.1億人,由於非法移民數量難以統計,實際數字更高。另外,還有7.4億「境內移民」,光是從農村前往工業化城市的中國農民工就高達2億,他們與國際移民有許多相同特質。跨國與境內移民,合計至少佔全球人口1/6。移動為何成為趨勢?移工為什麼離鄉背井?透過移動,他們想追尋什麼、又想擺脫什麼?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必須了解移工輸出國發生什麼事。2020年柬埔寨人權組織LICADHO發布一項於泰柬邊境班迭棉吉省(Banteay Meanchey)做的研究,發現微型貸款債務與跨國工作高度相關。根據調查,村民離開家鄉主要動機,是為了償還微型貸款,也有人借錢是為了支付出國工作費用。某些微型貸款機構專員,甚至以家庭成員成為移工,作為借款先決條件。有的金融機構接受歐洲發展機構的泰銖投資,直接以泰銖提供貸款給柬埔寨人,確保該家庭需要來自泰國的收入來償還,進一步加重借款人為還債而遷移的壓力。據統計,旅居泰國的正式與非正式柬埔寨移工(註1),粗估約200萬人,佔全國人口一成多,主要集中在農業、漁業和建築等勞力密集產業。

移動,於是成為個人不甘命運的搏鬥。然而,當代地理上的人群流動涉及國家界線,使得跨國移動並非自由隨意,而需在制度框架與個人條件交織的有限選項,走出一條路。國家如何看待勞工輸出?個人如何摸索出路?接下來我們將利用兩篇文章的篇幅,從鳥瞰視野,梳理國家如何凝視人民跨界流動。作為對照,我們也將匍匐蟲瞰,摸索個人遷移軌跡,追尋移動的意義。其中,考量首都金邊的國際性,漂向金邊的「境內移工」,也將納入討論。

01
Photo Credit: Vutha Srey
暹粒省街頭的季節性移工,一台鐵牛車就是一個家。

國家視角的移工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