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蔣萬安:以前大家都講「北漂」,現在變成「脫北」

專訪蔣萬安:以前大家都講「北漂」,現在變成「脫北」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范瀞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談到為何蔣萬安回台後會加入國民黨,他表示:「經國先生勤政愛民,到現在還深烙在台灣民眾心中」,除了十大建設,就連台積電也是當時趙耀東、孫運璿這些官員與民間的科技人士共同決定。「這就是有遠見,為國家長遠發展打下基礎很重要的關鍵。」

採訪:楊士範|文字整理:李芯

早在約2013年,馬力歐就因為業務上的合作,結識還在擔任律師的「Wayne」。某個禮拜天,他接到一通電話:「欸,你知道那個蔣萬安說他要去參選了。」

接著,如同台北市民所看到的,蔣萬安2015年從協助創業團隊的律師身份轉往政治之路,首度參選不但打敗黨內勁敵羅淑蕾贏得初選,也順利當選立委進入國會。4年後打敗民進黨推出的吳怡農連任立委,之後更接受國民黨提名、參選台北市長。這年他才43歲,就像他受訪時提到的,證明了國民黨有年輕的「新血」。

台北市長選戰開打前期,蔣萬安被評論「躺平」、「佛系」參選,但隨著大選逼近,他一掃過去競選總部空轉的形象,頻頻端出政策牛肉、也狂打對手疫苗爭議。

「以前大家都講『北漂』,現在變成『脫北』」,在台北市出生長大的蔣萬安,談到未來時雙眼發亮:「我覺得台北市必須要有一些改變。」

蔣萬安訪談完整Podcast:

問:什麼時候開始有參選台北市長的念頭?

答(蔣萬安):我出生在台北、唸書也在台北、成長過程也在台北,我看到過去這幾年,台北市很多相關建設算是停滯。更讓我驚訝的是,這6年多來人口流失非常嚴重,20萬人是一個很驚人的數字,其中6成都是青壯年父母帶著孩子搬離台北。

以前,大家都講「北漂」,到台北希望靠自己的努力闖出一片天、實現夢想,並在這裡安身立命;現在變成「脫北」,大家搬離台北,表示這個城市留不住人才,不再像過去這麼有競爭力。

我認為台北市到了一個十字路口,必須要做一個決定,沒有辦法再墨守成規。我在這邊出生長大,覺得台北市要有一些改變。

問:除了大巨蛋之外,還有什麼是現階段你當選的話,會列為第一個、趕快去推進的?

答:每一次我在基層,不管碰到哪一個年齡層,大家都對「都市更新」有共鳴,因為台北市的建築物真的太老舊。現在台北市的老舊房舍超過40、50年的非常多,這不只影響到市容,也影響到市民的居住安全,內政部有一個調查,如果台北市發生規模6.2的地震,會有4900多棟建物倒塌。

上個月我去大安區的信維整宅,是40年前興建、共有500多戶,窄窄的走廊堆滿家具、瓦斯桶、鞋櫃甚至冰箱,不只生活環境惡劣,還有非常嚴重的公安疑慮。現在他們也在進行「公辦都更」,但卻在推動上卡關,因為第一階段要原住戶90%的同意、門檻太高,整合到81%就卡住了。

所以,我提出「早進場、擴量能、增彈性」,降低第一階段門檻、讓政府提早進場,增加人力預算、加快都更審理速度,針對有歷史背景的整宅,透過審查方式放寬基礎容積率。否則,我們真的不希望大地震造成建物傾倒、或任何傷亡。

問:你過去帶的是一個立委團隊,現在要面對到的是一個8萬人的市府團隊,你要怎麼帶領這些人?

答:我在獲得國民黨提名參選台北市長之後,很快去拜訪了歷任的市長,其中,黃大洲市長跟我講了一句話說:「萬安,在推動任何市政,你會碰到各式各樣的阻力,但是你要記得、要告訴你的團隊,你做這件事情的決心,你要展現這個決心。」

矽谷的經驗告訴我,其實政府的角色是要協助排除各項的法規障礙,城市的治理也是一樣,你要進步就必須要突破框架,敢於突破法規的限制,這是我一直堅持的。我在立法院也是一樣,在很多重要的議案上面,堅持我認為對的事情。

問:意見大家都有,但為什麼你決定的事情就會是對的?

答: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一定要去了解市民的需求、以及市民朋友的心聲。我的城市治理理念是公私協力、由下而上。由下而上指的就是我們未來的決策模式,了解基層市民期待要解決什麼問題,然後形成共識,由下而上推動市政。

民意代表一直在基層走,我們不管是推動法案、監督政府,都是站在民眾的立場,市民的需求、市民的期待才是最優先的考量。

問:你太太在書裡講的一句話非常有趣,他認為你不是一個獨裁的領導者。我好奇的是,你覺得自己是一個怎麼樣的領導者、管理者?

答:我其實就是就事論事,大家看我在立法院的表現也很清楚,我不喜歡透過激烈的言語,肢體動作、金句來表現自己,我維持自己的風格:對的事情我會堅持,當你做得不對,我會嚴正地指出來。這就是我一路走來堅持的做事風格,當然,我想未來也是如此。

問:你說國民黨在你的成長過程中影響沒有那麼大,為什麼從美國回台、決定出來選的時候,還會選擇國民黨?

答:我從美國回來後之所以會決定參選,最主要是當時協助很多新創團隊參與政府的修法會議,但往往最終沒有結論、不了了之,讓我有一些無力感。我覺得與其我在體制外大聲疾呼,不如跳到體制內好好推動法案,不只幫助到產業,甚至幫助到台灣民眾。

坦白講,那個時候沒有想過我會通過初選,如果初選沒過,我就再好好經營4年,下一次再試。既然選擇走這條路,我就會堅持下去。

這是我當時的參選過程,我對國民黨當然是認同,而且大家覺得國民黨沒有年輕的新血,我希望用我的參選告訴外界,也是有年輕人願意參與公共事務。

至於認同國民黨什麼,最重要的包括經國先生勤政愛民,到現在還深烙在台灣民眾心中,不管是十大建設,就連很多年輕朋友津津樂道的台積電,也是當時趙耀東、孫運璿這些官員與民間的科技人士共同決定。這就是有遠見,為國家長遠發展打下基礎很重要的關鍵。

問:如果這場選舉沒有打贏的話,你對於未來有什麼樣的規劃或想法呢?

答:我覺得做一份工作就把它做好,不只是擔任律師,擔任立委或是候選人,我都盡全力朝自己的目標邁進。台北市我會走遍大街小巷、緊握每一雙手,爭取民眾的認同,只要有機會我就一直講,面對面告訴市民我的政策是什麼。

我也希望未來在後疫情時代,台北市要舉辦大型國際會展、甚至是嘉年華,像是每年在美國德州奧斯汀(Austin)舉辦的「South by Southwest」,最早是音樂節、後來納入電影和多媒體,結合新創、科技,每一年吸引國際觀光客和專業的人士來到奧斯汀,不只帶動奧斯汀的發展,也活絡觀光、旅宿、交通、餐飲、商圈,我希望台北能夠舉辦這樣大型的國際會展。

問:簡單來講,就是你覺得你一定會贏就對了(笑)?

答:我要贏,才能夠把這些理念一一的落實。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