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警察丟包包和睡袋算是妨害公務嗎?

往警察丟包包和睡袋算是妨害公務嗎?
Photo Credit:othree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丟包包或睡袋就可以阻礙他們執法的話,那警方的能力跟素質也真的是滿低落的,內政部警政署甚至應該對這樣的情況出來回應跟全面的檢討。

文:法操編輯群

在今年2月,台北地檢署一口氣將318、323、411共3大案偵結,起訴黃國昌、林飛帆、陳為廷、魏揚、賴品妤、蔡丁貴、洪崇晏等118人。

(相關新聞:太陽花學運今偵結:起訴黃國昌、林飛帆等118人

在檢方起訴中提到,被告賴品妤、林楷翔等2人為了阻止警方將議場內群眾架離,竟分別基於妨害公務之犯意,站在議場門內之椅子山上,向該大隊員警黃俊雄等人丟擲包包、睡袋等物品,以此方式對依法執行職務之員警施暴,檢察官並依刑法妨害公務罪將上述兩人起訴。

刑法135條規定,對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施強暴脅迫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警大黃惠婷教授有對所謂強暴脅迫做出解釋,黃教授認為「強暴」是指直接或間接對公務員進行身體上的影響,讓公務員「難以執行公務」,而「脅迫」則應限制在有暴力通知的將來惡害(就是直接了當的告訴執行公務的公務員我要用暴力傷害你了) (註1)。

本文認為黃惠婷教授的定義較為合理,警方執行公務前一定有受過較一般人民的特殊訓練,根據內政部公開有關警察所受的訓練,在警技的部份扣掉3000公尺、游泳50公尺等一般體能訓練外,更有柔道(包括「前迴轉倒法」以前迴轉倒法躍過1人、「摔倒法」等看起來很困難有殺傷力的動作)、擒拿警棍術及綜合逮捕術等一些較為進階的訓練,這些訓練除了會讓警方的生理機能較一般人更為強壯外,也會讓警方在執行公務上更不會受阻,執行上更為順利。

換句話說,因為警方有受過「執行公務的專業訓練」,所以並不是只要反抗警方就應該符合本罪的構成要件,更何況這些抵抗的行為是真的要讓這些「受過專業訓練」的警方真的難以執行公務,始會讓本罪的構成要件該當。

再回頭看看本件起訴書裡面賴品妤等人到底是怎麼妨害公務的,檢方在起訴書裡面說:「賴品妤等人向該大隊員警黃俊雄等人丟擲包包、睡袋等物品」。如果丟包包、睡袋算是一種會讓受過專業訓練警方難以執行公務的行為,本文就要對中華民國對於警員訓練的方式產生疑問了!這些根本不堅硬更甚是柔軟的包包跟睡袋就算丟中了警察,警察到底會產生什麼執行公務的困難?更何況,檢方的起訴書裡面,完全沒有提到他們到底丟到警察了沒?

防害公務的行為不應該是一個抽象的概念,應該是要有實然的結果產生才會構成犯罪。檢方在起訴的時候如果不是未考慮到實然情況即起訴,也等於對中華民國警方的執法能力產生疑問。

畢竟,如果丟包包或睡袋就可以阻礙他們執法的話,那警方的能力跟素質也真的是滿低落的,內政部警政署甚至應該對這樣的情況出來回應跟全面的檢討。更何況,若警察真的會被包包和睡袋妨害執行公務,我們也建議檢察官,是否該好好查一查警政訓練系統中是否有何奧妙之處?

註1:〈妨害公務員執行公務行為〉 黃惠婷 月旦法學雜誌 73期 P19

Photo Credit:othreeCC BY 2.0

本文獲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孫珞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