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如影而行:鍾喬劇本選輯》:就像一股集結底層人民意志所發出的吶喊,在社會夾縫間掙扎求生

讀《如影而行:鍾喬劇本選輯》:就像一股集結底層人民意志所發出的吶喊,在社會夾縫間掙扎求生
Photo Credit: 鍾喬提供,許震唐攝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想,在現今資本與共產對立的世界中,我們也不急著戴上有色的左派眼鏡來看這部劇本輯。因為就我看來,裡面收錄的作品實實在在地站在台灣的土地上,用最貼近生活的角色、最接地氣的語言、最具本土特色的音樂形式,以及富有批判性的思考,為一段段卑屈的故事與受壓迫的角色們發聲。

文:郭宸瑋(劇場藝術工作者/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劇場藝術創作研究所碩四生)

跟鍾喬老師的緣份,一切要從認識《拜金歌劇》開始。今(2022)年7月間,我正頭痛自己碩士畢業的其中一部作品,該以什麼形式寫成?當時,我正整理台灣移工研究的論文與資料,雖然我還未準備好,但我仍舊背著背包、帶著筆電前去指定的咖啡廳跟指導我創作的善祿老師赴約。

期間我把最近創作上的焦慮說予老師聽,並提到想以2005年高雄捷運的移工暴動事件作為創作的切入點。善祿師像往常一樣,總用一貫輕鬆的微笑面對我,輕聲的說道:「你提到的高捷事件,讓我想起以前看過的一個演出叫《拜金歌劇》⋯⋯」

善祿師向我簡介這部作品,聊到鍾喬老師正是本屆台北文學獎的評審之一,也正是給予我作品高度評價的評審。我是一個極度相信緣份的人,而劇場正是一個讓緣份相遇的場所。那時此刻,我心中一震,感覺到這又將會是一場特別的際遇嗎?指導結束前,老師推薦我看本校戲劇碩班畢業的學長陳俊樺撰寫的論文《左的文化抵抗:差事劇團十年研究》。

而後,我按圖索驥上網搜尋《左的文化》論文,就此打開我對鍾喬老師與差事劇團的認識。也才發現《拜金歌劇》早在2006年12月在華山文化園區,就進行為期兩週,總共七天的演出。我也震驚的發現,原來在台灣一個極度倚靠資本結構的經濟國家,還有屬於另一種我未曾聽到的聲音,彷彿誤打誤撞進入一片桃花源。

而就在我閱讀完《拜金歌劇》[1]以後,突然有了新的靈感,雖然我放棄高雄捷運移工暴動事件,但此劇卻提供議題融入歌唱形式的可能性,幫助我突破當時的創作困境。

後來,就是找老師來當我畢業的口考委員,這又是另一段特別的相遇了。總之,緣份帶我到這裡,為新出版的《如影而行:鍾喬劇本選輯》(以下簡稱《如影而行》)寫下一些心得分享,推薦給未來有興趣閱讀的讀者。

306309243_509147137492776_16556823513856
Photo Credit: 鍾喬提供
《拜金歌劇》海報

劇場就像一面「鏡子」,它映照當代社會的各種角度與形貌。戲劇是一種娛樂,卻也讓我們在世界的經典中看見社會的各種面貌。

諸如:簡國賢透過《壁》反映國民政府下的台灣社會貧富樣貌;達利歐・弗(Dario Fo)以《一個無政府主義者的意外死亡》,借喜劇諷刺與揭露米蘭警局的自殺懸案;亞瑟・米勒(Arthur Miller)的《推銷員之死》,為身處美國的小人物在資本世界逐漸消亡的生命與夢想;又或是娛樂性高的經典音樂劇《Chicago》,以1927年發生在美國芝加哥的犯罪事件嘲諷司法體制的腐敗,當然也不能不提及布萊希特(Bertholt.Brecht)一生奉獻自己透過戲劇作品,留下一個更好世界的志向。

這些我所敬佩的世界經典,無不在刻畫人與社會的連結,也正以戲劇回應現實世界的種種黑暗面。從世界經典的角度再回身閱讀《如影而行》,會發現從古至今專制的社會氛圍、掌握較大資源者,或人民的壓迫者所使用的語言、姿態及形象,千百年來不曾改變,就像他們能夠「通靈」說好的一般呈現在不同時代、國家與劇作家的戲劇作品裡。

我們能在《如影而行》看見《拜金歌劇》裡的陳老闆,以狐狸的形象投射資本世界向利益靠攏的資本家、《戲中壁X》從簡國賢、惠子與宋非我等歷史人物,回望受到台灣白色恐佈政治追殺的社會氛圍,或是《闖入・廢墟》以充滿寓言與象徵的編劇手法影射政治的醜陋。《如影而行》收錄鍾喬多年來的戲劇作品,在一頁頁間從底層角色的視角感受與窺探一幕幕血淚事件的過往,如臨現場般的具象在腦中。

戲劇並非只能從創作者的身上提取經歷,也不只是依靠劇作家的想像力與創作能力完成作品。其中必然包含創作者經過資料收集、田調訪談、製作討論等過程中,逐步提煉精華向觀眾分享。

投入藝術創作的人,除了需要豐富的人生閱歷,也需要敏察生活,不斷地將生活中的各項素材轉化為作品,使觀眾從故事、寓意,以及各種符號間抽絲剝繭,發現其中的內核。這並非容易的事。

然而在《如影而行》裡,你偶爾能看見劇作家化身在特定角色身上,同時又能透過角色的厚度看見扎實的歷史背景。實在令人感到興奮。因為這亦是我近兩年為了創作,進行大量閱讀、聽講、訪察的工作,只為從中得知更多我不知道的事。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2]我們身處在相對和平且安樂的年代,卻也在資訊爆炸的現在,看見科技冷漠的世態,包括我也身在其中不例外。不管處在什麼時代,總有些人特別出眾,或許不論時代好壞,他們專注在自己的成就,努力成為時代的主流。

不論如何,也暫且停下腳步以全面的眼光去照看社會的各處角落,以自己能力所及的範圍去關照需要幫助的對象。雖然我比不上關懷個案的社會工作者,也不會寫書或做研究貢獻社會,也不是一個敢於在街頭表達自己對國家或社會不滿的社運成員。

但是,我喜歡戲劇的原因在於它的包容性廣,同時能有娛樂的、情感的、奇幻的、創意的,當然也有我所關注的社會性的內容在一個空舞台上被具現。

我想我能做的就是以我懂的、會的、喜歡的戲劇關切社會,而社會需要有不同的聲音存在,亦需要大眾以不同的方式去關照世界。唯有將每個小我集結起來,我們才能以集體的力量對抗世界惡意的壓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