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美國期中選舉觀察:政治立場越來越成為親密關係中的絆腳石

2022美國期中選舉觀察:政治立場越來越成為親密關係中的絆腳石
「好在我們把票投給了同一個黨。」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約會中的這種分歧,只是極端分裂的美國其中一個症狀。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指:「如今的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在意識形態上的差異比過去50年的任何時候都更大。」上個月,《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民調發現,很多民主黨和共和黨人不是把對面的人看作政治反對派,而是「敵人」。

55歲的安吉拉・哈蒙特里(Angela Hammontree)認為自己是非常保守的——「支持擁有槍枝,支持《聖經》傳統,支持川普。」

不過,在談戀愛時,這些都有可能成為她的絆腳石。

「我離婚後約會的第一個人看起來是個好男人,」哈蒙特里回憶說,「然後我就發現,他是個該死的民主黨!」

他們約會了三個月,但是在2020年11月的總統選舉前一個月分手了。

「我受不了了,」她說,「我真的很喜歡這個人,但是我覺得一段關係如果(政治)觀點不一致,很難走得很遠。」

現在,她會在約會前在谷歌(Google)上查一下選民登記檔案——只是為了確保她不會在和一個民主黨人吃飯。

事實上,研究顯示,哈蒙特里的這種戀愛觀並非她獨有。網路調查公司YouGov和《經濟學人》(Economist)雜誌在2020年的民調發現,86%的美國人認為,與一個支持對立黨派的人約會已經變得更加困難。

專家指,你給誰投票這件事,已經成為愛情裡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對於在居住地身為政治少數派的單身人士來說,挑戰是尤其尖銳的,而且跨越了不同世代。

比如眾所周知的,在川普在職時為白宮工作過的年輕人,就會發現在自由派主導的華盛頓談戀愛很困難。

川普的前白宮顧問丹尼爾・赫夫(Daniel Huff)有一次去約會,點了雞尾酒之後,酒還沒上就已經被一個人甩下了。在那麼短的時間窗口裡,赫夫的約會對象知道了他在哪裡工作。她很快就走開了。

那一次經歷啟發了他,與同為川普前員工的約翰・麥肯提(John McEntee)在這個月較早前一起開發了一個約會應用程序「The Right Stuff」,只允許保守派人士加入。

「在自由派地盤的保守派完全是受到歧視的,」麥肯提抱怨說,「他們被迫感到自己獨自一人,完全與他人疏離。」

使用者在登記時必須透露像身高和性別等常規訊息。不過在個人檔案中添加一些個性訊息時,他們可以從一些提示中選填,比如:「隨便說一個我為何愛美國的事實」;「(我)最喜歡的民主黨謊言」;「我最喜歡的保守派評論員」和「1月6日是……」

使用者必須受到邀請才能加入。在理論上,這能阻擋自由派進入這個應用程序,不讓他們影響嚴肅使用者的體驗。

自由派的女性在這個國家的保守派地盤也同樣發現,約會很困難。

32歲的諾拉・默菲(Nora Murphy)用了數年時間在深紅的愛達荷州探尋約會體驗。在承認自己在那裏是政治少數派的同時,默菲也想要給那個地方的保守派男性一個機會。

「我們會相處得很好,然後一談到政治,就很明白,戀情是不會成事的,」她說。

最終,她與一個羅馬尼亞人結了婚。

約會中的這種分歧,只是極端分裂的美國其中一個症狀。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指:「如今的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在意識形態上的差異比過去50年的任何時候都更大。」

上個月,《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民調發現,很多民主黨和共和黨人不是把對面的人看作政治反對派,而是「敵人」。

生活在俄亥俄州坎頓的哈蒙特里承認,她的政見和約會觀是相對較新的發展。雖然有生以來就一直是共和黨支持者,但是她不記得自己年輕一點的時候有這麼在意過這一點。

「我覺得在當時我不會這麼強烈地認為這是破局的事情,」她說。

研究者認為,隨著更多單身人士與政見一致的人成為伴侶,同樣的政見會傳承給他們的子女。「這有可能會通過製造出同質化的社會網路和家庭,而擴大兩極對立,」2017年研究報告這樣說道。

康奈爾大學的政治心理學家露絲・麥克德莫特(Rose McDermott)認為,自由派和保守派與各自的政見陣營抱團生活,在近年確實已經越發明顯。

麥克德莫特博士說,一個深度分裂的當代美國敘事,無論在戀愛方面還是更廣大的社會領域,都有其真實性。

「我不認為這是在誇大,」她說,「我認為情況正變得更加嚴重。」

本文經《BBC News 中文》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