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美合作生產武器:外行談作戰,內行談後勤,不負責任的長官才整天談裝備

台美合作生產武器:外行談作戰,內行談後勤,不負責任的長官才整天談裝備
UH-1H直升機過去也是由台美合作生產|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台軍工合作的真正問題,不是細節技術,而是整個軍系的運作觀念。未來戰爭一定是打一個「系統」,而非靠幾種裝備,用上個世紀的戰術作戰。外行談作戰,內行談後勤,不負責任的長官才成天談裝備而不言其他。

近日外媒傳出台美正在洽談合作生產武器,美國國務院不證實也不否認,但這個題目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政府須得拿捏好分寸,以免得不償失。

台美並非沒有合作生產武器的前例。UH-1H直升機、F-5E戰鬥機都是合作生產前例,漢翔就是這麼起家的。美軍在伊拉克使用的5.56mm步槍子彈,許多是台灣生產的,機台是美國人的,美國技師來調校驗測,據說生產了好幾億顆。

IDF、AT-3則是台美技術合作,台灣自產。但這些軍工合作始終有個問題:當台灣十年生聚,十年教訓,好不容易取得技術突破「國X國造」時,老美便賣我們一批更好的裝備,將台灣剛長出來的軍火工業幼苗活活掐死。

所以,談論這個題目,不只要滿足軍事需求,更要顧及工業規模與延續。否則台灣即使投入大批經費,戮力幹活,也仍無法讓自己的軍火工業立足,甚至最後才發現「產不如買」,吃虧後悔卻無處申冤。

總的來說,合作生產武器,大致有三種模式:一是純粹OEM代工組裝,關鍵零組件仍來自母國,或台灣依據母廠設計圖生產組裝,做得好可反過來成為母廠供應商。二是技術轉移與ODM,台灣具有部份零組件設計能力,可以與母廠共同議定規格,甚至參與新品開發與設計。三是OBM,建立自有品牌,或垂直整合的供應鍊體系,足以自行設計產品或外銷,但因與母廠有技術合作,其利潤需與母廠協議分配。

F-5E戰機掛火箭彈升空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空軍台東志航基地F-5E戰機17日上午攜掛LAU-51火箭發射筒升空。 (民眾提供) 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傳真 111年8月17日

理論上,OBM當然是最佳選項,但母廠又不是笨蛋,怎會沒來由的培養一個國際軍火市場上的競爭者?況且軍火市場向來是個B2B,甚至B2G(Business to Government)的非完全競爭市場,多一個競爭者必會損及母廠利潤,甚至影響到母國就業。所以,OBM只能靠自己摸索創建,難以國際合作。於是,在工業合作模式上,我們只剩OEM與ODM兩個選項。

其次,軍火工業的唯一買家叫國防部,因此得先請國防部弄清楚自身需求並且列項採購,這項計劃才做得下去。問題是,我們國防部連整體戰略要走小而多的「不對稱作戰」?還是大而貴的「對稱對抗」?至今都還爭論不休。美方認為台灣沒有那個資源與能力與對岸進行全面對稱對抗,因此強力要求我方採取「不對稱作戰」,但這卻在習慣巨艦大砲的國軍內部造成相當大的反彈,甚或是陽奉陰違。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