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報導者》上線,鎖定10-15歲兒少談議題、要與「抖音」博眼球

《少年報導者》上線,鎖定10-15歲兒少談議題、要與「抖音」博眼球
配合專題報導〈下一站,大學〉,《少年報導者》上週在華山文創園區舉行「孩子,想上大學嗎?」座談活動|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李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非營利網路媒體《報導者》近期推出給10到15歲孩子的兒少媒體《少年報導者》,在媒體業待了超過20年,總監楊惠君發現新聞業現今不是和同業競爭,而是得和抖音「搶眼球」。因此,《少年報導者》透過圖文、聲音與遊戲等多元形式,和10到15歲的孩子述說國內外重要社會議題。

2019年,冰島曾替1條名為「OK」的冰河舉行告別式。由於全球暖化、熱浪連年衝擊歐洲,「OK」的冰體已經停止移動,「就很不OK」,《少年報導者》總監、前《報導者》總主筆楊惠君說道。之所以要舉辦告別式,是要告訴後人,如果及早面對氣候暖化的問題,「OK」不會死亡,親臨現場的楊惠君體認到這就是媒體在做的事情,「對現代的人懺悔,也給未來世代的人提醒」。

在距離台灣9000公里外的冰島,《少年報導者》的發想就這樣在楊惠君的心中萌芽。不過,《報導者》創辦人兼執行長何榮幸在受訪時表示:「(楊惠君)應該是從小就有這樣的想法」,因為他在進入《民生報》、《蘋果日報》及《報導者》之前,就曾經待過《兒童日報》,歷經這麼多年,更加體認到兒少媒體的重要性,才著手執行。

儘管成立兒少媒體的想法,從3年前就已經在《報導者》團隊中醞釀,但何榮幸表示,當時沒有能力、也沒有能量做這件事情。後來團隊擴大、捐款逐漸穩定,就開始針對兒少媒體的客群進行調查,結果發現15歲以上的高中生能夠直接看得懂《報導者》的報導,10歲以下的孩子理解時事議題又太吃力,因此最後鎖定10到15歲的孩子,推出屬於他們的新聞網站:《少年報導者》。

《少年報導者》與其他兒少媒體有何不同?

台灣現在也有非常多內容優質的兒少媒體,但多半是純知識性的內容,新聞性的部分較少,楊惠君認為,台灣還沒有一個媒體能有系統地和孩子述說重要新聞。何榮幸則指出,《少年報導者》最特別的地方在於,針對記者每天在報導的國內外社會議題,同步邀請青少年一起關心、思考。

截圖_2022-11-01_下午7_03_35
Photo Credit:截自《少年報導者》

點開《少年報導者》網站,原本紅色的《報導者》凹多邊形標誌,成為一隻珊瑚紅色、帶有雙眼與雙腳的「報導仔」,網頁以柔和的圓角排版、溫暖的米黃色為底。目前所刊出的文章內容,包含今年全球備受矚目的俄烏戰爭、英女王白金禧年,以及討論國內教育議題的〈下一站,大學〉專題等等,專題封面都有用心繪製的插畫與動畫。而在〈急診室裡的「炸彈」〉中,包含了2015年《報導者》剛上線時,他們與《零傳媒》共同製作了「急診人生」的新聞遊戲,讓孩子體驗急診室醫師手忙腳亂的工作環境。

之所以會運用這些媒介,楊惠君感慨,在新聞業待了超過20年,「過去你的新聞競爭是跟同業,現在競爭對手都是這些平台:抖音、YouTube。」他還透露,團隊最初有考慮過用抖音來呈現兒少新聞,雖然最後選擇了新聞平台,但仍設計了很多影像性、聲音性的內容,包含漫畫、遊戲、測驗,試圖與抖音「搶眼球」。

如何製作寫給孩子的新聞?

《報導者》的文章動輒7、8000字,《少年報導者》的許多文章又是編輯自《報導者》,仔細對照兩者的文章,可以發現到部分文字、段落有經過調整。例如在談高教反向重分配的資料新聞〈誰是台大生?台灣教育翻轉了誰?〉中,新增「新聞充電器」的欄位向孩子解釋何謂百分位數、中位數,〈被頂大魔咒困住的大學生〉則以同樣的報導主題進行重新採訪。

楊惠君表示,《少年報導者》的議題選擇不會有大人、小孩的區別,但因為孩子的閱讀能力有些落差,所以在文章的書寫上不會有那麼多層次的架構,敘述上不做倒裝,用詞不用太多情緒化的字眼,盡量是中性語氣陳述。「小孩自己會去判斷、提問、想,不需要大人框架,這是我們做兒童新聞書寫主要的原則」。

配合專題報導〈下一站,大學〉,《少年報導者》上週在華山文創園區舉行「孩子,想上大學嗎?」座談活動,邀請台大學生、幸安國小學生及大學教授一起聊聊,同時也正式對外宣告網站的成立。楊慧君表示,《報導者》一直都很重視與讀者的互動,未來《少年報導者》對於內容還有不同的想像,也會規劃更多企劃與線下活動。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