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Tech金融科技:走出硬體思維,台灣必須卡位的新產業

FinTech金融科技:走出硬體思維,台灣必須卡位的新產業
Photo Credit:Antana @Flickr CC BY SA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近年來國際上吹起了一個新的關鍵字:FinTech。FinTech是Financial Technology的縮寫。翻成中文則是金融科技。原本風牛馬不相及的兩項產業,在資訊爆炸的時代,合為一體產生了自網路平民化以來最重要的國際趨勢之一。

FinTech的產業裏充滿著許多Startups。這些Startups的創新衝擊了較不依賴科技的傳統金融體系。除了早已從Startups隊伍裡畢業的PayPal之外,FinTech的代表有行動刷卡機的Square,以及發展數位貨幣的公司如美國的Coinbase及我們MaiCoin

但是真正令大家跌破眼鏡是非洲的肯亞凌駕於美國、日本、及西歐等先進國家之上,成為落實FinTech的模範國家。

肯亞的M-Pesa是一種比WeChat早出現,在2007年就已問世的行動支付服務。提供M-Pesa服務的不是銀行而是電信業者。用戶透過行動裝置搭配電信業者,在肯亞各地的門市都可進行提款、存款、匯錢、支付帳單、購買通話時間、甚至可與傳統銀行相連申請貸款及有利息的金融商品。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總人口4500萬人的肯亞,M-Pesa約有2000萬名用戶。高滲透率讓肯亞的銀行業者曾一度聯合要求肯亞財政主管單位對M-Pesa稽核來減緩其侵略性的成長,但發現M-Pesa無懈可擊的服務比銀行業者想像來得穩健、快速、低成本。以往無法在銀行開戶的肯亞人民,因為M-Pesa的關係而享有金融電子化帶來的便利性。去年的M-Pesa在肯亞的交易總金額,更達到該國GDP的一半。

肯亞的M-Pesa成功讓以往高成本的金融服務更平民化,這也呼應了FinTech的終極目標即是運用軟體科技來提供更有效率的金融服務,推廣庶民經濟。庶民經濟能有效地縮短懸殊的貧富差距,提升人民的幸福感。以人均年國民生產總值近六萬美元的丹麥來說。M型社會並不存在,因為百分之八十的丹麥人,從技術人員到白領階級,組成了丹麥社會龐大的中產階級,對社會產生安定的效用,也是增加人民幸福感的因素。

台灣是個出口導向的國家,近幾年也跟著日本M型化。雖然政府一向都支持出口產業,但這些科技業以配合國際品牌賺取供應鏈的中間財居多,真正涉及自有品牌經營的高附加價值的企業非常少。

也由於這些產業研發的項目主要目的在於滿足國際品牌在供應鏈上的需求,在面對中國與印度等主打價格戰的國家急起直追的時候,台灣的供應鏈中間財逐漸萎縮。

另一方面,其他內需導向的產業(例如醫療,教育),雖然目標為解決民眾日常生活上的需求,但大多因為是國營事業或政府規範保護的準產業,較缺少競爭力而影響創新動力,也因此在發展庶民經濟上受到侷限。

庶民經濟的成功與否在於有效解決國內大眾的需求,增加生活的便利性以及生產力。透過發展FinTech來增加內需經濟的便利性,是台灣可以像肯亞、新加坡、以及英國取經借鏡的領域。

Singapore/UK

繼英國財政部撥款1000萬英鎊發展以數位貨幣為首的金融科技後,新加坡央行也撥款2.25億美金作為發展金融科技的研發預算。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的常務董事Ravi Menon表示,經費將用於開發一套以區塊鏈Blockchain為基礎的金融交易記錄系統,用於吸引其他FinTech的Startups來新加坡設據點提供就業機會。

Menon認為,比特幣背後的區塊鏈Blockchain機制下所產生的交易記錄系統,因透明化以及去中心化將會提供可靠、低成本、高效率的運作模式。

與英國一樣,新加坡看好數位貨幣為首的FinTech產業的未來,並期許自己能成為該產業的世界樞紐。結論上來說,新加坡的大方向在於推廣金融產業創新。以往金融產業的創新並不全是透過高科技來完成。如何運用高科技來設計出更具效率的流程以及新的商業模式來增加營收成長,增加就業機會與豐富就業內容,並提供金融用戶更好的服務,這正是FinTech產業與政府必須密切合作的領域。

Greece

人民需要的是更多的金融服務,而不是更多的銀行。如果我們可以從歷史學到教訓,那就是近二十年來銀行已導致了許多問題,加深貧富懸殊。身為歐豬五國裡的成員,希臘的債務問題其實可以追溯到2001年。當年華爾街的高盛集團為了讓希臘能成功進入歐元區,利用換匯方式來遮蓋住希臘的爛債。但畢竟紙包不住火。多年以後,希臘龐大的債務依然導致了今天的歐元危機。

希臘政府不但禁止資金外流,也規定每人每日只能提領60歐元的上限。在這樣的情況下,可以想像許多人可能連三餐溫飽都有問題。也由於現金的不足,各地出現了以物易物的交易模式。但是很快地新的解決方案開始浮現。當貨幣貶值時,黃金等保值貴金屬的需求會增加。限量發行的比特幣也因希臘脫歐的風險而上漲。但比特幣不僅是因為稀有性的保值而需求增加,還有其他兩個原因。

在資本管制措施下,許多希臘人使用比特幣將資產往海外移轉。有些人將手中的歐元轉成比特幣,再像電子郵件一樣方便地將比特幣發送到倫敦的比特幣交易所將其轉成英鎊,然後用英鎊購買倫敦最保值的投資物件房地產,以維持購買力。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另外,當以物易物的行為開始出現時,希臘人民除了自己養雞種菜自給自足,避免有錢也買不到基本物資的衝擊外,也開始使用比特幣等電子化支付工具,來解決現金短缺的問題。這也是為什麼希臘的比特幣交易所BTCGreece 5-6月的交易量成長了400%。其他歐元國如德國以及荷蘭的熱錢,也在國際金融市場因希臘債務問題看壞歐元的前提下,紛紛轉抱比特幣以及黃金。市場在6月底到7月初兩週內,看到比特幣價格從230美元漲到310美元。

NASDAQ

雖然說比特幣在許多地方與傳統金融業重疊,但從近期的產業發展來看,金融業對比特幣的看法是越來越正面。NASDAQ將利用比特幣的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來打造更安全及有效率的股票交易系統,改變股票轉移以及買賣的方式,宣布將記錄處理IPO前私人股票交易市場的私募股權投資。

由於公開上市前的市場交易對象多限於員工以及早期投資者,在交易量小的市場裡交易過程較為封閉。使用比特幣區塊鏈Blockchain的技術可以讓交易更加地透明化。高效率的電子化方式來釋出、轉移、以及管理私有公司的股權,將有助於減少弊病問題的發生。這也是近期金融業對數位貨幣為首的FinTech表示肯定的一大案例。

Visa

我們每一天都會碰到的經濟活動就是大大小小的消費行為。電子化支付的不找零,替現代人節省了時間,減少了病菌傳染的媒介,也因為交易記錄電子化而產生了巨量資料商機。但是台灣現階段主要的電子化支付僅有信用卡跟悠遊卡,而商家接受這些支付方式都需要承擔手續費以及其他的成本。不過在FinTech的領域裡,低成本電子化支付的需求,都可以透過去中心化的數位貨幣來解決。

根據CoinDesk報導,比特幣公司Xapo在5月26日表示,信用卡品牌公司VISA的創辦人Dee Hock,美國花旗銀行前總裁與前執行長John Reed,以及柯林頓時期的前美國財政部長Lawrence H. Summers,都加入了該公司的顧問委員會(Board of Advisors)。新加入的委員會成員有資深的財經背景,並稱讚數位貨幣的潛力。

Dee Hock說:「比特幣代表的不僅是未來的支付方式,也是未來的統轄與治理方式。我們雖生活在21世紀,但在許多事情上仍必須像活在16世紀時一樣,聽命於中央機構所下的命令並接受其控制。利用一個對等網路組織(P2P),以去中心化的方式來解決中央機構所不能解決的問題,比特幣就是一個這樣的例子。對提升金融交易的效率與透明度來說,比特幣帶來了難以置信的好機會。」

同為電子化支付,Visa跟比特幣產業有競爭之處。由於FinTech目的是改善現有金融架構以及流程,許多人難免認為FinTech會對傳統金融業產生威脅。但是絕大部分的FinTech是與現有銀行業者相輔相成。

FinTech幫助傳統金融體系提升效率,而金融體系既有的用戶量以及基礎設施,則可以協助推廣FinTech到普羅大眾。很明顯地Visa創辦人已看到比特幣在電子金流上的潛在影響力。他與其他金融財政的重量級人物的加入無疑對金融數位化來說是注了一記信心。

相關文章: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林佳賢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科技』文章 更多『張軒豪 @ MaiCoi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