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長選舉辯論會】少子化怎麼解?蔣萬安加碼生育補助,陳時中增加托育名額,黃珊珊說「不是發錢就好」

【台北市長選舉辯論會】少子化怎麼解?蔣萬安加碼生育補助,陳時中增加托育名額,黃珊珊說「不是發錢就好」
自112年1月起,0至未滿5歲育兒津貼、0至未滿2歲托育補助將取消排富規定|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蔣萬安主張加碼首都的生育獎勵金,生第一胎從現在的2萬提高到4萬,同時要減輕0-6歲孩子托育、幼托費用;生第二胎符合資格的父母,能夠優先入住社宅,「讓嬰兒的啼哭聲成為台北市的交響樂。」陳時中則進一步表示,自己跟中央關係最好,「我最可以跟大家溝通!」黃珊珊強調,重點是對症下藥,希望能讓年輕女性敢生才敢養。

「台北市長選舉電視辯論會」今(5)日下午2點登場,由民進黨候選人陳時中、國民黨候選人蔣萬安、無黨籍候選人黃珊珊展開論戰;黃珊珊提出少子化問題,指出2018少子女化對策計畫,5年編列2500億,審計部卻說政府政策錯誤,陳時中接任衛福部長後成立「少子化辦公室」只開一次會卻拿7.9億元,是浪費預算,是否未來還會用這種態度面對北市少子化?至於蔣萬安,長期在立法院衛環委員會卻對少子化束手無策,國家生育力仍一路滑落。

蔣萬安反批柯市長就任後,新生兒一路下滑到1萬多

蔣萬安表示,過去幾年台北市的人口流失非常嚴重,並舉例前市長郝龍斌時代,台北市新創人數接近3萬,但柯市長就任後一路下滑僅剩1萬6000多。過去這幾年來,他遇到很多年輕父母、情侶,聽聽對方對於台北市未來的想像及憧憬,不願意生小孩的人越來越多,這是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蔣萬安表示,8年來新生兒人數持續下探,過去一整年,台北新生兒人數,只誕生了1萬6695名寶寶,相較郝市府時期幾乎減少了一半,「其中一個名額還是我貢獻的。」

蔣萬安表示,投資台北下一代,就是投資這座城市的未來,因此他主張加碼首都的生育獎勵金,生第一胎從現在的2萬提高到4萬,同時要減輕0-6歲孩子托育、幼托費用;同樣,生第二胎符合資格的父母,能夠優先入住社宅,真正減輕願意生孩子的年輕爸媽所面對的經濟壓力。

蔣萬安表示,他對台北的願景不只是冰冷的建設,而是城市需要有人,才會溫暖,台北絕對不能只是一個符號,否則無法成為台北人的家園,「我要透過政見、相關的政策落實,讓嬰兒的啼哭聲成為台北市的交響樂。」

蔣萬安也表示,台北市新生兒人數新低,年輕父母不敢生,他提出生育獎勵金加倍的想法,但很遺憾,「陳時中任內居然否決台北市議會放寬育兒津貼的想法,用的理由是擔心外縣市移入台北市,不知道台北市外流人口很嚴重嗎?也希望黃珊珊能夠回答」,把炮口對準陳時中。

陳時中:打造很有愛的台北市,讓大家身心靈健康

陳時中回應,相蔣萬安在立院待那麼久,對於台北和其他地區的差別,這種城鄉差距應該是很清楚的,從中央的角度,必然要去考慮每個政策和法條的衡平性,「我們並沒有否決,而是提出相關事情時要給予提醒,我未來當台北市長,當然從台北市長的角度出發會做去和中央溝通,不是人家說不行就不行,要懂得跟中央溝通,有需求就要大聲講出來。」

陳時中更進一步表示,自己跟中央關係最好,「我最可以跟大家溝通,尋求正常管道,我未來也會針對托兒、育兒持續關注」,讓孩子安心長大,打造很有愛的台北市,讓大家身心靈健康。

陳時中也表示,少子化是全球都會的趨勢,台北市的人口這幾年從270萬減到246萬,其他城市都沒有減少那麼多,北市要檢討整體育兒政策,「0到6歲國家一起養」的政策從蔡英文總統提出來後,一步步各種補助要做好。

他提出的政見當中,包含人工生殖補助,不能生時,有冷凍胚胎,增加未來的可能機會;生產時,全年齡照顧,身心障礙者陪產;另外還有針對爸媽親職教育,爸爸也要進來幫忙;這樣大家比較願意生、敢生;還會增設「育兒指導員」,讓新的家庭和新手爸媽可以有幫手。

陳時中也指出,未來托育這塊還要再加強,他提出3.6萬元坐月子補助,讓媽媽在生產完之後有餘裕照顧新生兒,最難抽籤、名額最少的2歲公共托育必須要增加1000個名額,另外增加社區親子館、公私協力一起推動「在校安親」等,讓父母更安心,同時也有喘息的空間;相關手段做好,搭配國家中央補助,爸媽又有臨托體系又敢生,未來少子化就得以解決。

黃珊珊:提供友善托育環境,不是只發錢而已

黃珊珊表示,蔣萬安應該不會不清楚台北人口負成長的原因,除了桃園,六都都在下降,拜防疫所賜,台北被除籍十萬人口,而且台北交通有綿密捷運網絡,台北很多人到桃園新北居住,也就是以前到台北很麻煩,現在很多人移到新北、桃園。

黃珊珊強調,重點是對症下藥,希望能讓年輕女性敢生才敢養,要提供友善托育環境,不是只有發錢而已,希望打造台北的居住正義,現在台北市政府也多元提出可負擔的住宅,歡迎全國人才都來台北定居。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羅元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