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幫橫行、政治腐敗、惡法迫害,海地記者孤立無援面臨死亡威脅

黑幫橫行、政治腐敗、惡法迫害,海地記者孤立無援面臨死亡威脅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傳統新聞業已經舉步維艱的情況下,通訊軟體WhatsApp竟成為海地傳統媒體的最大競爭對手,而WhatsApp和Facebook的直播功能又可以變成一種「完全未經把關的新聞廣播形式」,讓黑幫想傳達的消息或是錯誤資訊,可以絲毫不受限制的廣為傳播。

文:陳曦

在世界各國,新聞自由都是保障民主自由不可或缺的第四權,但在許多國家,為大眾報導真實新聞的記者依然面臨生命的威脅。例如,在黑幫橫行、治安狀況惡劣的中南美洲國家海地,記者們長期面臨失蹤、被攻擊、被殺害的風險,而在國家腐敗、高官與黑道勾結得情況下,海地記者的人身安全毫無保障,甚至成為惡法針對迫害的對象。

海地記者面對的死亡危機

哥倫比亞新聞評論》彙整近年數據指出,自2019年以來,至少有6名記者在海地遇害,最近的一起死亡案件,是今年2月,一名叫馬克西米連(Lazard Maximilien)的記者,在首都太子港的紡織工人要求調薪的示威中不幸喪命,海地總理亨利(Ariel Henry)當時在推特上證明此事,並對馬克西米連表示哀悼。而事件的目擊者表示,海地警方對著示威人群開火,除了馬克西米連外,還有兩名記者受到槍傷。

在海地,無數記者曾經歷過威脅、暴力攻擊和綁架。同樣在今年2月,當地新聞媒體《天頂電台》(Radio Télé Zenith)的辦公室就被丟擲燃燒彈和槍擊;又或是在2018年3月14日,攝影記者萊加紐爾(Vladjimir Legagneur)為報導當地幫派與警方衝突,而前往太子港一處黑幫把持的社區,結果當日與妻子失去聯絡後便失蹤。

數日後,當地警方在該社區發現無法辨認身份的人類殘骸,其後DNA鑑定結果未曾公開,萊加紐爾的家屬也未曾接到贖金要求,因此許多人認為萊加紐爾已死於幫派暴力。

一開始報導,就引來威脅

《美聯社》太子港辦公室記者伊薩克(Harold Isaac)便直指,「海地是一個雷區(minefield)…從你開始報導新聞的那一刻起,就會遭遇很多威脅,因為你的新聞會把一些人攤在陽光下,而他們很可能並不樂意」。

伊薩克所言,那些「不樂意見光」的人,包括了武裝幫派、或是有權有勢的政客,以及富豪階層。長期以來,海地的政客和富豪,與黑幫之間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他們經常尋求黑幫幫助,有時雇用黑幫保護自己的安全,或是打擊自己的敵人,而這「敵人」也包括政治上的反對者。

黑幫與統治階層組成了複雜的權力網,而當地的記者幾乎沒有任何方式能夠保障自己的安全、沒有辦法尋求法律的支援保護,加上海地本身因貧窮而極度欠缺最基本的公共服務,「新聞自由」毫無保障,當局乃至聯合國也無能為力。

海地的長期政治腐敗

去年7月,海地總統摩伊士(Jovenel Moïse)在太子港住家遭槍手暗殺,現任總理亨利也被列為嫌疑名單,另外還有一名前司法部官員巴迪奧(Joseph Felix Badio)遭到通緝,原因是涉嫌參與策劃謀殺,而持續追蹤報導總統命案的《Ayibopost》等海地媒體則面臨了巨大風險。

《海地時報》(Haitian Times)創辦人兼編輯皮埃爾-皮埃爾(Garry Pierre-Pierre)指出,事實上,海地政治腐敗的情形早已是「公開的秘密」(un secret de polichinelle),在1957年上台掌權的強人總統杜瓦利埃(François Duvalier,被暱稱為「爸爸醫生」)統治時期,他的政治對手和膽敢批評他的記者就屢遭迫害,當時人們在威權的壓迫下,對言論思想進行自我審查,更遑論有自由報導的媒體。

直至1986年繼任總統的杜瓦利埃之子被流放出境後,海地才開始出現獨立媒體。

時間到了90年代初期,海地第一位民選總統阿里斯蒂德(Jean-Bertrand Aristide)上台,海地媒體獲得穩定發展,但在2010年代之後,幫派暴力逐漸主導海地。

淪為權勢者工具的海地媒體

除了政治社會環境險峻之外,海地媒體的營運也難保獨立性。海地記者維納(Edlene Verna)在2020年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便表示,「海地媒體很大程度上,依賴私人企業獲得廣告收入」;而另一名攝影記者奇瑞(Dieu Nalio Chery)則更直白地向《哥倫比亞新聞評論》表明,「每個媒體都有…被一個政治領袖收購或是接受其贊助,來維持營運」。

即使是那些與國際媒體合作的記者,也無法擺脫惡劣新聞環境下的壓力。奇瑞表示,「在海地,影像和新聞對政客來說,發揮著重要作用,因為(政府的)很多錢都來自國際社會。他們(當局)希望我們為美麗的地方——海灘之類的——拍照,但這不是我們希望做到的」。

就連幫派成員,都試圖利用媒體記者來塑造他們良好的媒體形象,例如要求媒體為其做一場正面的訪問,藉此影響外界看待海地黑幫的方式。海地最大幫派之一的G9老大切里齊爾(Jimmy Chérizier)就力圖在媒體上,將自己打造成一個反對政治和少數富裕階層的革命者,而他與海地政治高官之間也是關係密切

AP_2123676938638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2021年震災後的海地

記者逃離海地

奇瑞自己也曾遭遇黑幫暴力威脅,在年3月他為《美聯社》拍照時,報導了一場暴力抗議活動,其中有一個名叫Fantom 509的幫派,當時趁機搶劫海地著名企業家布洛斯(Reginald Boulos)旗下的一家汽車經銷店,然而布洛斯過去曾向G9支付保護費換取保護。奇瑞拍下布洛斯的商店被打劫、其後被縱火的照片,結果照片見報的3天後,G9就開始尋找奇瑞,原因是布洛斯正在競選總統,所以不樂見奇瑞的照片將他和G9連結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