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虹安助理再爆請假被扣薪、罰款存入「辦公室基金」,資深國會助理:很少見因為都是責任制

高虹安助理再爆請假被扣薪、罰款存入「辦公室基金」,資深國會助理:很少見因為都是責任制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責任制的關係,所以像是高虹安辦公室這種「遲到、病假扣薪水」的做法是少見的,資深助理表示,「遲到了或是請假,也還是要把事情做完,重點不是時間」。

民眾黨新竹市長候選人高虹安辦公室「小金庫」爭議持續延燒,今(11)日又再有前助理出面爆料,表示如果請病假、事假被扣薪後,還要把被扣的薪水金額存入「辦公室基金」;此外,她的立委辦公室訂制內規,沒洗杯子、忘丟垃圾等也要被「罰款」,金額充公。

高虹安助理:請假扣薪、忘記丟垃圾洗杯子就要捐款

1位自稱是高虹安前助理的人士,秀出LINE對話截圖透露,擔任高助理期間曾請疫苗假,被辦公室主任將疫苗假算病假,並要求繳回被扣薪水「做為辦公室基金」。這名前助理也證實,辦公室內有放公積金的小盒子,由行政主任管理。

而網紅劉宇則揭露,他早就聽聞此事但之前沒有證據,所以就沒拿出來說。他分析,這是因為國會助理不看缺勤天數,都是完整薪資,因而高虹安辦公室訂定的規則,就是要助理們把請假的薪資吐出來,也就是「回捐」給小金庫。這也是先前小金庫曝光細項時,有些捐款沒有名字,就是因為是病假事假薪資匯入。

劉宇也強調,他已經聯繫上當事人確認捐款細項,包括「請事假一天要捐「本薪/30天」,病假一天捐「本薪/60天」。且高虹安如果發現助理遲到,就會強制該助理請事假1小時,再捐出1小時薪水給小金庫。

助理更說,如果沒洗飲料杯或忘記丟垃圾之類的,也會被要求捐出10到50元給小金庫。至於檢舉流程是「用手機拍下違規證據 > 上傳LINE群組 > 然後要求該助理捐錢。」

對此,高虹安競總發言人徐千晴則回應,立法院並沒有處理人事考勤的辦法,所以辦公室有內部管理的規定,疫苗假、事假,病假等規定,「都是依據勞動部相關的規定,員工管理與給薪都是合法合規的。」

助理考勤管理辦法缺乏法規依據

高虹安助理事件發生後,也有不少立委受訪時坦言,自己沒這樣的上繳或是扣薪水規定,國民黨立委陳玉珍表示,「如果助理今天說身體不舒服,說沒辦法來,我也是ok啊」;民進黨立委高嘉瑜則說,「我覺得現在助理比老闆大,很難……最怕助理說他要辭職,最害怕了。」

立法院則表示,每個月都會固定助理費用給個別委員,金額都一樣,不會因為助理出勤有所改變,全交由委員來處理。然而目前立委公費包括助理加班費等並沒有清楚規範,《立法院組織法》內只有規定助理人數,對核銷、稽核都沒有完整內容,只要助理宣稱一切自願,是否真的違法還很能說。

立法院組織法第32條:「立法委員每人得置公費助理八人至十四人,由委員聘用;立法院應每年編列每一立法委員一定數額之助理費及其辦公事務預算。公費助理與委員同進退;其依勞動基準法所規定之相關費用,均由立法院編列預算支應之。」

在勞基法的適用對象中,其實包含了「地方民意代表僱用之助理人員」,所以也就是說,國會助理應適用《勞基法》,因此有關疫苗假被要求算病假、甚至要繳公積金,依相關法規,符合請疫苗接種假規定者,雇主應予准假,且不得視為曠工、強迫勞工以事假或其他假別處理,亦不得扣發全勤獎金、解僱或予不利之處分。

若是發生沒洗飲料杯、忘丟垃圾等得繳納罰款到公積金等情況,依法規規定,「事業單位固可與勞工約定應遵守的紀律、獎懲等規定,但應使勞工充分的瞭解其權利義務事項,並應避免濫用,且不得將『扣薪』作為懲處的手段」。

台北市無黨議員林穎孟則直言,過去司法有罪定讞的案件,都是民代有請助理「上繳」薪水,不管是拿來繳紅白帖或其他用途,只要有「上繳」動作,是肯定犯罪。她以自己案例為例,透露在審理過程中,法官就曾拿出Excel檔案質疑她要求助理上繳薪資,但後來這紙文件證實是假文件才還她清白;但也從中得知,法官判定的標準與態度,就是以有沒有「上繳」來做衡量。

資深助理:都是責任制,所以很少會有請假扣薪

1名曾在立法院擔任多年助理的L小姐表示,113個委員辦公室,每個委員都有不同的管理辦法,但整體來說,雖然所有的國會助理都是適用《勞基法》,也是保勞保,算是一般勞工身份;不過她觀察下來認為立法院是人治色彩很重的地方,助理的工作很難像一般上班族有明確打卡上下班時間,大部分都是「責任制」。

L小姐直言,國會助理公費的8-14人,但實際上假如是地區服務型的助理,加起來超過30個助理的團隊在國會比比皆是;所以除了公費助理,有很多服務處助理是委員另外用經費私聘,而雖然加班費通常請好請滿,但很少進入助理的口袋,大部分就是拿來做所有助理的薪資的調配運用。助理在面試的時候,也很少會跟委員談到加班費怎麼算,大部分就是談一個年薪或月薪數字。

L小姐直言,國會助理工作好處就是很自由,比如在上班時間要去看醫生、去銀行辦事可以暫時離開,但他們也很少準時下班,常常有時候一整天辦公室都在處理訪客、選民服務、和行政部門討論事情要資料等等,真正可以靜下來準備質詢內容的時間,可能就是晚上;而且因為現在資安考量,助理得留在院內才能透過立法院的內網使用資料庫等。

因為責任制的關係,所以像是高虹安辦公室這種「遲到、病假扣薪水」的做法也是少見的,L小姐表示,「遲到了或是請假,也還是要把事情做完,重點不是時間」,她表示,可能有些委員想要引進比較西式的管理方式,有明確的上下班時間,不過她認為,即使制度上可以明確,但實務管理上,助理工作很難如此劃分清楚。

至於辦公室公積金的問題,L小姐指出,每個助理都會有一筆1個月1200元的「助理事務費」是立法院給的,就她所知,大部分會由立委統整運用作為辦公室零用金;少部分會讓助理領取;而如果辦公室要慶生、聚餐,就會是委員請客;買文具或雜物、搭計程車等這些日常的開銷,通常就是委員那邊的錢,或是用這筆助理事務費辦公室基金來當零用金,不太會有讓助理頻繁「上繳」的情況發生。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核稿編輯:翁世航